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歷史 /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0 0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2020-03-20  紅燈要硬闖

提起劉備,人們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仁愛、仁慈、仁政之類的。這一點既因為歷史上的劉備確實有仁者之名,如攜民渡江、拜祭劉表之類的,但更多的得益于《三國演義》的推波助瀾,以至于魯迅先生都看不下去了,評價了一句“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到了現代,劉備的仁慈基本已成共識,《三國殺》、《三國全面戰爭》等三國題材的游戲給劉備設置的技能也基本是“仁德”、“仁政”之類的(貌似只有光榮的《三國志》給了一個“遁走”的技能)。但是,作為一個皇帝,劉備也有殺伐果斷的一面,也有不少人倒在了他的屠刀之下,而且定的罪名基本罪不至死。

因此可以看出,劉備原本也是個性格復雜的人,有他的逆鱗所在。今天,小編就根據史料略微還原一下劉備的性格,給大家傳遞一個跟《三國演義》迥然不同的劉備形象。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在分析之前,先聲明一下,由于勤政愛民之類的已經人所共知,既有《三國志》史料清晰明白的記載,又有陳壽“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之風”的評語,更有超級粉絲裴松之“先主雖顛沛險難而信義愈明,勢偪事危而言不失道。追景升之顧,則情感三軍;戀赴義之士,則甘與同敗”的肺腑之言。因此,小編在本文中就單純從君臣關系入手,看看劉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一、先說仁慈

劉備的仁慈并非空穴來風,而是有其戰略根源的。根據《九州春秋》的記載,劉備有一次對龐統說:

“今指與吾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反,事乃可成耳。”

眾所周知,曹操的殘暴是出了名的,屠城、殺名士是常有的事。即便是法律,也有一條“軍征士亡,考竟其妻子”的規定。但就這樣,曹操還不滿意,“更重其刑”。所以劉備給自己定的準則就是“仁”,靠仁來收拾人心。而事實上,他是這么說的,也確實是這么做的。

最典型、最直觀的例子是黃權。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劉備與黃權的相知相交,可謂是僅次于對諸葛亮的三顧茅廬和臨終托孤。夷陵戰敗后,鎮北將軍黃權率部隊投降魏國,

“有司執法,白收權妻子。先主曰:‘孤負黃權,權不負孤也。’待之如初。”

劉備能容忍黃權的叛國,黃權也知道劉備的仁慈。當曹丕聽說劉備殺了黃權家眷要為他發喪時,黃權便答道:

“臣與劉、葛推誠相信,明臣本志。疑惑未實,請須后問。”

因此,當裴松之在注《三國志》時,對這段君臣佳話也是大加贊賞:

“漢武用虛罔之言,滅李陵之家,劉主拒憲司所執,宥黃權之室,二主得失縣邈遠矣。”

裴松之的話確實有道理。古往今來,將領投降而不殺其妻子的,還真不多見,劉備的確當得起仁君之名。

當然,有人可能會說,劉備是對黃權有愧,如果早聽黃權的,也不至于兵敗夷陵,他這只是在彌補自己的錯誤。這話有一定的道理,接下來我們再找一個心中無愧的例子:孟達。

在裴松之注《三國志》中,不知道大家注意到這條引用的史料沒有:

“達子興為議督軍,是歲徙還扶風。”

還有這一條:

“間過孟達許,適見王沖從南來,言往者達之去就,明公切齒,欲誅達妻子,賴先主不聽耳。達曰:‘諸葛亮見顧有本末,終不爾也。’”

——《三國志·費詩傳》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孟達投降魏國后,他的妻子和兒子孟興其實是留在蜀國的。但是,劉備不僅沒有殺孟興,后來還讓他擔任了“議督軍”的官職(當然,這是劉備死后的事了)。孟達對蜀漢政權來說,先是不救關羽,后來是降魏,再后來還帶兵攻占上庸三郡,放在今天,妥妥是帶路黨無疑。但即便這樣,劉備還是沒有株連他的家族,其胸襟的確寬廣。至于后來孟達和諸葛亮一拍即合,叛魏投蜀,恐怕不僅僅是利誘,其心中對劉備、對諸葛亮、對蜀漢政權其實還是有感情的。

除了孟達,申耽、申儀估計也一樣。根據《三國志·劉封傳》記載:“上庸太守申耽舉眾降,遣妻子及宗族詣成都。”后來,申耽、申儀投降魏國后,其妻子有沒有被誅殺,史書沒有記載。但我估計是沒有,因為申耽、申儀是和孟達前后腳投降的,算是同一事件,劉備不殺孟達的家眷,似乎也沒理由區別對待,殺了申耽、申儀的家眷。

