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燈要硬闖 / 社會 / 抱歉,今天我要贊美一下冰露

0 0

   

抱歉,今天我要贊美一下冰露

2020-03-30  紅燈要硬闖

      作為當前市面上最廉價的瓶裝水,冰露似乎給消費者帶來了持續已久的巨大恐慌。

      在知乎上,“長期喝冰露的人最后怎么樣了?”的問題已經引來了3400多條回答和4000萬次瀏覽——肥宅們甚至都沒這么擔心喝可樂的后果。

      這個問題頻頻出現在我的推薦首頁,導致我不得不點開它,瞧瞧冰露都在買它的人身上造了什么孽:

      “長期喝冰露使人驕奢長胖,因為你省下的錢都會買肉吃。”

      “我們村有個九十多歲的大爺,喝了三十多年冰露,前些天突然就走了,聽說走之前就喝的冰露!你不知道,可把村民嚇壞了。”

      “00后小孩長期喝冰露,導致沒有一個活過21歲。”

      你仿佛看到冰露的水柱澆在當代互聯網的土壤上,又開出了一朵百度弱智吧的鮮花。

      知乎還有許多關于礦泉水測評的回答,答主都是真的有在喝水:怡寶口感溫和,百歲山爽口;號稱有點甜的農夫山泉總是泛著苦味;品水老饕說,真正回甘的是VOSS和阿爾卑斯。

      但一聊到冰露,話題就會朝著你無法預判的方向發展過去。倘若村上春樹生在中國,都要誠心誠意地發問:當我們談論冰露時,我們在談論些什么?

      冰露的水質究竟如何,回答問題的人到底喝過幾瓶冰露,已經成了一樁徹頭徹尾的懸案。

      但總有人用他們的真誠證明了自己是真正的冰露粉絲。

      “不是我選擇了冰露,而是冰露選擇了我”這句話,只有兜里只剩下一個鋼镚的人才能說出來。當你撫摸著擰冰露瓶蓋而擰出的一手老繭時,你是在撫摸生活本身。

      無論人們再瞧不上它,冰露一年幾十億瓶的銷售量都不是蓋的。盡管買水的人中一半是為了解渴,另一半是為了打空氣炮。

      學生時代的男孩會拿著冰露的軟質瓶身褻玩,進行一次酣暢淋漓的發射,精準地在課堂上打到老師的腦門。而稍微領略了點成人世界的紙醉金迷后,冰露往往會被開除出飲用水籍。

      圖片來源:虎撲

      “我心目中理想的烏托邦,沒有人會為買不起愛馬仕而焦慮,也不會有人因為喝冰露而感到丟人。”

      冰露死忠粉爽仔曾經信誓旦旦說了這種話,但當他的公司年會提供的酒水只有冰露時,他果斷辭職了。

      面對來自其他飲用水消費者至少值一塊錢的歧視,喝冰露的人唯一能做的,便是用自己無止境的創造力來彌補差價。

      “你們喝巴黎水的不是整天牛逼哄哄嗎?給我做個打蛋器試試。”

      圖片來源:微博@我我我姓Mai

      也只有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過的人,才知道像冰露瓶子一樣的能屈能伸有多重要。為了撐起薄如蟬翼的瓶壁而滴入水中的一滴液氮是骨氣,而方便被人踩扁回收是無上的美德。

      “它還每時每刻都在提醒我,要珍惜像流水般逝去的光陰。”

      有人喝威士忌要加南極冰,就有人要用太陽出來之前的露水泡功夫茶,而冰露把這兩者都占了,依然沒有忘記它作為H2O的本分。

      水就是水而已,富氧水弱堿水等離子水都是過眼煙云,時代的大風永遠把追逐者刮得飄搖不定,站在塔底才是真正站得安穩。

      評判一個國家的發達程度,要看那里的窮人過得怎么樣,就像在九龍寨城拆除之前,維多利亞港永遠不可能是香港的名片——冰露在飲用水界的地位也像個低保戶:能喝,但水能喝就夠了。

      當年可口可樂為了制衡非常可樂,而用冰露“圍魏救趙”進攻娃哈哈純凈水時,恐怕并沒有想到帶著一股口口相傳的塑料味兒的冰露會像病毒一般,入侵到每一個急需用水的場合。

      每次當你覺得冰露只是“還行”的時候,要意識到:水本身就是中庸的。

      在高端水越來越受歡迎的今天,冰露的存在像是個消解一切的恐怖分子。

      有人親嘴前用巴黎水漱口締造“奢侈之吻”,有人買來幾百美金一瓶的Fillico Water當擺設。前些年有本爆火的胡逼書叫《水知道答案》,但我覺得覆蓋地球80%面積的水根本不知道人類在拿它搞些什么幺蛾子。

      面對無法無天的飲用水文化,最好的回擊便是進行一次煞有介事的冰露盲測。

      圖片來源:Youtube@Hajime

      便宜是冰露的原罪,也是冰露深入人心的法門。當各大輕奢飲用水以賣瓶子為己任時,人們已經以幾十分之一的價格購買了一場互聯網集體狂歡的門票。

      “什么時候當冰露不再賣一塊錢了,我的青春就真正結束了。”

      有人斷言,冰露的售價每提升一毛錢,冰露粉絲們玩梗的熱情就會減少十分之一,直到它自己也變成兩塊錢的妖艷貨。

      人們會用“石油跌到冰露的價格了”來描述經濟震蕩,未來的若干年不知道會不會以冰露的價格來計算通貨膨脹——冰露像一顆永恒的鉚釘,立在貨柜的價簽中央,也立在各大酒店的寫字桌上。

      “用冰露當普通的客房標配并不代表酒店檔次不夠,而是代表著標準化的要求。要知道,美國和坦桑尼亞的希爾頓酒店不是都能配備奢侈飲用水的。”

      一瓶自身定位下沉到人們瞧不起的水也能登上大雅之堂,誰也說不清這是消費主義的勝利還是迷思。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認,冰露早已經成為了你我生活的一部分,即使你逃到四線城市也逃不出它的手掌心。

      但我仍然甘愿被它綁架,并給予它我真誠的贊美:在瀏覽了那個問題下的幾百個回答后,可能穿假vans的人依然交不到背真LV的朋友,但喝冰露的人從此會敢去敬喝茅臺的人一杯酒。

      畢竟,有些水喝點就飽,而有些水越喝越渴。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