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言堂 / 東方歷史 / 南美三國的鳥糞戰爭,表面是利益之爭,實...

0 0

   

南美三國的鳥糞戰爭,表面是利益之爭,實質是殖民主義后遺癥

原創
2020-03-29  今古言堂

前言

1879年至1883年,南美洲的智利、秘魯和玻利維亞上演了一場奇特的“三國演義”,三國為爭奪硝石和鳥糞資源,開展了長達4年的激烈戰爭,被稱為“鳥糞戰爭”或“硝石戰爭”。表面看,這場奇特的“鳥糞戰爭”是三國為爭奪礦產資源的利益之爭,但溯源追本,“鳥糞戰爭”是西班牙等殖民者在來定美洲殖民主義后遺癥的表現,是后殖民時代矛盾的集中爆發,對南美洲政治形勢產生了深遠影響。

鳥糞戰爭(示意圖)

背景:鳥糞和硝石的發掘,讓阿塔卡馬沙漠成為香餑餑

阿塔卡馬沙漠位于秘魯、玻利維亞、智利三國交界處,這里極度干旱,人煙稀少,無人問津,盡管秘魯、玻利維亞、智利都宣稱對阿塔卡馬沙漠擁有主權,但實際上是三國分別占有沙漠的一部分,其中玻利維亞占有中部的安托法加斯塔地區,秘魯占有北部的塔拉帕卡地區,智利占有沙漠南部地區。

19世紀初,人們在阿塔卡馬沙漠發現了豐富的鳥糞和硝石礦藏,一下子改變了阿塔卡馬沙漠的價值,讓這個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一下子成了人人爭搶的香餑餑。鳥糞富含氮、磷,是最理想的天然肥料,可以極大提高農產品產量,而當時農業是美洲乃至歐洲的主流產業,是財富的主要來源,所以鳥糞迅速成為當時國際市場的搶手貨,掀起了所謂的“鳥糞狂熱”,導致鳥糞價格翻了一番;而硝石則是制造火藥的重要原料,具有極高的軍事戰略價值,這一地區的硝石資源占了全世界一大半還要多。

鳥糞和硝石的發掘讓玻利維亞、智利和秘魯三國都大為受益,他們憑借出口鳥糞和硝石獲得大量外匯,而資本家的嗅覺一向十分靈敏,英國商人搶占先機,從秘魯政府處取得了6年開采和出口鳥糞的專營權,后來又與智利政府合資經營硝石生意,一時間阿塔卡馬沙漠成為資本家的掘金地帶。

阿塔卡馬沙漠

起因:玻利維亞的違約,讓戰爭成為取代契約的解決手段

為解決阿塔卡馬沙漠爭議問題對鳥糞和硝石開采的影響,智利和玻利維亞多次協商邊界線問題,雙方先是在1866年簽約規定以南緯24°線為兩國邊界,往南到南緯23°線,往北到南北25°線,兩條線之間的礦產開采和出口收入由兩國平分;后來覺得這么干太麻煩,又在1874年簽約規定智利放棄南緯24°線以北地區的全部礦產所有權,條件是玻利維亞承諾未來25年內不對智利礦業公司提高稅率。

如果形勢就這樣發展下去,也不失為一個雙贏的結局,但只過了4年,玻利維亞就違約了。

1878年,玻利維亞政府出現財政危機,軍隊經費嚴重不足,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玻利維亞做出一個愚蠢的決定——單方面提高智利礦業公司稅率。有契約在先,智利礦業公司當然不干,緊接著玻利維亞又做出一個更為愚蠢的決定——沒收并拍賣了智利礦業公司的全部資產!

玻利維亞的做法實在太不地道,智利當然很惱火,談判又談不攏,只好亮拳頭,戰爭不可避免。

南緯24°線

過程:智利以一敵二,屢敗秘玻聯軍,促成條約簽訂

這場戰爭并不復雜。1879年2月14日,智利出動艦隊進攻玻利維亞最大的港口城市——安托法加斯塔港,宣告戰爭爆發。安托法加斯塔港是智利礦業公司所在地,智利意圖十分明確,保護智利礦業公司的利益,就是保護智利國家利益,因為智利礦業公司是智利政府和英國聯合舉辦的。

玻利維亞對戰爭早有準備,但他們無論武器還是戰術都十分落后,有的士兵甚至還在使用弓箭等落后的冷兵器。相比而言,智利經濟發達,軍隊武器裝備先進,大多配備了火槍,戰術也很先進,所以玻利維亞根本打不過智利,安托法加斯塔港被迅速占領,于是把秘魯拉過來一起干仗。

