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叔 / 待分類 / 年齡越大,越覺得與母親的距離越遠

0 0

   

年齡越大,越覺得與母親的距離越遠

原創
2020-03-20  小魚叔

    (一)

    前幾天回家過周末,我要去廚房做飯,母親攔了下來,非要自己來,讓我坐下歇歇,說我平時工作那么忙,飯也吃不好,好不容易回來一次,等著就行。

    吃過飯后,我站起來收拾碗筷,又被母親攔住,非讓我坐下休息,讓我妹妹來刷碗,我妹妹極不情愿的端起桌子上的幾個碗,嘴里還念叨著,天天只會讓我干活……

    那一刻,突然覺得自己像一個客人似的,被照顧著,那種客氣,似乎讓我和母親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其實,我心里是很失落的,那種小時候被母親“呼來喝去”的感覺早已消失不見了,換來的是這種表面是在照顧我,而實際上卻是一種疏離感。

    我內心是非常不情愿的在接受這種被照顧的感覺,覺得母親再也不會像使喚妹妹那樣使喚我了,但我卻渴望被母親使喚,正是因為這種被使喚,才能拉近母女之間的關系啊!

    盡管從小到大,一直都是我比較聽話,而妹妹向來事兒多,但母親卻顯得與妹妹更親近,更像母女。

    就像平時,我給母親買個禮物時,她就會視若珍寶,夸我買的真好。而我妹妹給母親買禮物時,母親卻會說出真實的感受,哪里不好,哪里不對,都會很自然的表露。

    妹妹有時會不太樂意母親那樣評價,但我卻羨慕母親會那樣評價,因為每次都夸贊倒顯得生份起來。

    (二)

    我心里面其實很明白,是因為前幾年,我的那場生病,讓母親覺得對我有虧欠。

    記得那時剛二十出頭,在大家都在享受青春的美好時,我卻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生病,臥床休息了很久很久。

    那時候母親還在外地工作,因為事發突然,母親一時半會回不來,只有我一個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躺著,周圍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太太,她們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隔壁床上的阿姨在安慰哭泣的我,畢竟還是太年輕,經不住事兒。

    我徹夜徹夜睡不著,坐在病床上忍住哭聲,流著淚。看著窗外的夜空,感慨為什么是我?為什么讓我生這樣的病?

    可沒有為什么,就是這樣生病了,這種病很難查出病因,連醫生也只能保守治療。

    母親回來過一次,那時我已經出院治療,母親很自責,回來晚了,沒能陪著我一起面對那一項項的檢查,那一次次的抽血化驗。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母親落淚,我也有怨過,生病時母親卻不在身邊。

    后來,母親便把工作辭了,在家照顧我,很多人質疑我,大學畢業了,怎么老是沒個正經工作,閑在家。但母親從來都不催我,讓我安心養身體。

    期間,我也曾血壓過低暈倒過幾次,脾氣也變得越來越壞,動不動就生氣發火不吃飯,母親估計是嚇壞了,也跟著愁眉苦臉起來,做飯盡量依我的口味,什么事兒也是順著我的意思來,再也沒有要求過我什么。

    應該就是從那時候起,與母親之間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只要我和妹妹都在家,就能很明顯的感覺到,母親對我是時刻照顧著,而對妹妹卻更加隨意一些。

    (三)

    這幾天,我的身體又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加上連續的加班,身體已經亮了紅燈,臉色也變得越來越蒼白,每次回家,母親又開始像從前那樣,照顧我,即使母親也是辛苦了一整天,也從沒聽到母親說一句“太累”。

    那天下午,我因為太累,換下的衣服扔在洗衣機上,就直接進屋刷手機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發現我的衣服已經洗好,晾曬在院子里的晾衣繩上了。

    母親從來沒有說過一句“我愛你”,卻時時刻刻以我為重,寧愿自己累著,也不希望我累著。

    后來,我再換下來的衣服,就會馬上洗了,要不然母親看到,肯定又會替我直接洗了。

    當然,對于我妹妹,就沒有這種“待遇”了。幾乎每次只要我妹妹回家,洗衣服就很自然的成為我妹妹的事兒,掃地拖地,做家務,也都成為我妹妹的事兒。

    母親對于我妹妹是一點也不客氣,就像我不是親生那個,需要時刻對我好,才能籠絡到我的心似的。

    但我明白,還是母親心疼我,母親對我有虧欠。

    (四)

    記得有一次,和朋友聊起來這件事兒,覺得母親對我就像對待外人似的,十分客氣。

    她也十分不解,她與她的母親相處的方式更像是朋友,干活的時候,會互相推脫,而這種“推脫”卻更像是朋友之間互相的撒嬌。

    就比如:打掃衛生時,她母親會指示她干,而她找借口不干,兩個人雖然會爭論不休,但都是其樂融融,最后很多時候,是朋友輸給了她的母親。

    她會像朋友一樣和她的母親交流、談心,互相傾訴彼此近段時間的煩心事兒,也會互相開解,使彼此走出內心的糟糕情緒。

    這種相處的方式下,母女倆其實更像是朋友,也更像是姐妹。

    聽著朋友講與她母親之間的趣事兒,我的內心其實是羨慕的,我越來越向往這樣的相處方式。

    我也希望母親可以向我推脫家務活,也能在我的面前示弱,而不是永遠都是我的保護傘,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夠撐起母親頭頂的一片天,讓母親能夠在我面前偷偷懶、撒撒嬌。

    真是年齡越大,越覺得與母親的距離越遠啊!

    可我,真的不想要這種距離感啊!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