極物來了 / 極物頭條 / 曝光被遮蔽的人生真相:你所謂的艱難,都...

0 0

   

曝光被遮蔽的人生真相:你所謂的艱難,都是瞎矯情

原創
2019-01-14  極物來了

    前段時間,和朋友一起吃飯。

    許久不見,剛坐下來,她張口便開始傾訴生活的不易。

    比如,他們部門新來了一個同事,處處搶她的風頭,害她現在天天被領導擠兌;

    同齡人一個個都買房成家,而她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能在這個城市立足的資本;

    錢越來越不經用,物價漲工資卻不漲,辛苦忙活一年,一點錢沒攢下;

    ......

    她整個人身上都散發出一股頹,言語間全是對生活的無奈和失望,感覺活著沒有一絲喜悅可言。

    她的這種感覺,相信生活中很多人都會遇到,生活是如此的艱難,在困難面前,我們總免不了有一些無能為力的時刻。

    以前,我經常也會覺得命運是如此不公,生活是如此殘酷,而現實又充滿了焦慮,感覺分分鐘就要撐不下去了。

    直到最近看了一部紀錄片《人間世》,這種想法產生了巨大的轉變。

    這部以醫院為環境拍攝的紀錄片,拍攝了很多病人和醫生的真實生活,看完之后才發現,原來之前所謂的生活艱難,不過都是矯情而已。

    1

    生活不是電視劇

    有些爛牌一到手就已經輸了

    紀錄片第一集的拍攝對象,是一群身患惡性骨腫瘤的孩子。

    11歲的安仔是一個很活潑的孩子,和許多同齡人一樣,他喜歡打游戲,打籃球,玩滑板,也喜歡吃垃圾食品。

    但有著和同齡人一樣特質的安仔卻沒有和他們同樣的幸運,別的孩子在陽光下盡情奔跑,肆意打鬧的時候,安仔被確診為惡性骨腫瘤。

    這是一種十分罕見的惡性疾病,配旁白的杜可萌說,患病的概率相當于連續拋22次硬幣都是正面。

    得了病就要治,有著一雙漂亮大眼睛的安仔就這樣開始了治療。

    住院那天,媽媽給他拍了一張照片,照片中的他,面色紅潤,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

    他以為他的治療就像感冒輸液一樣簡單,所以滿心期待著治好就回學校上學,卻沒想到,自此,他再也沒回過學校。

    短短的一年內,他的身體因為化療變得肥胖,頭發也慢慢掉光,左臂被截掉,后來因為癌細胞轉移,肺部漏氣,最終離開了這個世界。

    片子中讓我淚崩的有兩個鏡頭,一個是虛弱的安仔用自己的小手輕輕撫摸著母親的臉,似乎想要擦掉媽媽的眼淚;

    另一個是安仔對著鏡頭說道:媽媽,寶貝永遠愛你。

    在看片子時,我一直希望結尾能夠出現一個大反轉,安仔能治好病,重新回到學校。

    而看到結尾我才發現,生活不是電視劇,每一集都能出現Happy Ending。

    真實的生活就像打撲克牌,難免抽到幾張爛牌,有些爛牌不會影響全盤,而有些爛牌一拿到手就已經知道輸了。

    2

    關于活著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師

    《奇葩說》辯手邱晨曾在節目中分享過自己的故事。

    去年3月,36歲的她被確診患甲狀腺惡性腫瘤外加淋巴結轉移,對一個正當壯年的年輕人來說,這無疑是晴天霹靂。

    在患癌之前,她幾乎每天都會熬夜,跟大部分的年輕人一樣,晚睡晚起。

    可在確診患癌之后,她改掉了多年的壞習慣,她早睡早起,每天堅持讀書、鍛煉、靜坐,人生過得平和而有規律。

    她說:“死亡,才是對生命最精準的教育。”只有經歷過生死面前的絕望和無奈,才會更珍惜生活中瑣碎無聊的慷慨。

    生活中,很多人都跟邱晨一樣,明明知道熬夜不好,卻還是堅持著熬夜,明明知道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健康,卻總是抱著僥幸心理,覺得自己不會成為被死神看望的那一個。