另外,從上文王沖造謠“明公切齒,欲誅達妻子,賴先主不聽耳”的話中,我們也能看出一點端倪。王沖說是諸葛亮想殺孟達妻子,他為什么不直接說劉備想殺孟達妻子。我們知道,這背后打小報告要七分真三分假領導才會相信,你造謠說一個不抽煙的人抽煙把庫房點了,不怕領導抽你臉嗎?但是如果你說一個恃才傲物、口無遮攔的人在背后罵領導,領導八成是會相信的。王沖也不例外。他既然說劉備不聽諸葛亮的,說明在蜀漢臣僚心中,人們多傾向于認為劉備不會殺投降將領的妻子,而諸葛亮執法無情,是有這個可能的。在這樣的背景下,謠言才有被相信的可能。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此外,還有糜芳。糜芳投降東吳后,他的哥哥糜竺“面縛請罪,先主慰諭以兄弟罪不相及,崇待如初。”劉備不僅不處罰糜竺,還要寬慰他,也是一例佐證,就不展開說了。

最后,我們再提一個人:陳登。陳登也是個神人,他是陶謙的典農都尉,地方豪強,在迎劉備入主徐州時出了大力。可惜劉備沒能守住徐州,被呂布偷襲了。后來,陳登就秘密投降了曹操,被任命為廣陵太守,并設計除掉了呂布。那么,陳登向曹操獻計時,劉備在哪兒呢?劉備就在陳登的下邳和曹操的許昌中間——小沛。陳登出差去見曹操時,說不定都能看見劉備在種菜。其實,也就是說,陳登拋棄了劉備,投靠了曹操。這就好比兩個好朋友,在選舉投票時沒有投對方的票,擱誰身上,這友誼的小船也說翻就翻了。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可是,當后來在劉表坐下,許汜污蔑陳登時,劉備出言譏諷:

“君有國士之名,今天下大亂,帝主失所,望君憂國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問舍,言無可采,是元龍所諱也,何緣當與君語?如小人,欲臥百尺樓上,臥君於地,何但上下床之間邪?”表大笑。備因言曰:“若元龍文武膽志,當求之於古耳,造次難得比也。”

——《三國志·呂布傳》

惺惺相惜之意溢于言表(如果有人說我也能做到劉備那樣,甚至更好,那我就承認這個例子白舉了)。

對背叛自己的人不懷恨,對拋棄自己的人不怨懟,對他人的才學品質,還始終心存敬意。這就是劉備的胸襟和氣魄,難怪陳壽在評價劉備時會說“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劉邦)之風”,難怪劉備周邊能團結一批仁人志士。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魅力使然。

二、再說殘暴

看了上面仁慈的分析,如果就認為劉備是個老好人,像舊版《三國演義》里演的那樣,就大錯特錯了。細覽《三國志》的傳記,倒在劉備屠刀之下的,有史可查的就有彭羕、張裕、雍茂三人,想殺沒殺成的有劉巴、蔣琬二人,此外,游走在屠刀周邊的還有兩個另類:李邈和費詩。我們下文詳述。

先說彭羕。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彭羕為什么被殺?簡單一句話:嘴欠。

彭羕一共說了兩句話:

“老革荒悖,可復道邪!”

“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

——《三國志·彭羕傳》

前一句話翻譯過來就是:“劉備這個老兵忒混賬,有什么道理好講的。”后一句話翻譯過來就是:“你在外邊領兵,我在朝內策應,大事可定。”那么到底是哪句話觸了劉備的逆鱗呢?

我們先看第二句話。彭羕在獄中時曾經寫信解釋過這兩句話的意思,說他沒有謀反的意思。其實,即便不聽他辯解,稍分析一下也能看出彭羕不是要謀反。他如果要謀反,至少要找一個有兵權的。馬超有嗎?沒有!馬超雖然貴為左將軍,但手里卻沒兵。他唯一一次出征還是和張飛一起去的,找他謀反等于是紙上談兵。另外,彭羕說“卿為其外,我為其內”,他在內嗎?不在!他已經被貶為江陽太守了,不像以前一樣能接觸中樞核心了。所以說,彭羕充其量就是發發牢騷,不是真的要謀反。對此,劉備難道不知情嗎?我認為當然知情,劉備很聰明。因此,劉備真正要殺彭羕的原因就在于第一句話:因為他罵劉備了。