智利沒有對秘魯宣戰,但秘魯早對智利的強大感到不安,認為智利會威脅自己的地位,所以很早便和玻利維亞秘密結盟,為避免唇亡齒寒,遂于當年4月參戰。盡管秘魯的實力強于玻利維亞,但兩邊聯手仍然打不過智利,一敗再敗,先后丟掉安托法加斯塔、塔拉帕卡、阿里卡、塔克納等地。

1880年6月,智利和秘魯、玻利維亞舉行了一次三方談判,由于秘魯無法滿足智利提出的和平條件,只達成了暫時休戰的條款,但很快又發生了智利幫秘魯運送傷員回國的“羅阿號”軍艦被秘魯駁船炸傷事件,智利認為秘魯偷奸耍詐,不講信用,決定狠狠教訓一下秘魯,雙方繼續開打。

智利很惱火,后果很嚴重。1881年1月,智利軍隊向秘魯都城利馬發動猛攻,只用兩天就攻占利馬,大肆搶掠破壞一番后撤退,還扶持了傀儡政權。秘魯政府后悔不迭,在1883年10月與智利政府簽訂《安孔條約》,將塔拉帕卡省全部領土割讓給智利;完敗的玻利維亞則于1884年4月與智利簽訂《停戰協定》,承認智利對已占有的玻利維亞領土擁有主權,“鳥糞戰爭”正式宣告結束。

被智利割占的秘魯、玻利維亞領土

影響:國力此消彼長,智利迅速崛起,南美ABC局面形成

“鳥糞戰爭”徹底改變了三國實力對比和南美洲的國際格局。

首先是玻利維亞不自量力,自取其辱,導致自己位于太平洋沿岸的全部土地都被智利占領,不僅喪失了寶貴的硝石和鳥糞來源,更把自己變成了一個沒有出海口的純內陸國,嚴重制約了經濟發展。

其次是秘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被迫割讓塔拉帕卡省的大片領土,同樣失去了豐富的硝石資源,而隨著合成化肥的推廣,他們的鳥糞資源不再吃香,導致秘魯在政治上陷入內亂,經濟上瀕臨破產,背負了沉重的債務負擔,從此一蹶不振,失去了和智利扳手腕的地位,再不復往日輝煌。

最后是智利取得完勝,不僅擴大了將近三分之一的領土,還成為世界第一大硝石生產和出口國,基本壟斷了全世界的硝石市場,借助硝石資源的大量采掘和出口,智利的經濟進一步迅猛發展,進入所謂的“硝石時代”。經濟實力的提升,使得智利得以采購更多先進的軍事裝備,軍力和綜合國力也隨之不斷提高,成為僅次于巴西、阿根廷的南美洲第三大國,奠定了了南美洲“ABC三強”的格局。

根源:西班牙殖民的后遺癥,英國新殖民主義的推波助瀾

“鳥糞戰爭”表面是三國為爭奪礦產資源的利益之爭,直接導火索是玻利維亞的單方面違約,但其深層次因素卻可以追溯到殖民時代,根源是西班牙在拉丁美洲殖民政策后遺癥的影響。

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分布圖

1、西班牙在拉丁美洲的殖民統治,引發民族獨立運動。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后,給美洲大陸帶來的不是和平安寧,而是征服和掠奪。

西班牙、葡萄牙、英國等歐洲列強對美洲大陸進行了野蠻的征服和掠奪,英國基本霸占了北美洲大陸,包括現在的加拿大、美國;西班牙和葡萄牙則瓜分了中美洲和南美洲,葡萄牙的地盤主要是巴西,而除了巴西以外的整個拉丁美洲幾乎都被西班牙占據。

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太廣闊了,它的本土面積跟美洲殖民地相比簡直可以忽略不計。為了管理如此廣闊的殖民地,西班牙設立了新西班牙、新格拉納達、秘魯、拉普拉塔4個總督轄區和危地馬拉、委內瑞拉、智利、古巴區4個督軍轄區。這些區當然不是獨立國家,而是被西班牙皇室統治的殖民地。西班牙從這些殖民地掠奪了大量資源財富,使得他們成為歐洲最富裕的國家。

但隨著美洲的經濟文化發展,這些被殖民地區的居民開始形成民族意識,他們不愿意接受宗主國的統治和剝削,開始爆發反抗殖民統治的起義斗爭。一開始,英國、西班牙還能加以鎮壓,但從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美洲范圍內興起了一系列民族獨立和自由解放運動,如1775年至1783年的北美獨立戰爭、1791年至1803年的圣多明各黑奴解放斗爭,等等,加之西班牙、葡萄牙等老牌宗主國國力逐漸衰弱,內部不斷爆發民主革命,無暇顧及海外殖民地,拉丁美洲民族獨立運動迎來爆發。

