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學無止境 / 職場 / 跟蹤3萬人整整8年后我發現:請遠離那些正...

0 0

   

跟蹤3萬人整整8年后我發現:請遠離那些正能量爆棚的人

2020-03-24  蓮學無止境
    否定負能量的人
    其實很可怕

    有段時間,我過得很喪,負能量爆棚的那種。

    壓力很大,扛不來,逃不開。每天都過得很焦慮,但工作效率偏偏很低,然后第二天就更焦慮。一些深埋記憶深處的痛苦還來搗亂,我真的很想和這個世界隔斷一陣子。

    我知道自己十分需要正能量,但偏偏這個時候,我只要聽到 “正能量” 三個字就神煩。

    聽到表姐的鼓勵 “太陽明天總會升起”,我一句 “困了”,掐了電話。

    朋友圈看到有老同學發 “明天繼續加油!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我直接給他屏蔽了。

    抖音上刷到什么 “保持積極心態的人,會自然吸引到積極的人,好事不斷……” 我直接長按屏幕:“對此類內容不感興趣”。

    下一秒刷到某個走路玩手機的靚女,一個跟頭栽進了泳池里……

    “噗哈哈哈”這會兒倒是爆發了豬叫般的笑聲。也許在人至喪之時,只有和負能量才能摩擦出共鳴吧。

    但也就是在這個至喪時刻,我刷到了TED上一個“專為負能量拍手叫好” 的斯坦福心理學家。她的一席話,讓我幡然醒悟:

    那些一味強調、每天都在尋找和宣揚正能量的人、否定負能量的人,其實很可怕。因為真正的正能量,本就源自我們和負能量相處的過程。

    今天,為你請來了這位斯坦福心理學家,還有來自哈佛和更多頂尖高校的 “負能量專家”。

    他們的研究,顛覆了我的認知。也許這篇文章,同樣會成為你的轉折點。

    這世上最幸福的人
    壓力都不小

    斯坦福心理學教授Kelly McGonigal做過一項調查。她跟蹤3萬美國成年人整整8年,分析這些人經受的各種生活壓力和健康狀況。

    研究結果一經發表,說 “顛覆認知” 都算輕了。

    ▲Kelly教授的TED演講(文末附視頻)

    在調查剛開始時,Kelly問了這3萬人兩個問題:

    在過去的一年里,你感受到了多大壓力? 

    你認為壓力對健康有害嗎?

    8年后,Kelly發現:

    那些認為壓力對健康有害的人,會經常失眠、內分泌失調,并且誘發癌癥或心臟病,最終使得死亡的風險增加了43%,嚴重影響身心健康。

    相反,同樣承受著極大壓力、但不認為壓力有害的人,死亡的風險非但沒有升高,甚至比起那些壓力更小的人,他們的死亡風險更低。

    Kelly由此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真正有害的,從來不是壓力本身,而是我們認為 “壓力有害” 的想法。

    為了發掘這個現象背后的原因,哈佛心理教授馬修·諾克Matthew Nock決定:直接從生理角度監測,對壓力持不同看法的人,在面臨壓力時,心臟和血管的功能是否有區別。

    簡單粗暴的研究方法, 催生了簡單粗暴的研究結果:無論你怎么看待壓力,在壓力面前,所人有都會心跳加快。

    但是,心血管的機能卻大相徑庭。

    那些覺得壓力對健康有害的人,一旦感受到壓力,除了心跳加速,他們的心血管也會開始收縮。長此以往,心血管想不出點問題都難。

    而那些不把壓力當成害人精的人在壓力面前,盡管心跳也會加速,但他們的血管會保持松弛。

    也就是說,這顆砰砰跳的心臟,是以一種更健康的方式在活動,就和你感到振奮、開心、或是受到鼓舞時的心跳方式類似。

    ▲哈佛的心理研究發現

    “用積極的眼光看待壓力” —— 說得輕巧,這一句漂亮話就夠了嗎?

    今后每當你感受到壓力,試試Kelly教授的 “壓力思維三步曲”:

    第一步:承認壓力的存在

    也就是說當你感受到壓力時,不逃避它,允許自己感知到壓力,包括它是如何影響身體的。觀察自己面對壓力時的生理和心理反應,以及自己所處的環境。記錄下來,慢慢你就能總結出自己和壓力的相處規律。

    第二步:歡迎壓力

    有壓力,說明眼下你面對的事情和人,是你在意的,珍惜的,對你很有價值的。這不僅很正常,還是好事啊!

