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社會 / 折磨8000萬中國人的病,還沒得到重視

0 0

   

折磨8000萬中國人的病,還沒得到重視

2020-03-25  紅燈要硬闖

    要不是這場疫情,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這么能宅,也不知道自己這么能吃。在家每天坐著吃躺著吃,體重增加但是仍然很不過癮,期待著解封后再大快朵頤。

    吃太多、太隨意對身體沒好處,這你知道,但是真的看到燒烤、火鍋、海鮮、啤酒的時候,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我連長胖都不怕,還怕吃太多?

    但其實在亂吃帶來的各種風險中,長胖只不過是最常見的一種。

    沒想到有一天,你也能擁有雷神的身材 / 《復仇者聯盟4》

    如果告訴你胡吃海塞會讓你發熱、乏力、手腳關節疼痛,甚至在身上長出“石頭”,你還敢這么吃嗎?

    痛風聽起來是種離年輕人很遙遠的疾病,但或許它已經開始在你身上潛伏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痛風,比你想象的更近


    據中國疾病控制中心的報告,目前全國痛風患者已經超過8000萬,這一數字不容小覷。

    與十五年前相比,中國的痛風患者數量已經增加了15-30倍,并且仍在迅速增加。平均而言,每個中國人每年都有1%-3%的幾率患上痛風[1]。

    痛風主要是由于身體里的尿酸代謝出現問題,尿酸積累在關節和腎臟中導致的。

    這種病的發作從關節開始,癥狀最初很隱蔽,只是手指、腳趾紅腫、發炎。不注意的還以為是昨天打多了游戲,肌肉拉傷了,出門照樣吃烤串喝啤酒。

    到了膝蓋水腫、手肘難以動彈,甚至肢體變形這一步,就已經很嚴重了。更嚴重的是,痛風還可能引發腎結石、腎衰竭這些要命的并發癥。

    如果你覺得你還年輕,所以這種病輪不到你頭上,那可就錯了。

    截至2016年2月,基于全國27個省、市、自治區100家醫院的6814例痛風患者有效病例發現,中國痛風患者平均年齡為48歲,而且還在逐步年輕化。

    即使你沒有痛風,你也很可能忽視了痛風的前兆——高尿酸血癥。

    血尿酸測定是痛風患者需要做的檢查之一

    高尿酸血癥是痛風的發病基礎,雖然不足以直接導致痛風,但尿酸水平越高,未來5年發生痛風的可能性越大。等到尿酸鹽在機體組織中沉積下來造成損害,痛風就已經發病了。

    中國九省市的調查顯示,中國居民高尿酸血癥的患病率約為11.6%[2]。

    如果你說“我沒聽說過這種病啊”,那就對了——高尿酸血癥的人群知曉率相當低。

    對青島這個痛風高發地的調查發現,城市居民對高尿酸血癥知曉率就僅在一成左右,而農村的知曉率還不到城市的一半。

    很多人聽到這種病的表情都像邢捕頭一樣茫然 / 《武林外傳》

    更糟的是,知曉且意識到自己患病的患者,不一定會選擇治療。

    只有不到6%的高尿酸血癥患者會有意識治療這一疾病,其中絕大多數還是因為患上了糖尿病、高血壓、痛風等相關疾病后才予以治療的[3]。

    相比于高血脂、高血壓等已經被公眾所熟知的病癥,大家對于痛風前兆的忽視,更加劇了痛風的危害。

    于是幾乎所有的高尿酸血癥患者,都眼睜睜看著自己體內的尿酸越來越多,因為對痛風的不了解和僥幸心理,一步步走向痛風的發作。

    痛風,誰更容易中招


    痛風這么嚇人,如果你屬于以下幾類人,那就要注意了。

    首先,相比女性,男性很不幸更容易遭到痛風的折磨。中國九省市的調查顯示,中國居民高尿酸血癥的男性患病率明顯較高,比女性的患病率高出2%[2]。

    痛風患者的情況則更夸張,目前中國痛風患者的男女比例為15∶1,男性的患病風險遠遠超過了女性。

    郭麒麟曾在節目中痛風發作,疼痛難忍 / 《漫游記》

    除了男性普遍更愛“胡吃海喝”之外,雄性激素的作用也是重要原因:雄性激素促進腎臟尿酸重吸收,抑制腎臟對尿酸排泄,而雌激素的作用正好相反[4]。尿酸積累多了,就容易出現痛風。