從1810年到1826年,整個美洲的民族獨立和自由解放運動在圣馬丁、玻利瓦爾等杰出人物的臨高下呈現燎原之勢,摧枯拉朽一般地摧毀了西班牙、葡萄牙的殖民統治,并形成了一系列新興國家。

拉丁美洲獨立運動(示意圖)

2、殖民時代的后遺癥,產生了領土爭議的矛盾沖突。

拉丁美洲的新興國家擁有獨立主權,不再受任何一個國家殖民統治,但西班牙的殖民統治雖然結束了,殖民時代的影響卻遠未終結,留下了一系列懸而未決的歷史問題,突出表現在領土問題上。

西班牙雖然在美洲劃分了總督區和督軍區,但這些區域的界線并不是完全明晰,幾乎每個轄區之間都存在一些模糊的地界。一開始,這些地方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地界不清也是內部問題,大家也不是那么在乎。但民族解放運動結束后,拉丁美洲建立了一系列新興國家,這些國家擁有獨立主權,必定要求獨立領土,以往存在的地界模糊問題從內部問題變成了國際問題,甚至是領土爭端。

在拉丁美洲一系列新興國家中,秘魯、玻利維亞、智利從北向南,一字排開,玻利維亞居中,國土比較方圓,秘魯在玻利維亞之北,智利在玻利維亞之南,國土都比較狹長,但秘魯和智利并不隔絕,兩國和玻利維亞在阿塔卡馬沙漠一帶交界。在殖民統治時期,阿塔卡馬沙漠荒無人煙,完全不受重視,西班牙統治者也始終沒有明確這片廣袤的沙漠到底歸屬那個總督區或督軍區管轄,但拉丁美洲獨立運動后,阿塔卡馬沙漠的歸屬就成了獨立國家之間的國際領土問題,特別是伴隨鳥糞和硝石時代的到來,無論從領土角度,還是經濟和戰略角度,阿塔卡馬沙漠都成為三國“必爭之地”。

這些殖民時代的后遺癥,沒辦法通過談判解決,一紙契約也抵不過利益的誘惑,于是只好訴諸武力,槍桿子里出政權,誰的拳頭硬,地盤就是誰的,鳥糞和硝石自然也都是囊中之物。

阿塔卡馬沙漠的地理位置

3、英國的推波助瀾,讓外交爭議升級為戰爭。

在殖民時代,整個拉丁美洲都是西班牙、葡萄牙的地盤,英國雖然覬覦,卻沒有動手硬搶。當拉丁美洲就紛紛獨立后,英國開始向拉丁美洲滲透勢力。不過,由于拉丁美洲成立的都是獨立政權,英國人不能像西班牙殖民者對付印第安人那樣大肆屠殺,他們采取了一種新型殖民主義政策——經濟滲透,比如與智利聯合成立安托法加斯塔硝石和鐵路公司,控制硝石資源和鐵路建設,

當安托法加斯塔硝石和鐵路公司資產被玻利維亞政府強制拍賣后,最坐不住的其實是英國人,他們慫恿智利政府采取武力方式解決爭端,并向智利政府出售武器,智利政府一看自己的利益遭受侵害,又有英國人在背后撐腰,就毫不客氣地對秘魯、玻利維亞這些昔日的難兄難弟動了手。實際上,智利在一定程度上充當了英國人的槍桿子,英國則借機擴大了對拉丁美洲的控制。如果不是英國的背后慫恿和推波助瀾,智利和玻利維亞、秘魯或許還可以通過談判解決這一外交爭端。

英國勢力在拉丁美洲的擴張,引發了美國的不安,美國采取“扶秘抑智”政策,與秘魯站到同一陣線,反對智利割占秘魯土地,甚至不惜使用武力進行威脅,但當時美國實力還不足以與英國抗衡,影響力畢竟有限,因此美國試圖調停“三國演義”的努力最終以失敗收場。

結語

馬克思說過“一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10%的利潤,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有100%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無論早期的西班牙,還是新型的英國等殖民國家,對利潤的追逐都是殖民主義的根本動力,而他們的殖民政策對拉丁美洲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即便拉丁美洲獨立后,仍然無法擺脫殖民主義后遺癥,甚至直到如今影響仍存。

參考資料:《硝石戰爭探析》《南美太平洋戰爭對參戰國的影響》等。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