也許有人會問,劉備連背叛自己的人都能原諒,難道不會原諒罵自己的人嗎?我們先擱置這個問題,繼續看第二個被殺的人:張裕。

張裕嘲笑劉備“潞涿君”的事跡大家都知道,不再贅述。關于“潞涿君”目前有兩種解釋,一種是《廣雅·釋親》的解釋,“涿,臀也”,潞,與“露”諧音,合起來就是露屁股的意思;另一種解釋認為,“涿”和“椓(古代割去男性某個身體器官的酷刑,即宮刑)”諧音,“涿”有指代該器官的意思,“潞涿”的意思就很清楚了。總之,不管是哪種解釋,這個笑話都很污。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劉備的胡子沒有這么長

我們知道,張裕之所以嘲笑劉備“潞涿君”,是因為劉備先嘲笑他“諸毛繞涿”,張裕充其量屬于“正當防衛”,至多也算個“防衛過當”。可劉備就偏偏想殺死他,在《三國志·周群傳》里,還有這樣一句描述:

“先主常銜其不遜,加忿其漏言,乃顯裕諫爭漢中不驗,下獄,將誅之。諸葛亮表請其罪,先主答曰:‘芳蘭生門,不得不鉏。’裕遂棄市。”

“常銜其不遜”這句話透露出兩重意思,一是張裕應該不止一次嘲笑、頂撞過劉備,二是劉備殺他的理由就是嫌他不恭敬,什么漢中之戰占卜不準之類的都是借口而已。說白了這和明清的文字獄差不多。

理解了張裕的死,彭羕的死就不難理解了。罵劉備光腚的被殺了,罵他老兵混賬的豈能好過。

和彭羕有相同經歷的還有劉巴。

劉巴其實挺冤枉,他壓根沒惹劉備。根據《零陵先賢傳》記載:

“張飛嘗就巴宿,巴不與語,飛遂忿恚。諸葛亮謂巴曰:‘張飛雖實武人,敬慕足下。主公今方收合文武,以定大事;足下雖天素高亮,宜少降意也。’巴曰:‘大丈夫處世,當交四海英雄,如何與兵子共語乎?’備聞之,怒曰:‘孤欲定天下,而子初專亂之。其欲還北,假道於此,豈欲成孤事邪?’備又曰:‘子初才智絕人,如孤,可任用之,非孤者難獨任也。’”

劉巴看不起的是張飛,認為張飛就是一個兵,或者說是一介武夫(“如何與兵子共語乎”),沒有和自己說話的資格。結果張飛沒動,劉備先跳出來開罵了,殺人之意溢于言表。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為什么劉備這么積極?因為劉備和張飛、關羽是一同起兵的,他在情感上是認同他們三人是同一類人的。劉巴說張飛是“兵子”,那不等于說劉備是“兵子”嗎?這和彭羕的“老革荒悖”有什么差別。如果不是諸葛亮力勸,并且劉巴確實有才,恐怕劉巴就要和彭羕去見面了。

說完彭羕、張裕、劉巴這幾個人,剩下幾個人我們略微盤點一下:

雍茂歷史記載太少,只有“備銳意欲即真,巴以為如此示天下不廣,且欲緩之。與主簿雍茂諫備,備以他事殺茂,由是遠人不復至矣”短短的一句話。表面來看,雍茂是因為反對劉備稱帝被殺的,但一同進諫的劉巴沒事,先前反對稱王的費詩也只是被貶官,沒有被殺。所以雍茂被殺是否因為其他地方得罪了劉備,不得而知,所以不予討論。

蔣琬是因為為政不作為,還違反了工作日禁酒令要被殺的,屬于行政處分,和劉備性格無關,不予討論。

這里面最費解的是李邈。根據《華陽國志》記載:

“李邈,字漢南,邵兄也,牧璋時為牛鞞長。先主領牧,為從事。正旦命行酒,得進見,讓先主曰:‘振威以將軍宗室肺腑,委以討賊,元功未效,先寇而滅。邈以將軍之取鄙州,甚為不宜也。’先主曰:‘知其不宜,何以不助之?’邈曰:‘匪不敢也,力不足耳。’有司將殺之,諸葛亮為請,得免。”

李邈和張裕的表現簡直如出一轍,如不出意外,應該是和張裕一樣的下場。沒想到劉備卻放過了他,算是個奇跡。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張裕的表現“一貫如此”,李邈至少懂得在劉備活著時消停一下(史書未記載他的光輝事跡,姑且推定為沒有)。當然了,最終劉備的兒子劉禪還是替老爹補上了這一刀,此乃后話,跳過不提。

三、劉備性格分析

說了這么多,引用了這么多例證,我們終于步入了正題:分析劉備的性格。

關于劉備的性格,史書有明確記載:

“少語言,善下人,喜怒不形於色。”

——《三國志·先主傳》

“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之風。”

——《三國志·先主傳》

從我們上述仁慈的分析來看,再結合耳熟能詳的“煮酒論英雄”、“三顧茅廬”、“平原遇刺”等典故,這些評價基本中肯,尤其是“弘毅寬厚”四個字,劉備更是當得起。比如,曾經在他手下當官,后來投奔曹操的袁渙,對劉備一直給予很高的評價。從這方面來說,劉備骨子里確實有仁慈的一面,或者說主要還是仁慈的。

那么,殘暴的一面怎么解釋呢?既然仁慈,他為什么非得殺那些人,而且不是為了政治的目的(他殺那些人政治上一點好處都沒有)?

