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職場 / 如何讓學習有效落地?

0 0

   

如何讓學習有效落地?

2020-03-21  lindan9997
    周自強2020-03-20 13:45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星空時間,作者周自強 ,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之前在《像管理創業公司一樣管理你的職業生涯》這篇文章中,我在文末還提到了一些問題,其中有一個讀者的問題是:

    有沒有什么比較有效的辦法加強某些方面的能力?(感覺自己是有不少欠缺的)

    在給出我的答案之前,請你先想一下,你是如何掌握你現在具備的能力的?

    比如,你會解2元2次方程,你會說英語,你會騎車,你可能還掌握一些更為復雜的技能;

    比如你是一名演講大師,你能滑高級雪道,你寫過自己的游戲,等等。

    其實,這些技能(無論簡單還是復雜)的習得,無非是孔子說的“學而時習之”。

    我對這句話進一步地闡述是:系統性的學,有計劃的習。

    01

    系統化的學

    我們通過一篇文章、一節網課、或者幾天培訓,都能學到一些知識或技能,但既然我們提到的是“加強某個方面的能力”,那只了解只字片言是不夠的。

    基于學習金字塔,我們通過閱讀、聽講座,最終內化成我們自己知識的只有不到15%;如果知識是碎片化的,之間無法建立有效的聯系,我們能記憶下來的就更少。

    系統化的學,意味著我們從一個點出發,主動搜集與之相關的各種知識,建立一個更加全面的認知圖譜,并梳理內容之間的聯系、甚或相互矛盾的地方。

    不同的人基于同樣的事實,可能會得出不一樣的觀點。為了避免我們被某種偏激的觀點所誤導(偏激的觀點往往因為其沖擊力更容易獲得他人的認同),我們更有必要去了解觀點之后的事實,或者去尋找持有相反觀點的內容進行對照。這也是系統性的學的目的。

    我在德拓大學第三期開學的分享中(完整分享內容傳送門),談到了我自己的一個例子。

    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開始閱讀鹽野七生的《羅馬人的故事》,這套書有15本。在讀到凱撒的故事的時候,鹽野七生文字間的情緒明顯變得更加有傾向性,讓我產生警惕。于是我開始尋找其它歷史學者寫的關于羅馬的書籍來閱讀。這其中包括凱撒自己寫的《高盧戰記》和《內戰記》,蒙森的《羅馬史》,杜蘭特的《文明的故事》,還有BBC和HBO關于羅馬的紀錄片。

    這樣的同步閱讀,讓我更加全面的了解歷史。雖然由于記憶的緣故,我依然不能成為專家,但我知道如果有這方面的需要,我該去哪里尋找并組織知識來講述這個人物或故事,而不是只在腦海里留下某個金句——我們要特別警惕金句,它往往意味著對一件事或一個人的片面而偏激的認知。

    這樣一個系統化的過程,意味著主動,而不是被引導(或誘騙)。

    關于系統化的學的另一個要點是關于如何甄別,尤其是新思想不斷涌現的今天。我的建議的是,擁抱新思想,但從經典中尋找根源。

    前段時間,我和一個朋友聊天。他現在30多歲,我認識他的時候是5年前。他的職業生涯一直和營銷相關,可以說是一個經驗豐富且思維活躍的人。但是他在和我聊天時表達了焦慮。營銷這個行當日新月異,且更有想法的年輕人不斷涌現,是繼續還是轉型?

