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拾易 / 待分類 / 春日行

0 0

   

春日行

原創
2020-03-31  堯拾易

春日行

聽說婺源的油菜花很出名,我們決定驅車百公里,一睹美景。

云淡天青的日子,沿途一路風景。

       車窗外忽明忽暗的光景,在通過最后一個隧道之后,忽然變得明亮了起來,伴隨著青瓦白墻的徽式建筑映入眼簾,我才意識到,車已經快要到婺源了。

       婺源縣,是古徽州六縣之一。他傳統的文化傳承于安徽省,當然他的建筑風格也是安徽的徽派建筑。在從沒見過一幢幢青白墻的意識中,我不認為這個顏色的墻會給我帶來美好的審美效果。

       江南居民青磚、粉墻、黛瓦、總是會形成質樸淡雅的風格,外墻使用磚砌,屋頂、屋檐、空斗墻、觀音兜山脊或馬頭墻,形成高低錯落的形體節奏和粉墻黛瓦,庭院深邃,令人神往。

       多生活在北方的我,難見到白色的房子。這大概是,在冬日之時北方多雪,而南方多林。若北方是白色墻面,那冬天的景象就會是白茫茫的一片,和白雪融合在一起,難以分辨。這樣的冬天就會失去了色彩。而南方恰恰相反,冬天的南方是不會有白色的雪出現,而是綠色常在,白色的墻就會和青色的瓦凸顯出南方的綠。一年四季都是常綠的,只不過綠的不同而已,春日青蔥的綠,夏日陰郁的綠,秋日清涼的綠,冬日頹敗的綠。南方的綠總是讓人看不厭的。尤其在初春的日子,看著剛剛泛綠的葉子,配著青白的房屋,小鎮,顯得清晰,恬靜。

       這也是北方少有的小鎮風情,一幢幢青白小樓靜靜挨著,像是被畫家的手描繪出的美好桃園。值得一提的是,除卻小樓,還有一層的小屋,不似小樓般緊緊密密的靠在一起,而是孤孤單單的坐落在旁邊的遠山之下,小屋周圍圍起來的依然是青白的圍墻,如果是建設在園林中的圍墻,那修建的門一定就是圓拱門。一直對園林有獨特愛好的我,當然也喜歡圓拱門,它也叫月亮門,很好聽的名字。月亮門總能帶給我一種靜謐的感覺,也會帶給我一種想要進入探尋的氣息和感覺。這去那上種種使我留戀的只剩于一小和青瓦白墻,銀杏初宋,紅泥火爐,青梅煮酒。賞只利笑湖飄雪,聽笑往寺鐘鳴。

       雖婺源在江西境內,卻能見到徽派建筑,的確是是一種幸運。徽派建筑總帶著一絲南方溫柔的氣息,我很十分喜歡。青瓦白墻,粉墻黛瓦,伴有炊煙裊裊,依依小橋流水,隱隱山邊人家,這種景象估計就是美好的中國江南水鄉。

       彎彎曲曲的盤山路過后,到了漫山遍野黃色的亮閃閃的金錠子的山腰,推開車門下車之后,吸入清涼的空氣,山中的溫度似乎比正常地面的溫度低不少。難怪在這個時候的油菜花竟然沒有榭,溫度越低,越容易花期延長。

       花田錯錯落落,原是漫山遍野的梯田,高高低低的很有規律,一個一個方格將花海分隔開來。高處有花田錯落,低處有花海鋪地。高處的花田一層一層的,襯著遠山眉眼,白云繞峰。地處的花海一片一片,總有水渠繞田,憑欄倚村。水渠很窄,在花田中彎彎折折,水很清,可以見底,周圍圍繞著的是大大小小的石頭。腦海中突然想到了王羲之蘭亭集序中描述的,“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我一直都很像體會古代文人雅客的那種美好的坐談山水之間,仰觀天,俯瞰地,列坐曲水旁,流觴曲水,暢飲天地情。山是綠的,草是綠的,樹是綠的,水也是綠的,天是藍的,花是黃的,人是甜的。

       游玩盡興之后,我們驅車返回,此時天已經快要黑下來了。還沒下山,只見旁邊隔著小河的村莊有一個竹橋,竹橋沒有扶手,但是卻又平整寬廣,滿懷好奇心的我,緩緩邁了上去,走在橋上,橋很穩,沒有一絲抖動,走到橋中心,感覺很空曠,無所阻礙,風愈大,水愈急。悄悄蹲下來,看著水很深,感覺再看一眼都會深陷其中。橋旁邊的鎮子中的婦女們,端著衣服,挽起褲腳,在河旁邊的石階上搗衣,一棒,再一棒。鎮子悄然無聲靜靜的立在河邊。石階走上去是窄窄的街巷,和鼓浪嶼的街巷寬度差不多,巷子里的民居有小小的庭院,高高的石墻,和帶著尖尖角的房子。一切都像是畫中圖景,美好,安詳。

       青瓦白墻,流還月通波的黎南小巷透地發和氤氳的婉約美。我悄悄的離去,不愿打擾這一片靜謐。

2020.3.22日游2020.3.30記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