其實,通過上面的分析,答案已經了然。因為,這些被殺的或想殺的人都有一個共性問題:忤逆。

折射到劉備性格上,我們可以看出,其實劉備是一個非常好面子的人。當他面子上掛不住的時候,就開始用殺戮掩飾自己了。

依據何在?

首先,從直接原因分析,彭羕被殺是罵劉備“老革荒悖”,張裕被殺是以低俗的玩笑嘲笑劉備的胡子,劉備差點被殺是罵劉備的好兄弟張飛是“兵子”,這樣的話政治上沒多大危害,但關鍵在折人面子。

其次,劉備號稱“喜怒不形於色”,在曹操煮酒論英雄時都能掩飾住自己的慌亂,那么他有沒有沒繃住的時候呢?有的。在劉巴事件中,“備聞之,怒曰:‘孤欲定天下,而子初專亂之。其欲還北,假道於此,豈欲成孤事邪?’”此外,還有一例。在《三國志·龐統傳》中記載:

“(劉備)於涪大會,置酒作樂,謂統曰:‘今日之會,可謂樂矣。’統曰:‘伐人之國而以為歡,非仁者之兵也。’先主醉,怒曰:‘武王伐紂,前歌后舞,非仁者邪?卿言不當,宜速起出!’於是統逡巡引退。”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劉備在聽了彭羕、張裕的話后有沒有發飆,史書沒寫,我們也不知道。但龐統這事卻記載的清清楚楚。劉備和龐統什么關系,龐統去世后劉備都哭成淚人了。可是現在呢?龐統就因為提了一句不同意見,劉備就發飆了,完全沒有“喜怒不形於色”的風度。而龐統的表現呢?陳壽記載的也很傳神:“逡巡引退”。“逡巡”一詞足以看出龐統的尷尬和猶豫不決,說明龐統對劉備的這種變化也蒙圈了,同時也從側面說明,劉備平常不這樣,所以龐統才沒心理準備。所以說,從這件事中,完全能看出劉備的性格:平時溫文爾雅,禮賢下士,可一旦覺得折了面子,臉上掛不住了,就開始發飆了,輕者罵人重者殺頭了。

第三,劉備的好面子在史書的另一處地方也有體現。夷陵之戰失敗后,劉備聽說曹丕要進攻東吳,就“舌不知耳”地寫了一封信,想找回場子:

“劉備聞魏軍大出,書與遜云:‘賊今已在江陵,吾將復東,將軍謂其能然不?’遜答曰:‘但恐軍新破,創痍未復,始求通親,且當自補,未暇窮兵耳。若不惟算,欲復以傾覆之馀,遠送以來者,無所逃命。’”

——《吳錄》

結果被陸遜好懟一頓。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類似的記載在夷陵之戰中也有兩處。劉備被陸遜火燒連營,不反思自己的不足,反而向天找借口:

“備大慚恚,曰:‘吾乃為遜所折辱,豈非天邪!’”

——《三國志·陸遜傳》

被小輩孫桓一路追著殺:

“桓斬上夔道,截其徑要。備逾山越險,僅乃得免,忿恚嘆曰:‘吾昔初至京城,桓尚小兒,而今迫孤乃至此也!’”

——《三國志·宗室傳》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最后,劉備的好面也被當時一些謀士琢磨透,成為重要軍事行動判斷的依據。孫權偷襲荊州后,曹丕詢問大臣蜀國會不會出兵,眾人都認為蜀國不會出兵,只有劉曄堅持認定劉備會出兵,其理由就是劉備的性格:

“蜀雖狹弱,而備之謀欲以威武自強,勢必用眾以示其有馀。且關羽與備,義為君臣,恩猶父子;羽死不能為興軍報敵,於終始之分不足。”

——《三國志·劉曄傳》

翻譯過來就是兩個理由,一是劉備好面子,為了向國內人民證明自己行,肯定會出兵炫耀武力的;二是劉備和關羽情同兄弟(劉曄說的是父子,但我覺得兄弟更妥當一點),兄弟死了不去報仇,那么跟某電商董事長嘴里喊的“兄弟”有什么區別?

