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言堂 / 東方歷史 / 從完璧歸趙到澠池會盟——為何說秦趙兩國...

0 0

   

從完璧歸趙到澠池會盟——為何說秦趙兩國之間的博弈是秦國完勝?

原創
2020-03-29  今古言堂

導讀

完璧歸趙”的故事想必大家早就耳熟能詳了,這件事的起因是,趙國得到楚國寶玉——和氏璧,秦昭襄王得知此消息后修書于趙惠文王,愿以十五座城池換取和氏璧,于是趙王便派藺相如持玉赴秦。藺相如來到秦國后,發現秦王并沒有以城換玉的誠意,于是接連使計,最終將和氏璧又完整的送回趙國,之后秦趙兩國修好,于澠池會盟。會盟之上,在秦王逼迫趙王為其鼓瑟以此來羞辱趙王的情況下,藺相如一如既往地發揮神勇,逼迫秦王為趙王擊缶,再次替趙王挽回顏面。

完璧歸趙

從“完璧歸趙”到“澠池會盟”的整個過程中,我們雖然被藺相如的忠勇機智所折服,但似乎也能感受到秦王的容忍與大度,畢竟面對藺相如的幾次無禮犯上,秦王當時并沒有遷怒于趙國和藺相如。所以我們不禁會想,秦國如此一反常態的退讓,秦王表現的又如此大度,是秦王心胸確實寬廣無比還是另有他故?

商鞅劇照

事實上,在歷經商鞅變法,張儀縱橫捭闔之術后,秦國已經成為當世強國,根本無需忍受山東六國中的任何一國的欺騙與羞辱,而就在完璧歸趙之前,山東六國亦曾多次合縱攻秦,但均為秦國所敗。可以說,秦國與山東六國構釁已久,以秦國之強大,六國之孱弱,秦國自然可以無需顧及趙國的感受而肆意地羞辱趙國,但秦國沒有這么做,反而還主動與趙國結盟,表面上看,這是秦趙兩國博弈下趙國所取得的一次外交勝利,但若細論起來最終的贏家其實還是被藺相如接連“戲耍”的秦國,究其原因,我們可以從兩國結盟前后各自的戰略態勢及發展走向去了解。

結盟前的趙國

趙國原屬于春秋時期中原第一強國晉國的一部分,后來韓趙魏三家分晉,晉國滅亡,中原也隨即進入戰國時代。

戰國初期,魏國在魏文侯的治理下率先稱霸,魏國也憑其強大的國力構建了韓趙魏之三晉聯盟,在此期間,趙國作為三晉聯盟的一員一直追隨在魏國左右御秦抵楚,雖有南下爭霸中原之心,卻無爭霸之實力,直到公元前341年,魏國于馬陵之戰大敗后霸業日衰,趙國才始有崛起之希望。

趙武靈王雕像

及至公元前307年,趙武靈王鑒于秦國日益強大,山東諸國數次聯合伐秦失敗之教訓,決心先發展本國國力,并一改往日山東諸國伐秦之策,為日后的伐秦做準備,為此趙武靈王做了三件事。

  • 第一件事,進行胡服騎射的改革,將趙民訓練成矯捷善騎射的勇士,提高趙國軍隊的戰斗力

  • 第二件事,進行對外擴張之戰。滅中山國收其地,敗林胡占榆中地區(今天的陜西與蒙古交接一帶)。

  • 第三件事,親自為使,入秦國,勘察秦國地形及內部虛實。

可以說趙武靈王做的這三件事,件件都是為了一個目標,那就是伐秦。以胡服騎射改革來提高軍隊戰斗力;對外擴張占領榆中地區,從這里以高屋建瓴之勢南下伐秦,則可以繞過秦國重點防御的崤函地區,如此便大大提高了伐秦獲勝的幾率;親自為使,入秦勘察,這更不必說,亦是為伐秦做準備。

所以說,趙武靈王為趙國奠定了未來發展的基礎及戰略走向,雖然后有沙丘之變,趙武靈王飲恨而終,但即位的趙惠文王也算是一個知人善任的明君。所以趙國尚可憑借兩代君王的努力躋身當時一流強國的行列,國力雖不及秦國,但若作殊死之搏斗,勝負亦未可分,而這也是秦國對趙國的忌憚之處。

戰國中后期形勢圖

事實上自趙武靈王進行胡服騎射改革至完璧歸趙、澠池會盟這段時間,秦國與韓魏楚齊都交過手,唯獨沒有與趙國交手(至于燕國則是地理因素原因使然),對此大家不妨看一下這期間秦國出兵的大事年表:

公元前307年,趙武靈王開啟胡服騎射改革;

公元前304年,秦國伐韓魏;

公元前303年,秦國敗韓魏齊三國聯軍;

公元前302年,秦國執楚懷王而伐楚;

公元前293年,秦軍于伊闕之戰大敗魏韓聯軍,斬魏韓聯軍二十四萬;

公元前283年,完璧歸趙;

公元前280年,秦國三路伐楚,奪楚之上庸,漢北,黔中等地,并圍攻楚之國都郢;

公元前279年,秦趙澠池之會,秦國攻入郢都,楚國被迫遷都陳。

通過上面這段總結不難發現,經過胡服騎射改革后的趙國,其實力已經達到連秦國都要忌憚的地步,所以,澠池會盟之前,秦國的對外戰爭目標一直都是韓魏齊楚四國,而對于趙國,秦國還是以交好為主。

以上便是秦趙澠池會盟前,趙國的一般形勢。

至于秦國結盟前的形勢,通過上面的秦國對外戰爭總結其實也能窺知一二,即秦國自開啟對外擴張戰爭后,其前中期的主要目標是韓魏齊楚四國,那么秦國當年又是如何實施這一戰略決策的呢?