    如果你覺得關節不舒服,可要小心了。近四成男性痛風患者的就診原因是關節痛,其次為乏力和發熱。

    除了男性,胖子們也要格外警惕痛風,有超過50%的痛風患者都伴有超重或肥胖。

    這當然不是因為得了痛風的人自暴自棄才發福,而主要是因為超重者更容易患上高血壓、高血糖、高脂血癥、冠心病等疾病。

    這些疾病不僅是導致痛風的危險因素,和痛風還會相互促進,因此胖子們不僅容易得痛風,得了痛風還比其他人更危險[5]。

    跟超重同時擁抱你的還有可能是高尿酸血癥、糖尿病和高血壓

    不僅是痛風,和痛風高度相關的高尿酸血癥,也容易找上胖子。

    在患有高尿酸血癥的人群中,有八成患者血脂異常、七成以上超重和肥胖、一成患有糖尿病,此外還有一半左右的患者有高血壓或腹型肥胖[3],即便沒有痛風發作,身體的健康情況就已堪憂。

    特別要注意的是,有幾個省份是痛風的重災區,根據2017中國痛風現狀白皮書,中國痛風比例最高的是廣東,其次是山東。

    另一項大規模流行病學調查也顯示,山東沿海地區被調查的居民痛風發病率達到1.36%。

    以青島市為例,青島的城鄉居民高尿酸血癥患病率為18.1%,其中城市居民的患病比率比農村高出了3.5%[3]。

    喝酒也是痛風的一大誘因

    這可能是因為山東有濃郁的飲酒文化尤其是啤酒文化。同時山東臨海,山東人愛吃海鮮等高嘌呤食物,使得山東人頗受痛風的困擾[6][7]。

    吃得太好,小心痛風


    其實不只是廣東和山東兩個高發省份,過去痛風叫做富貴病,總是大魚大肉,無形中就和痛風走近了一步。

    接近三分之一的痛風患者愛吃湯泡飯,半數患者愛喝肉湯。肉湯內除了含有較多的嘌呤類物質,還含有豐富的脂肪,長期大量攝入可能會增加內源性嘌呤物質,誘發痛風。

    研究發現飲食因素中,飲酒、辛辣食物、海鮮、肉湯的攝入在高尿酸血癥及痛風的發生發展過程中,起了間接或直接作用,因此建議減少辛辣食物及肉湯的攝入[8]。

    香辣牛肉湯的誘惑,太難頂了,但是為了健康你得忍住

    一次歷時12年的調查發現,吃肉類最多的五分之一人群,比吃肉類最少的五分之一者痛風的發生率顯著增多。

    另外,海魚吃多了,痛風發病也明顯更多[9]。

    幾乎所有的海鮮都含有極高的嘌呤,增加總的海產品攝入可明顯增加血尿酸水平[10]。攝入海產品較多者比起攝入較少者,發生痛風的危險增加1.51倍[9]。

    如果你記不住復雜的含嘌呤高食物表,只要提醒自己少吃肉尤其是少吃海鮮就對了。知道了這份危險食譜,你就明白海魚和肉湯兩樣都占的廣東為什么病人多了。

    不能吃鮮的就已經很痛苦了,痛風患者還不能喝啤的。山東等地的痛風患病率之所以高,可能也是吃海鮮與喝啤酒共同作用的結果。

    海鮮雖好,但吃多就麻煩了

    其實不僅僅是啤酒,任何類型的酒精,包括紅酒,均與痛風急性發作風險增高相關[11]。

    經常喝酒比偶爾喝酒更容易痛風,偶爾喝酒比不喝酒更容易痛風——并不是你喝到酩酊大醉才會威脅健康,在痛風預防方面,酒能不喝就不喝[1]。

    當然,同等條件下,攝入酒精的濃度越高、量越大,相應的風險也越大,酒精攝入量與痛風發病風險呈劑量效應關系[12]。

    在家呆著少了很多和朋友一起喝酒的機會,疫情結束千萬別報復性飲酒 / 《梨泰院Class》

    不喝酒?那我喝飲料總行了吧——但是飲料也不能隨便喝:長期喝含糖軟飲料和果糖均會增加患痛風的風險[13][14]。

    怎么辦?多喝熱水。

    飲水過少是高尿酸血癥和痛風的危險因素 [1],而每天喝2000毫升以上的水,還能有效緩解痛風[15]。這句話可能不是那么貼心,但是對痛風來說很管用了。

    聽到“多喝熱水”先別生氣,它對于痛風真的有用

    除了喝水,只要你能管住嘴,痛風就不會那么可怕。通過科學的膳食和營養控制,可以減少嘌呤的攝入,減少尿酸的來源、促進尿酸的排泄,減輕和緩解痛風的發作。

    廣西醫科大學就曾經試驗過控制飲食和干預生活的方法,輔助治療59位患者的痛風[16]。

    他們嚴格控制患者嘌呤的攝入,配給低脂肪、低蛋白、富含維生素的膳食,督促患者戒酒,對照發現,這樣的輔助治療使得患者們的痛風均有明顯好轉。

    盡管如此,不論怎樣“管住嘴”,痛風發作對于患者而言仍然是長期的、巨大的痛苦。與其等到得了痛風再控制飲食,不如平常注意,要是治不了痛風至少還可以減肥。

    [1]中華醫學會風濕病學分會. (2016). 2016中國痛風診療指南. 中華內科雜志, 055(011), 892-899.

    [2]陳濤, 李衛, 王楊, 胡泊, 徐濤, & 劉冰, et al. . 高尿酸血癥的患病情況及相關因素分析%prevalence of hyperuricemia and relation of serum uric acid with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中華臨床醫師雜志(電子版), 006(13), 49-52.