全文畢,劉備性格大抵如此。提起劉備,人們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仁愛、仁慈、仁政之類的。這一點既因為歷史上的劉備確實有仁者之名,如攜民渡江、拜祭劉表之類的,但更多的得益于《三國演義》的推波助瀾,以至于魯迅先生都看不下去了,評價了一句“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到了現代,劉備的仁慈基本已成共識,《三國殺》、《三國全面戰爭》等三國題材的游戲給劉備設置的技能也基本是“仁德”、“仁政”之類的(貌似只有光榮的《三國志》給了一個“遁走”的技能)。但是,作為一個皇帝,劉備也有殺伐果斷的一面,也有不少人倒在了他的屠刀之下,而且定的罪名基本罪不至死。

因此可以看出,劉備原本也是個性格復雜的人,有他的逆鱗所在。今天,小編就根據史料略微還原一下劉備的性格,給大家傳遞一個跟《三國演義》迥然不同的劉備形象。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在分析之前,先聲明一下,由于勤政愛民之類的已經人所共知,既有《三國志》史料清晰明白的記載,又有陳壽“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之風”的評語,更有超級粉絲裴松之“先主雖顛沛險難而信義愈明,勢偪事危而言不失道。追景升之顧,則情感三軍;戀赴義之士,則甘與同敗”的肺腑之言。因此,小編在本文中就單純從君臣關系入手,看看劉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一、先說仁慈

劉備的仁慈并非空穴來風,而是有其戰略根源的。根據《九州春秋》的記載,劉備有一次對龐統說:

“今指與吾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反,事乃可成耳。”

眾所周知,曹操的殘暴是出了名的,屠城、殺名士是常有的事。即便是法律,也有一條“軍征士亡,考竟其妻子”的規定。但就這樣,曹操還不滿意,“更重其刑”。所以劉備給自己定的準則就是“仁”,靠仁來收拾人心。而事實上,他是這么說的,也確實是這么做的。

最典型、最直觀的例子是黃權。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劉備與黃權的相知相交,可謂是僅次于對諸葛亮的三顧茅廬和臨終托孤。夷陵戰敗后,鎮北將軍黃權率部隊投降魏國,

“有司執法,白收權妻子。先主曰:‘孤負黃權,權不負孤也。’待之如初。”

劉備能容忍黃權的叛國,黃權也知道劉備的仁慈。當曹丕聽說劉備殺了黃權家眷要為他發喪時,黃權便答道:

“臣與劉、葛推誠相信,明臣本志。疑惑未實,請須后問。”

因此,當裴松之在注《三國志》時,對這段君臣佳話也是大加贊賞:

“漢武用虛罔之言,滅李陵之家,劉主拒憲司所執,宥黃權之室,二主得失縣邈遠矣。”

裴松之的話確實有道理。古往今來,將領投降而不殺其妻子的,還真不多見,劉備的確當得起仁君之名。

當然,有人可能會說,劉備是對黃權有愧,如果早聽黃權的,也不至于兵敗夷陵,他這只是在彌補自己的錯誤。這話有一定的道理,接下來我們再找一個心中無愧的例子:孟達。

在裴松之注《三國志》中,不知道大家注意到這條引用的史料沒有:

“達子興為議督軍,是歲徙還扶風。”

還有這一條:

“間過孟達許,適見王沖從南來,言往者達之去就,明公切齒,欲誅達妻子,賴先主不聽耳。達曰:‘諸葛亮見顧有本末,終不爾也。’”

——《三國志·費詩傳》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孟達投降魏國后,他的妻子和兒子孟興其實是留在蜀國的。但是,劉備不僅沒有殺孟興,后來還讓他擔任了“議督軍”的官職(當然,這是劉備死后的事了)。孟達對蜀漢政權來說,先是不救關羽,后來是降魏,再后來還帶兵攻占上庸三郡,放在今天,妥妥是帶路黨無疑。但即便這樣,劉備還是沒有株連他的家族,其胸襟的確寬廣。至于后來孟達和諸葛亮一拍即合,叛魏投蜀,恐怕不僅僅是利誘,其心中對劉備、對諸葛亮、對蜀漢政權其實還是有感情的。

除了孟達,申耽、申儀估計也一樣。根據《三國志·劉封傳》記載:“上庸太守申耽舉眾降,遣妻子及宗族詣成都。”后來,申耽、申儀投降魏國后,其妻子有沒有被誅殺,史書沒有記載。但我估計是沒有,因為申耽、申儀是和孟達前后腳投降的,算是同一事件,劉備不殺孟達的家眷,似乎也沒理由區別對待,殺了申耽、申儀的家眷。