    可大部人忽略的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邱晨一樣,在過鬼門關前,便順利折返。

    而“死亡”這張爛牌,只要一拿到手,便沒有贏的可能。

    《人間世》中,安仔的媽媽在面對鏡頭時,說了一句讓我印象深刻的話:“我希望他能夠好好地活下去。”

    曾幾何時,媽媽的愿望可能還是希望他成績優異,再后來,只希望他好好活著。

    我們都知道,生命就是一切,可不在面對死亡的那一刻,太多的人都不知道生命的可貴。

    很多人說在看到重病的安仔躺在床上,哭著說想回學校,不想留級,而母親在一旁抑制不住地哭泣時,都難受地掉下了眼淚。

    我想,這便是紀錄片《人間世》想要表達的內容之一,那就是讓所有看過的人都意識到,世間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

    3

    對生活失望的時候,去重癥病房走一走

    有人說:醫院的墻壁聆聽了比教堂更多的禱告。

    只有去到醫院,我們才會發現,我們現在擁有的一切,是很多人夢寐以求,都無法得到的。

    而跟生命的重量比起來,生活中的一地雞毛根本不值一提。

    《人間世》第一季的一個故事主人公張麗君曾說過這樣一段話:“人總要面對死亡,生命就是一條單行線,將近終點,不甘,憤怒,掙扎,恐懼,這是每一個人最直接的感受,因為我們來不及思考死亡的含義。與其追問什么是死亡,倒不如先想想怎樣才算是活著?

    紀錄片中患病的孩子們雖然因為疾病飽受折磨,但是他們仍然用盡全力在笑著活。

    9歲的劉子涵,有著和年齡不太符合的冷靜,她總是淡淡的,看見剛住院的伙伴在經歷痛苦的治療,一句“誰出來都是這樣子,沒有辦法。”讓人心疼的同時,也讓人佩服;

    13歲的杜可萌管住的地方叫美少女病房,即便因為化療掉光了頭發,她仍然每天都笑嘻嘻的,她在公眾號里這樣寫道“寧愿斷腿,寧愿傷痕累累,只要命還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11歲的安仔喜歡打游戲,即便沒有了一只手臂,過節時,他仍然會和大家一起玩cos,上臺表演;

    王思蓉在和劉子涵會在空閑時合影,會調侃自己沒有一根頭發的腦袋就像個鹵蛋;

    ......

    除去他們身上腫瘤的標簽,他們像所有孩子一樣,堅強,樂觀,單純,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熱愛。

    史鐵生曾說,如果將我們的人生比作一本書,出生就是封面,死亡就是封底,我們雖然無法改變封面前和封底后的事情,但書里的故事,我們可以自由書寫。

    幼小脆弱是他們,強大堅強也是他們,生命的力量遠在我們的想象之外。

    所以啊,

    每一個當你覺得命運不公的時刻,請想一想,這個世界還有些人,他們用弱小的身體承受著更大的不公;

    每一個當你覺得生活殘酷的時刻,請想一想,這個世界上有一群孩子,他們在用最溫暖的笑臉面對最殘酷的生活;

    每一個當你覺得焦慮的時刻,請想一想,那些甚至沒有機會能留在這個世上再多看一眼的孩子,比起他們,我們是何等的幸運;

    ......

    紀錄片第一集的主題名為“煙花”,寓意是:生命對誰來說都是短暫的,每個人都像煙花一樣,有自己最絢爛的時刻。

    請相信,只要認真生活,我們的生命也一定會有屬于自己的絢爛時刻。

    今 / 日 / 互 / 撩

    你離死亡最近的時刻是什么時候?

    圖片大部分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文字由極物原創,轉載請說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