秦昭襄王劇照

結盟前的秦國

秦國自商鞅變法后,國力大增,秦惠文王時代,秦國北滅義渠,南并巴蜀,秦國擴地千里,實力躍居眾諸侯國之上,及至秦昭襄王時代,秦國開始執行對外擴張之方略,而制定此方略者,為秦相魏冉

公元前304年,魏冉主政秦國并為秦國制定東出之策,即北攻趙,中攻韓魏,南攻楚

其中由于趙國正進行胡服騎射改革,國力已經得到顯著提高,且秦趙之間有黃河與云中山,呂梁山,太岳山等晉北山地之阻礙,用兵最為艱難,在韓魏尚有些許實力伺機伐秦的情況下,魏冉決定先出兵中路與南路,待削弱韓魏楚三國之實力后再與趙國一較高下。

那么,秦國這么做難道就不怕趙國趁秦國東出之際攻秦嗎?畢竟趙武靈王也是伐秦的積極倡導者。

其實這個問題,魏冉并不擔心,首先當時趙國還沒有能單獨伐秦的能力,其次當時的趙國正用兵中山國與北方林胡、婁煩等外族,根本無暇南顧。魏冉鑒于趙國當時的實際情況,斷定秦國若出兵韓魏,趙國必不會發兵來救,而事實也證明了,魏冉的判斷是正確的。

秦相魏冉劇照

此后,秦國以外交和用兵相結合的手段,接連削弱了韓魏楚三國實力,這也展現出了秦國遠超其他諸侯國的戰略眼光,如今看來,依舊佩服之至,這里總結了魏冉主政后秦國具體實施的對外擴張戰略,從中也能體會到秦國為何會與趙國結盟,具體分四步:

  • 第一步,先取和楚國而后攻韓魏。公元前304年,秦昭襄王與楚懷王會盟于黃棘,歸還秦惠文王時期被秦國奪走的原楚國上庸地區。而后秦國發兵攻韓魏,奪取魏國蒲坂、陽晉、封陵,韓國武遂等地,而楚國由于與秦國交好,背離之前的合縱盟約,導致第二年韓魏齊三國聯軍伐楚,楚國不敵求援秦國,秦國出兵救楚,三國聯軍退兵。這樣一來,楚國便與韓魏齊三國結怨,而這也是秦國最想看到的結果,乃是秦國的離間之計。

  • 第二步,在楚國與韓魏齊三國結怨后,秦國立即轉而交好韓魏,與韓魏會盟于臨晉,并歸還前一年奪取的魏、韓舊地,而后發兵攻楚,并誘執楚懷王。最終秦國出武關攻楚,斬殺楚軍五萬,奪取楚國十六城。

  • 第三步,伐楚之后,秦國再伐韓魏。公元前293年,秦國以白起為將,出兵伐韓魏,于伊闕之戰斬殺韓魏聯軍二十四萬,韓魏精銳盡失去,自此再無力對抗秦國,韓魏被迫割讓大片土地于秦國,秦國勢力遂正式深入中原腹地。

  • 第四步,韓魏衰敗后,秦國再伐楚國。公元前284年,樂毅伐齊,齊國幾乎敗亡,此時楚國已成孤立之勢,秦國有鑒于此,于公元前280年兵分三路南下伐楚,秦國此舉誓要徹底削弱楚國,消除楚國之威脅,公元前279年,秦軍攻入楚國國都郢,楚國被迫遷都陳。

秦昭襄王雕像

秦國通過一些列的伐交手段從而達到離間山東各國,最終給予各個擊破的戰略目的,其手段之高明,實為當時各國所無法睥睨,而從秦國攻伐各國的時間段也不難看出,秦國對于趙國的示好也是其整個戰略的重要一部分。

公元前280年,秦國開始伐楚,第二年破楚,而完璧歸趙發生在公元前283年,澠池會盟則發生在公元前279年,秦國破楚之前。

也就是說,在魏冉當初制定秦國擴張之略時定下了最后伐趙的基調后,秦國一直都是按照這個大略方針持續展開的,待到趙武靈王改革成功,趙國實力大增后,秦國更加不可能轉而攻趙了。及至秦昭襄王決定伐楚之時,趙國已經占據榆中,此時趙國若舉全國之力南下攻秦,秦國將腹背受敵,基于此,秦昭襄王便決定向趙國拋出橄欖枝,而“以十五城換和氏璧”也只是敲開趙國外交大門的一個由頭而已。