另外,從上文王沖造謠“明公切齒,欲誅達妻子,賴先主不聽耳”的話中,我們也能看出一點端倪。王沖說是諸葛亮想殺孟達妻子,他為什么不直接說劉備想殺孟達妻子。我們知道,這背后打小報告要七分真三分假領導才會相信,你造謠說一個不抽煙的人抽煙把庫房點了,不怕領導抽你臉嗎?但是如果你說一個恃才傲物、口無遮攔的人在背后罵領導,領導八成是會相信的。王沖也不例外。他既然說劉備不聽諸葛亮的,說明在蜀漢臣僚心中,人們多傾向于認為劉備不會殺投降將領的妻子,而諸葛亮執法無情,是有這個可能的。在這樣的背景下,謠言才有被相信的可能。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此外,還有糜芳。糜芳投降東吳后,他的哥哥糜竺“面縛請罪,先主慰諭以兄弟罪不相及,崇待如初。”劉備不僅不處罰糜竺,還要寬慰他,也是一例佐證,就不展開說了。

最后,我們再提一個人:陳登。陳登也是個神人,他是陶謙的典農都尉,地方豪強,在迎劉備入主徐州時出了大力。可惜劉備沒能守住徐州,被呂布偷襲了。后來,陳登就秘密投降了曹操,被任命為廣陵太守,并設計除掉了呂布。那么,陳登向曹操獻計時,劉備在哪兒呢?劉備就在陳登的下邳和曹操的許昌中間——小沛。陳登出差去見曹操時,說不定都能看見劉備在種菜。其實,也就是說,陳登拋棄了劉備,投靠了曹操。這就好比兩個好朋友,在選舉投票時沒有投對方的票,擱誰身上,這友誼的小船也說翻就翻了。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可是,當后來在劉表坐下,許汜污蔑陳登時,劉備出言譏諷:

“君有國士之名,今天下大亂,帝主失所,望君憂國忘家,有救世之意,而君求田問舍,言無可采,是元龍所諱也,何緣當與君語?如小人,欲臥百尺樓上,臥君於地,何但上下床之間邪?”表大笑。備因言曰:“若元龍文武膽志,當求之於古耳,造次難得比也。”

——《三國志·呂布傳》

惺惺相惜之意溢于言表(如果有人說我也能做到劉備那樣,甚至更好,那我就承認這個例子白舉了)。

對背叛自己的人不懷恨,對拋棄自己的人不怨懟,對他人的才學品質,還始終心存敬意。這就是劉備的胸襟和氣魄,難怪陳壽在評價劉備時會說“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劉邦)之風”,難怪劉備周邊能團結一批仁人志士。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魅力使然。

二、再說殘暴

看了上面仁慈的分析,如果就認為劉備是個老好人,像舊版《三國演義》里演的那樣,就大錯特錯了。細覽《三國志》的傳記,倒在劉備屠刀之下的,有史可查的就有彭羕、張裕、雍茂三人,想殺沒殺成的有劉巴、蔣琬二人,此外,游走在屠刀周邊的還有兩個另類:李邈和費詩。我們下文詳述。

先說彭羕。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彭羕為什么被殺?簡單一句話:嘴欠。

彭羕一共說了兩句話:

“老革荒悖,可復道邪!”

“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

——《三國志·彭羕傳》

前一句話翻譯過來就是:“劉備這個老兵忒混賬,有什么道理好講的。”后一句話翻譯過來就是:“你在外邊領兵,我在朝內策應,大事可定。”那么到底是哪句話觸了劉備的逆鱗呢?

我們先看第二句話。彭羕在獄中時曾經寫信解釋過這兩句話的意思,說他沒有謀反的意思。其實,即便不聽他辯解,稍分析一下也能看出彭羕不是要謀反。他如果要謀反,至少要找一個有兵權的。馬超有嗎?沒有!馬超雖然貴為左將軍,但手里卻沒兵。他唯一一次出征還是和張飛一起去的,找他謀反等于是紙上談兵。另外,彭羕說“卿為其外,我為其內”,他在內嗎?不在!他已經被貶為江陽太守了,不像以前一樣能接觸中樞核心了。所以說,彭羕充其量就是發發牢騷,不是真的要謀反。對此,劉備難道不知情嗎?我認為當然知情,劉備很聰明。因此,劉備真正要殺彭羕的原因就在于第一句話:因為他罵劉備了。

也許有人會問,劉備連背叛自己的人都能原諒,難道不會原諒罵自己的人嗎?我們先擱置這個問題,繼續看第二個被殺的人:張裕。

張裕嘲笑劉備“潞涿君”的事跡大家都知道,不再贅述。關于“潞涿君”目前有兩種解釋,一種是《廣雅·釋親》的解釋,“涿,臀也”,潞,與“露”諧音,合起來就是露屁股的意思;另一種解釋認為,“涿”和“椓(古代割去男性某個身體器官的酷刑,即宮刑)”諧音,“涿”有指代該器官的意思,“潞涿”的意思就很清楚了。總之,不管是哪種解釋,這個笑話都很污。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劉備的胡子沒有這么長