    [3]田小草, 逄增昌, 鮑國春, 高維國, 南海榮, & 汪韶潔等. (2008). 青島市居民高尿酸血癥患病及影響因素分析. 中國公共衛生, 24(3), 360-362.

    [4]殷玲. (2013). 雄激素及其受體在原發性痛風性關節炎患者的變化及其臨床意義. (Doctoral dissertation, 川北醫學院).

    [5]Combe, B. , Landewe, R. , Lukas, C. , Bolosiu, H. D. , Breedveld, F. , & Dougados, M. , et al. (2006). Eular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management of early arthritis: report of a task force of the european standing committee for international clinical studies including therapeutics (escisit). Annals of the Rheumatic Diseases, 66(1), 34-45.

    [6]顧偉軍, & 蔣燕. (2009). 飲食干預對高尿酸血癥和痛風患者的療效分析. 老年醫學與保健, 15(2), 117-118.

    [7]黃彥弘, 呂艷偉, 李東, & 馬毓敏. (2010). 痛風的臨床危險因素logistic研究. 中國全科醫學(1), 52-53

    [8]曾珊. (2006). 老年高尿酸血癥及痛風的飲食治療. 長三角科技論壇——營養與健康促進論壇.

    [9]Choi, H. K., Atkinson, K., Karlson, E. W., Willett, W., & Curhan, G. (2004). Purine-rich foods, dairy and protein intake, and the risk of gout in men. , 350(11), 1093-103.

    [10]Hyon K. Choi, Simin Liu, & Gary Curhan. . Intake of purine-rich foods, protein, and dairy products and relationship to serum levels of uric acid: the third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Arthritis & Rheumatism, 52(1), 283-289.

    [11]Neogi, T. , Chen, C. , Niu, J. , Chaisson, C. , Hunter, D. J. , & Zhang, Y. . (2014). Alcohol quantity and type on risk of recurrent gout attacks: an internet-based case-crossover stud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 127(4), 311-318.

    [12]Choi, H. . (2004). Alcohol intake and risk of incident gout in men ; a prospective study. Lancet, 363.

    [13]Hyon K. Choi, Walter Willett, & Gary Curhan. (2010). Fructose-rich beverages and risk of gout in women. Jama, 304(20), 2270-2278.

    [14]Choi, H. K. , & Curhan, G. . (2008). Soft drinks, fructose consumption, and the risk of gout in men: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BMJ, 336(7639), 309-312.

    [15]許全成. (2010). 從社會醫學和運動醫學視角探討高尿酸血癥和痛風的危險因素及防治策略. (Doctoral dissertation, 廣州體育大學).

    [16]曾高峰,曾祥偉膳食和營養輔助治療痛風的觀察[J].2007,24(4)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