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殘荷 / 情感散文 / 散文:吃春

0 0

   

散文:吃春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3-31  昨日殘荷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又是一年春花香,也許大魚大肉吃膩了,我又想念那些野菜的草香味了。“民以食為天”,自古以來,國人對吃就情有獨鐘、刻骨銘心,甚至連見面打招呼都是:“您吃了嗎?”尤其是在春季災荒年月青黃不接的時候,吃春,春卷、春餅、春盤、春盒、春蔬……最讓人驚嘆的是吃春花。小時候的記憶里,“三月不知肉味”是常有的事,人如果在春天吃上些花花草草,野菜野果,也會喜悅、明亮。

蘇軾有詩云:“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古人在立春時吃一桌花花草草制成的菜肴,叫作“試春盤”。用芹菜、韭菜、蓬蓬苗等組成盤菜,含有勤勞、長久、蓬勃的意思。如果說雞鴨魚肉所帶來的是一種具有沖擊力的富足感,那么新鮮的花草野菜給予人們的則是細水長流的生命滋養。文人試春盤吃得雅。唐時沈佺期在《歲夜安樂公主滿月侍宴》一詩云:“歲炬常然桂,春盤預折梅。” 寒梅報春,一枝梅花摘走了一個季節,立春時的梅花活躍在枝頭,一朵朵高雅而純粹。文人雅士將新鮮的梅花曬干放置酒壺,花香與酒香的碰撞,味道極美。“梅妻鶴子”的林逋后裔南宋人林洪的《山家清供》里,更是將梅花的落英在鍋中煎熟,取春雪一鍋,與白粥共煮,粥香與花香共語,讓人自醉不已。這林洪算得吃貨一枚,吃到春天的骨子里去了。

  

春天的家鄉是一個處處有景、步步是花的地方。鄉野田間,到處生長著各種野菜。薺菜是魯南人春季的節令菜。走在鄉野間,時不時見幾個婦女、孩童拿著挑鏟,挎著筐籃,蹲在地上挖薺菜。薺菜有大小多種,家鄉所生者葉子肥碩,根系粗壯,猶如山東人的性格,粗狂豪爽。它們一叢叢、一簇簇深植根大地,只能用挑鏟將它們連根挑起,抖去泥土,放入籃子里。薺菜做法很多,可炒食,可涼拌,可入餡,做水餃、餛飩,口感甚佳。在我的少年時光里,吃一回薺菜水餃,就像留住了一種春的味道。

  

香椿芽是我的最愛。當春暖花開,細雨如絲的時候,香椿芽鉆出一簇簇嫩芽,紅紅的,嫩嫩的,那么鮮亮可愛。在我國古代,香椿是長壽的象征,又有許多藥用價值,許多文人墨客留下了關于香椿的詩句。如元好問的《溪童》:“溪童相對采椿芽,指似陽坡說種瓜。想是近山營馬少,青林深處有人家。”元好問在詩中描繪了春天時,兒童們在山中溪水邊采香椿芽的情景。 康有為在《詠香椿》一詩中寫道:“山珍梗肥身無花,葉嬌枝嫩多杈芽。長春不老漢王愿,食之竟月香齒頰。”連康有為也沉醉于香椿的芳香。

  

谷雨前后是吃香椿的最佳季節,香椿芽的吃法很多,可涼拌,香椿豆腐,香椿拌花生,香椿黃豆等;可咸揉香椿,腌制成香椿咸菜,作為喝面條的作料;可油炸,炸香椿魚兒,香椿春卷,干炸香椿肉丸等;可煎炒,香椿炒蝦仁,香椿芽煎蛋等等。有打油詩云:“春季養生有門道,多吃時令春之芽,香椿、豆芽和蒜苗;菠菜解毒防春燥,沸水燙軟撈出炒;溫補脾胃有糯米,做成糕點味美妙。”吃春竟與養生結合在一起,令人不禁拍案叫絕。

工作以后,讀文史書,知道很多花花果果枝枝蔓蔓皆可入菜,有人還把花吃出了自己的風格:楊萬里拿梅花蘸著土糖吃;袁枚常做藤花餅、玉蘭花餅;梁實秋愛吃玫瑰花餅……“含英咀華”,這些人怕是要把春天化在舌尖上、咀嚼在嘴里、研磨在唇齒間、快活在心里頭了。

這些年,東奔西走,忙于生計,離開了土地,不知不覺間已至“知天命”之年,不禁生發出“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的慨嘆。食堂里涼拌香椿菜是有的,但是,那種香氣撲鼻,再入口慢嚼的光景,終究是消失了。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