我們知道,張裕之所以嘲笑劉備“潞涿君”,是因為劉備先嘲笑他“諸毛繞涿”,張裕充其量屬于“正當防衛”,至多也算個“防衛過當”。可劉備就偏偏想殺死他,在《三國志·周群傳》里,還有這樣一句描述:

“先主常銜其不遜,加忿其漏言,乃顯裕諫爭漢中不驗,下獄,將誅之。諸葛亮表請其罪,先主答曰:‘芳蘭生門,不得不鉏。’裕遂棄市。”

“常銜其不遜”這句話透露出兩重意思,一是張裕應該不止一次嘲笑、頂撞過劉備,二是劉備殺他的理由就是嫌他不恭敬,什么漢中之戰占卜不準之類的都是借口而已。說白了這和明清的文字獄差不多。

理解了張裕的死,彭羕的死就不難理解了。罵劉備光腚的被殺了,罵他老兵混賬的豈能好過。

和彭羕有相同經歷的還有劉巴。

劉巴其實挺冤枉,他壓根沒惹劉備。根據《零陵先賢傳》記載:

“張飛嘗就巴宿,巴不與語,飛遂忿恚。諸葛亮謂巴曰:‘張飛雖實武人,敬慕足下。主公今方收合文武,以定大事;足下雖天素高亮,宜少降意也。’巴曰:‘大丈夫處世,當交四海英雄,如何與兵子共語乎?’備聞之,怒曰:‘孤欲定天下,而子初專亂之。其欲還北,假道於此,豈欲成孤事邪?’備又曰:‘子初才智絕人,如孤,可任用之,非孤者難獨任也。’”

劉巴看不起的是張飛,認為張飛就是一個兵,或者說是一介武夫(“如何與兵子共語乎”),沒有和自己說話的資格。結果張飛沒動,劉備先跳出來開罵了,殺人之意溢于言表。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為什么劉備這么積極?因為劉備和張飛、關羽是一同起兵的,他在情感上是認同他們三人是同一類人的。劉巴說張飛是“兵子”,那不等于說劉備是“兵子”嗎?這和彭羕的“老革荒悖”有什么差別。如果不是諸葛亮力勸,并且劉巴確實有才,恐怕劉巴就要和彭羕去見面了。

說完彭羕、張裕、劉巴這幾個人,剩下幾個人我們略微盤點一下:

雍茂歷史記載太少,只有“備銳意欲即真,巴以為如此示天下不廣,且欲緩之。與主簿雍茂諫備,備以他事殺茂,由是遠人不復至矣”短短的一句話。表面來看,雍茂是因為反對劉備稱帝被殺的,但一同進諫的劉巴沒事,先前反對稱王的費詩也只是被貶官,沒有被殺。所以雍茂被殺是否因為其他地方得罪了劉備,不得而知,所以不予討論。

蔣琬是因為為政不作為,還違反了工作日禁酒令要被殺的,屬于行政處分,和劉備性格無關,不予討論。

這里面最費解的是李邈。根據《華陽國志》記載:

“李邈,字漢南,邵兄也,牧璋時為牛鞞長。先主領牧,為從事。正旦命行酒,得進見,讓先主曰:‘振威以將軍宗室肺腑,委以討賊,元功未效,先寇而滅。邈以將軍之取鄙州,甚為不宜也。’先主曰:‘知其不宜,何以不助之?’邈曰:‘匪不敢也,力不足耳。’有司將殺之,諸葛亮為請,得免。”

李邈和張裕的表現簡直如出一轍,如不出意外,應該是和張裕一樣的下場。沒想到劉備卻放過了他,算是個奇跡。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張裕的表現“一貫如此”,李邈至少懂得在劉備活著時消停一下(史書未記載他的光輝事跡,姑且推定為沒有)。當然了,最終劉備的兒子劉禪還是替老爹補上了這一刀,此乃后話,跳過不提。

三、劉備性格分析

說了這么多,引用了這么多例證,我們終于步入了正題:分析劉備的性格。

關于劉備的性格,史書有明確記載:

“少語言,善下人,喜怒不形於色。”

——《三國志·先主傳》

“弘毅寬厚,知人待士,蓋有高祖之風。”

——《三國志·先主傳》

從我們上述仁慈的分析來看,再結合耳熟能詳的“煮酒論英雄”、“三顧茅廬”、“平原遇刺”等典故,這些評價基本中肯,尤其是“弘毅寬厚”四個字,劉備更是當得起。比如,曾經在他手下當官,后來投奔曹操的袁渙,對劉備一直給予很高的評價。從這方面來說,劉備骨子里確實有仁慈的一面,或者說主要還是仁慈的。

那么,殘暴的一面怎么解釋呢?既然仁慈,他為什么非得殺那些人,而且不是為了政治的目的(他殺那些人政治上一點好處都沒有)?