    我能理解這種焦慮。過去十多年我一直在做創業/管理培訓,互聯網公司、商業模式和技術的創新對傳統產業帶來沖擊的同時,對傳統的管理也帶來沖擊。有一段時間,我也曾懷疑自己所秉持、傳播的那些管理經驗和方法是否還繼續有效。

    現在我并不焦慮。

    我的解決之路,就是前面說的“擁抱新思想、從經典中尋找根源”。

    營銷也好,管理也好,都是和人打交道的。其形式可能千變萬化,創新層出不窮,比如從文字到語音到短視頻,從KPI到OKR,但其努力想要解決的、其仰仗或受制的、其想影響或控制的,都是人性。

    而我從諸多生物學、歷史學、遺傳學、心理學的著作中學到,控制人類行為的大腦,無論是哪個部分,其生理構造的進化是以萬年為計量單位的。這意味著,從個人的視野看,過去一百年、未來一百年中,你我身邊的人并不會突變成另一種生物。我們為何高興、為何悲傷、為何受控制、為何反抗,都遵循相似的原理。

    這意味著,我們可以從過去和現在的思想中,通過系統化的學習,尋找不變的真理(至少在我們有生之年)。當我們面臨紛繁復雜的現實時,我們能夠透過表現看到本質。

    至于這種“本質”的應用,也許需要與時俱進的工具、技巧和途徑,但在我們職業發展的中場階段,我想很多事情已經不需要我們親自去做了,授權給那些更加有創造力的人去做。而我們的責任,一是確保核心不偏離,二是給可能會出現的事與愿違的結果兜底。

    02

    有計劃的習

    接下來說說“習”。

    大部分成年人的學習有一個特征,就是他們都希望學到的內容能有效的解決現實工作或生活中的問題。所以,他們學完之后,一定會在實際中嘗試著運用。

    但我觀察發現,大部分人運用知識時都會失敗,要么是記憶或理解出了偏差,要么是理論和現實情況不完全匹配,要么是遇到了特殊的困難而無法繼續。這樣的結果,就會導致“學了沒用”的感官。這會進一步降低成年人的學習意愿,強化對新知和改變的抗拒。

    所以僅僅拿來就用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更有計劃。所謂“有計劃的習”至少應該包括以下幾個方面(或步驟):

    1、對應用的場景的分析。

    即你計劃在什么情況下使用剛剛學到的知識,你希望解決的問題是什么,達成什么目的。

    2、對如何應用進行計劃。

    講師、書本自然會告訴你具體的步驟,但這樣的步驟,在你的特定場景中,是否可以全部照搬?還是需要有所調整?在你急于把你非常認可的認知或方法付諸到自己的組織中時,你必須先停下來思考和計劃。你必須意識到一個問題:你組織中的人和你可能處在不同的認知層面,能打動你的東西未必能打動你身邊的人。

    前段時間網上爆發了“致良知”學院的負面新聞。我知道的“致良知”是一個企業家/創業者的社群,其核心價值是創業者之間的情感認同和交流,幫助大家度過每個創業者都會遇到的所謂的”至暗時刻“。但對企業創始人來說充滿激勵的能量場,對企業員工來說卻大概率未必。

    “淮南為橘,淮北為枳”,如果想當然的推己及人,得到的可能是反效果。

    3、復盤。

    任何新東西的嘗試都不會一次成功,你需要圍繞當初的目的,復盤你應用的過程,尋找效果未達預期的原因——可能因為邊界條件不同,也可能因為你自己對知識的理解有偏差,也可能還有其它原因。

    復盤之后,你需要調整計劃并開始新一輪的實施。

    這個過程周而復始,最終,你會形成適合你組織的屬于你自己的方法論,以及認知。這是“學以致用”的過程。我們上周組織的德拓大學三期學習小組交流(完整活動傳送門),就是在嘗試通過外部輔導推動個人內在的改變。

    現實的說,有計劃的習是以解決問題為導向的,不必、也不應該求全求大。

    人們總希望有一籃子的解決方案,重頭、徹底的擺脫困境,然而通過格式化硬盤、重裝系統來殺滅計算機病毒的“休克式療法”在現實體系中的成功極其罕見。大部分時間里,我們必須在現有的體系上循序漸進、逐步調整。

    所以,有計劃的習也是碎片化的習。一方面,任何值得嘗試的做法,都值得去嘗試;而任何此時此刻不需要的改變,也無需改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