至于是否真的會拿十五城換一塊玉,想必秦國已經有了答案,因為“完璧歸趙”的最終結果是,和氏璧還是在趙國手中,十五座城也依舊在秦國手中。秦王不僅沒有歸罪藺相如,還按照正常的禮節招待了藺相如,若說秦王心中沒有怨恨,那肯定是假的,但秦國此時需要交好趙國,以此來換取伐楚先機,而藺相如縱然忠勇,到頭來也成了秦國手中的一顆棋子,一顆助秦實現外交戰略的棋子。

而在面對秦國的示好后,趙國一時也沒了主意,究竟接下來該如何處理與秦國的關系,成了擺在趙國人面前最糾結的問題,然而很快他們就不需要糾結了。

戰神白起劇照

秦國在向趙國示好后,又隨即派白起由云中攻趙,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攻趙只是一個試探性的進攻,最終兩國并沒有爆發大規模交戰,然而此次攻趙,秦國依舊取得數次勝利,奪取了趙國幾座城池,如今看來,秦國此舉實為向趙國示好后的一次示威。

歷代以來,只有做到了恩威并施,才能迫使一個人或者一個國真正地對自己俯首帖耳,秦國此時并不需要趙國對自己俯首帖耳,趙國此時也不可能對秦國真正的俯首帖耳,但秦國只需要讓趙國意識到與秦國會盟交好的必要性便是成功了,很顯然在這方面,秦國依舊獲勝了。

秦國攻趙后再次向趙國拋出了橄欖枝,趙國便不再糾結而予以肯定的回應,于是兩國國君會盟于澠池。

澠池會盟后,秦國再無任何顧慮,于是空國而出,圍攻楚之郢都。

郢都被破后,楚國東遷,從此一蹶不振,而秦國破郢之后,隨即揮師南上,攻魏國國都大梁。

從地形上來看,大梁無險可守,乃中原四戰之地,當秦軍破楚圍魏后,趙國便已經意識到與秦國會盟的惡果開始顯現了,但縱然如此,趙國依舊執行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即趁秦國攻魏之時,令廉頗攻取趙魏邊境之魏地。趙國認為魏國亡國就在眼前,也意識到魏國一旦敗亡,秦國的下一個目標必然是趙國,所以趁機攻取魏地,擴大趙國土地才是保全趙國的上策。

楚春申君黃歇劇照

可惜趙國此時竟然不懂唇亡齒寒的道理,就在趙國隨同秦國伐魏之時,韓、齊兩國接連出兵救援魏國,但均為秦國所敗。直到公元前273年,趙國才意識到救魏的重要性,于是趙國與秦國絕交,轉而發兵救援魏國,然而秦軍在白起的率領下于華陽之戰大敗魏趙聯軍,斬敵十三萬,趙國的補救措施失敗了,魏國被迫割讓南陽乞和。

秦國接連擊敗楚、韓、魏、齊四國,其勢力已經深入中原中心地帶,尤其是華陽之戰后秦軍之威中原各國更是無人可擋,雖然楚國時有復蘇之像,但實屬回光返照,當時唯一能對秦國造成威脅的便是趙國了,隨著四國接連敗給秦國,趙國便成了秦國下一個打擊的目標。

公元前272年,楚國春申君出使秦國,秦楚兩國握手言和。公元前270年,秦國決定伐趙,由此開啟秦趙兩國十數年之戰,最終趙國兵敗長平,自此也避免不了滅國的命運。

而觀于趙國兵敗前的種種外交決策上的失敗不難發現,其滅國之禍早已從澠池會盟之時便已經埋下。

藺相如雕塑

結語

所以,我們最后來看,從“完璧歸趙”到“澠池會盟”,秦趙兩國的交好都只是秦國對外擴張戰略的一部分而已,趙國雖然在一些禮節上令秦王低了頭,但這絕對不是趙國的勝利,而是秦國有意為之。實際上,當秦國以這種手段,將趙國從韓魏楚齊的聯盟中剝離開來后,就意味著秦國已經取得了勝利,而趙國卻并未發現秦國的陰謀,只覺得“強令秦王為趙王擊缶”實為趙國外交上的一大勝利,殊不知趙國已經落入秦國的圈套之中。

而縱觀魏冉為秦國制定對外擴張之方略后秦國具體的實施也不難發現,離間山東六國是秦國慣用的伎倆,且屢試不爽,究其原因就在于秦國實力遠遠凌駕于六國之上。長久以來,六國數次合縱攻秦都無法取得成功,久而久之,山東六國便有了“恐秦”心理,繼而面對秦國的主動示好,均表現出“趨之迎合”的心態。

而就是在“伐秦,御秦,恐秦,迎秦”的反復轉變中,六國一直被秦國玩弄于股掌之中,雖然偶有閼與之戰這種回光返照式的勝利,但六國實力一直在被削弱,終究逃不過被滅的命運。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