    研究表明,壓力會促使我們人體分泌催產素,調動并增強我們的社交機能。同時我們加速跳動的心臟,也在往大腦和身體的各個角落輸送養料和氧氣。壓力肯定不是來害你的,明明是來幫你的嘛。

    第三步:運用壓力給你的能量

    不要浪費時間去想,怎么才能緩解或消除壓力,而是要思考:造成壓力的根本問題是什么?怎樣的努力才能直接作用于壓力的導火索?

    一步兩步,兩步三步;一次兩次,兩次三次…… 相信你會逐漸感受到壓力的好處,更能培養出自己應對壓力的策略。

    我們再看長遠一點:這種思維的改變,是更多積極變化的催化劑。

    往往我們會覺得:有些問題根深蒂固、難以改變,但這并不表示我們無能為力。既然壓力本身不可避免,那不妨把每次和壓力的相遇,都當作收獲了一個去利用壓力的機會。

    這些思維模式上的小改變,會激發一連串深入的變化,最終堆砌成我們的心理韌性。

    善用焦慮的人
    過的都是開掛的人生

    說完壓力,我們再來看看另一種負能量:焦慮。

    焦慮和壓力雖是親戚,卻是正正經經的兩家人。

    焦慮降臨的時候,心理上我們常常會感受到緊張和恐懼,生理上我們除了心跳加速,還會大量出汗,肌肉抽搐,局部、甚至全身顫抖。

    焦慮的觸發,可能是一瞬間的事,讓我們猝不及防。

    這就像高中三年我們都籠罩在高考的壓力之下,但考試前夜翻來覆去睡不著、開考前聽著廣播里一本正經的考生需知、考試過程中和一道看起來熟門熟路但橫豎就是解不出來的題目狹路相逢。

    后三個,都是焦慮當先。但你知道嗎?若是沒有焦慮這種心理和生理狀態,我們的祖先都活不下來,就更不可能有今天的我們。

    捕獵時被兇煞猛獸突襲的獵人,若能調動焦慮賦予大腦的高度轉速、和肌肉的高靈敏度,方能化險為夷。

    焦慮賦予我們的,是“專注力”:在我們所處的環境中,有太多分散我們注意力的人事物,而我們的身體會告訴自己:此時此刻讓我們感到焦慮的,一定是一個或多個具體的目標。

    沒有焦慮,我們就不可能做到有的放矢。

    焦慮和壓力一樣,都是我們的朋友,所以我們轉變下態度就好了嗎?還真不是。

    同樣焦慮的兩個獵人,一個能化險為夷甚至反敗為勝,而另一個則可能命喪黃泉。

    心理學家發現:關鍵的分水嶺,在于我們平時的練習和準備,是否充分。

    舉個栗子:兩個學鋼琴的孩子,一個平時練習很充分,另一個則懶懶散散得過且過。這一天他們二人都要考級,在考場他們都很緊張。但前者的實際表現,不僅會比后者好,還可能超過他自己平時在練習中的表現。

    當緊張和焦慮調動我們準備好的資源,我們在焦慮的環境中調動起的專注力,會讓我們用最佳的組合來分配這些資源,達到最佳的效果。

    反之如果我們平時準備不充分,那就算焦慮想要調動資源,也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努力,是必須的!

    焦慮、緊張、對不確定性的恐懼,也一定是無法避免的。

    現實就是這樣殘酷。但只要你已經用得當的方法,盡心盡力地努力過,那這個世界給你的回音,一定不會讓你懊悔,更不會把你擊潰。

    直面痛苦
    才能擁抱幸福

    相信看到這里,屏幕前的你已經漸漸強大起來。是時候了,現在我們要面對最喪的一種負能量:痛苦。

    從每天都可能遇到的小小煩心事、到失業失戀失去健康這些較大的人生挫折、甚至再到被人折磨向死而生般的靈魂折磨,你可以選擇死扛,也可以選擇逃避。

    但心理學家想要鼓勵你,去直面黑暗。不僅是直面黑暗,更是要和黑暗相處一段時間,在黑暗里安靜地獨處,給它記錄、消化下來。

    提出這個建議的,是美國著名心理學家James Pennebaker,“書寫痛苦計劃” 的領軍研究人員。

    來看James做過的一項實驗。他找來了50位健康的大學生,隨機分成兩組,每天花30分鐘左右寫日記。

    其中一組學生需要寫 “與痛苦經歷相關” 相關的經歷,另一組則可以隨便記錄一些浮于表面的流水賬,比如今天吃了什么、去了哪里、和誰一起做了什么,等等。

    連著寫了4天之后,James表示研究暫告一段落。過了半年,他再把這50個大學生找回了實驗室,評估他們的健康狀況。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那組書寫自己痛苦經歷的學生,過去半年內看醫生的次數,比另一組學生低很多,而且醫學測定他們的細胞免疫系統功能(cellular immune-system function)也比另一組學生厲害。