其實,通過上面的分析,答案已經了然。因為,這些被殺的或想殺的人都有一個共性問題:忤逆。

折射到劉備性格上,我們可以看出,其實劉備是一個非常好面子的人。當他面子上掛不住的時候,就開始用殺戮掩飾自己了。

依據何在?

首先,從直接原因分析,彭羕被殺是罵劉備“老革荒悖”,張裕被殺是以低俗的玩笑嘲笑劉備的胡子,劉備差點被殺是罵劉備的好兄弟張飛是“兵子”,這樣的話政治上沒多大危害,但關鍵在折人面子。

其次,劉備號稱“喜怒不形於色”,在曹操煮酒論英雄時都能掩飾住自己的慌亂,那么他有沒有沒繃住的時候呢?有的。在劉巴事件中,“備聞之,怒曰:‘孤欲定天下,而子初專亂之。其欲還北,假道於此,豈欲成孤事邪?’”此外,還有一例。在《三國志·龐統傳》中記載:

“(劉備)於涪大會,置酒作樂,謂統曰:‘今日之會,可謂樂矣。’統曰:‘伐人之國而以為歡,非仁者之兵也。’先主醉,怒曰:‘武王伐紂,前歌后舞,非仁者邪?卿言不當,宜速起出!’於是統逡巡引退。”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劉備在聽了彭羕、張裕的話后有沒有發飆,史書沒寫,我們也不知道。但龐統這事卻記載的清清楚楚。劉備和龐統什么關系,龐統去世后劉備都哭成淚人了。可是現在呢?龐統就因為提了一句不同意見,劉備就發飆了,完全沒有“喜怒不形於色”的風度。而龐統的表現呢?陳壽記載的也很傳神:“逡巡引退”。“逡巡”一詞足以看出龐統的尷尬和猶豫不決,說明龐統對劉備的這種變化也蒙圈了,同時也從側面說明,劉備平常不這樣,所以龐統才沒心理準備。所以說,從這件事中,完全能看出劉備的性格:平時溫文爾雅,禮賢下士,可一旦覺得折了面子,臉上掛不住了,就開始發飆了,輕者罵人重者殺頭了。

第三,劉備的好面子在史書的另一處地方也有體現。夷陵之戰失敗后,劉備聽說曹丕要進攻東吳,就“舌不知耳”地寫了一封信,想找回場子:

“劉備聞魏軍大出,書與遜云:‘賊今已在江陵,吾將復東,將軍謂其能然不?’遜答曰:‘但恐軍新破,創痍未復,始求通親,且當自補,未暇窮兵耳。若不惟算,欲復以傾覆之馀,遠送以來者,無所逃命。’”

——《吳錄》

結果被陸遜好懟一頓。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類似的記載在夷陵之戰中也有兩處。劉備被陸遜火燒連營,不反思自己的不足,反而向天找借口:

“備大慚恚,曰:‘吾乃為遜所折辱,豈非天邪!’”

——《三國志·陸遜傳》

被小輩孫桓一路追著殺:

“桓斬上夔道,截其徑要。備逾山越險,僅乃得免,忿恚嘆曰:‘吾昔初至京城,桓尚小兒,而今迫孤乃至此也!’”

——《三國志·宗室傳》

仁慈or殘暴,劉備的雙重性格分析

最后,劉備的好面也被當時一些謀士琢磨透,成為重要軍事行動判斷的依據。孫權偷襲荊州后,曹丕詢問大臣蜀國會不會出兵,眾人都認為蜀國不會出兵,只有劉曄堅持認定劉備會出兵,其理由就是劉備的性格:

“蜀雖狹弱,而備之謀欲以威武自強,勢必用眾以示其有馀。且關羽與備,義為君臣,恩猶父子;羽死不能為興軍報敵,於終始之分不足。”

——《三國志·劉曄傳》

翻譯過來就是兩個理由,一是劉備好面子,為了向國內人民證明自己行,肯定會出兵炫耀武力的;二是劉備和關羽情同兄弟(劉曄說的是父子,但我覺得兄弟更妥當一點),兄弟死了不去報仇,那么跟某電商董事長嘴里喊的“兄弟”有什么區別?

全文畢,劉備性格大抵如此。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