    從大學環境里跳出來,我們再來看看職場。

    心理學家曾跟蹤調查63位失業已達八個月的技術職工(professionals),請他們加入一項寫作實驗。

    這些人被隨機分成兩組,分別需要書寫 “這八個月以來,失業是如何影響生活的?越深刻越好”以及 “你這段時間每天是如何找工作的?請羅列你找工作的方法”。

    這些人就這樣、連續5天、每天書寫30分鐘。五天后,他們回家了。重要的是:第一組書寫任務中的人,在實驗結束后的數月內,重新找到新工作的比率,比另一組高出許多。

    另外還有,一項在醫院進行的實驗發現:那些把自己的痛苦寫下來的病人,身體健康恢復程度達47%,遠遠高于那些在寫作過程中沒有通過筆觸感受痛苦的病人(恢復程度 24%)。

    再看二戰中被納粹黨摧殘的猶太人。

    研究發現:那些勇敢去直面痛苦記憶、并坦誠表達的猶太人(大屠殺幸存者),他們的身心健康狀況,相比那些對痛苦避而不談的同胞們,要好得多。

    所以,無論是生活中再瑣碎的不開心、還是大到你感覺無法承受之重,請找個安靜的環境,一張桌子,一張紙,一支筆,和一個真真切切、完完整整的你。

    然后,把你的所想、所感,都一一寫下來。

    這不是學校作文,沒有套路,也沒有好壞,你寫出來的文字也不需要給其他任何人看。你只需要記得一點:

    GO DEEP,往深層次、認真去挖掘自己最真實的感受。

    這件事情給你帶來什么感覺?傷心?不行,這個詞太籠統。怎么個傷心法?這兩天流完了過去兩年的淚水?眼淚流進嘴角,你感覺到了苦楚的味道?所以你明白了失去的東西對自己有多重要?

    每天只要半小時,堅持4-5天,你一定能發現一個全新的自己,說是浴血重生都不為過。


     寫在最后 

    我和自己的負能量博弈了一段時間后,某天我去逛書店。剛進門我就看到店里在宣傳一位暢銷書作家:

    The all-time best seller for positive energy。——最好賣的正能量書籍作者。

    “噗”,我剛不屑地笑了一聲,卻低頭瞥到了她這本暢銷書的標題:

    《The Little Book of Bad Moods: Find the misery in every day…》

    《壞心情手冊:在你的每一天里尋找悲催……》

    有意思,一個正能量作者,在傳播負能量?

    趕緊翻開看看,上來就先將讀者一軍:你的生命出了什么差錯?都給我填滿。

    還記得你那人渣前任嗎?給TA留個字條。

    你最想沖著誰大吼一聲:滾!把你的吼叫寫下來。

    你身邊有哪些白癡,連最簡單的常識都沒有?

    翻著翻著,我笑得像個傻子一樣。這本書的作者是Lotta Sonninen。書店的一角有臺電視,播放著Lotta的訪談錄,讓我看到了這本書背后的故事。

    Lotta不僅自己出品正能量的書籍、做講座,還把市面上很多正能量、正念冥想的作品翻譯成多國文字,給全人類傳播正能量有多好多好,多重要多重要。

    結果有一天,正在書房里翻譯一本全新正能量著作的Lotta,被催稿和生活中的諸多不爽逼瘋了,徹底抓狂。

    “我現在一聽到正能量就煩!”

    “什么?每件事都有正向的一面?去你的這些廢話!我偏要找到所有事情的負面。”

    于是她抓過一張白紙,開始列舉自己討厭的人、該死的前任、周圍的親友和同事多沒常識、臉書和Instagram上的人有多愛現……

    她寫滿了一張紙,兩張紙,三張紙…… 最后堆積成了一整坨的負能量。

    不過這樣一來,負能量不再是在Lotta的心里堆積,而是都找到了一個暢快淋漓的出口。

    爽歪歪的Lotta,于是親自操刀出品了這本負能量滿滿的書。本來她沒指望這本書能大賣,結果卻是出奇得暢銷。

    我想,正如斯坦福的Kelly教授所說的:

    能量的所謂正負,都取決于我們看待它、對待它的方式和態度。

    一味關注所謂的積極和正面,想要逃避、掩蓋、或是盲目地對抗負能量,這才是最黑暗的人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