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章無計 / 待分類 / 上官儀:幫唐高宗對付武則天,誰知唐高宗...

0 0

   

上官儀:幫唐高宗對付武則天,誰知唐高宗竟出賣了他,結局如何?

原創
2020-03-31  作家章無計
     
    上官,這個姓氏一聽就牛氣哄哄的,就像小說里的絕世高手西門吹雪、東方不敗,神秘、孤高,令人憧憬。
     
    這次要介紹的人就是位牛氣哄哄的人物——上官儀。
     
    他的牛氣體現在官場得意上,放首詩先鎮鎮場子:
     
    《入朝洛堤步月》
     
    脈脈廣川流,驅馬歷長洲。
     
    鵲飛山月曙,蟬噪野風秋。  
     
    洛水一如既往地緩緩流向遠方,我得意洋洋地沿著洛水堤岸騎馬而行,我倒映在河水中的身姿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豐神俊秀。瞧吧,那些人看著我的眼光除了羨慕嫉妒還能是什么?
     
    可能是感受到我喜悅的心情吧,喜鵲不時在我身旁飛過。天微微亮,有點小困,但是聽了樹上的蟬鳴,我分外清醒。
     
    這首詩布局從容工巧、景色多變,可見作者作詩的功力十分深厚。
     

     
    01
     
    為什么選這首詩鎮場?
     
    顯擺唄!
     
    上官儀寫的是唐朝東都洛陽皇城外洛水河畔的景色,作為宰相的他馬上就要上朝商議軍國大事了!
     
    李白、杜甫又怎么樣,兩個芝麻小官和我有的比嗎?
     
    和他一同上朝的官員聞詩紛紛拍馬、奉承:真好聽啊(音韻清亮)、怎么好像看到了神仙一樣(望之猶神仙焉)?
     
    上官儀是挺帥的,要不然也當不了官;但是絕對不可能帥得跟神仙一樣,因為史籍沒記載長啥樣。
     
    各位可能要有疑問了,史籍都沒記載,那你說他帥豈不是瞎蒙嗎?
     
    這其實是兩個問題,待筆者一一解答。
     
    第一個問題:上官儀到底帥不帥?
     
    唐朝為官就像現在考研,筆試(科舉)過后還有面試,面試有四個標準:身、言、書、判。(《新唐書·選舉志》凡擇人之法有四:一曰身,體貌豐偉;二曰言,言辭辨證;三曰書,楷法遒美;四曰判,文理優長。得者為留,不得者為放。
     
    身,體貌豐偉:長得帥、身材魁梧。把長相放在第一位,重要吧!
     
    言,言辭辯證:口齒伶俐、思路清晰。
     
    書,楷法遒美:字寫得好看。
     
    判,文理優長:論事有理、判詞精美。
     
    貞觀初年(626年),上官儀進士及第,授弘文館直學士。
     
    上官儀不僅過了筆試,還輕松過了面試,長得帥肯定是必然的,要是歪瓜裂棗、賊眉鼠眼的,肯定拜拜了呀。
     
    第二個問題:史籍沒記載長相,就不可能帥出新天地嗎?
     
    確實是這樣。
     
    潘安夠帥吧,古籍中也不過聊聊幾筆:《世說新語·容止第十四篇·七則》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
     
    小鮮肉潘安長得非常好看,大姑娘小媳婦見到了都想“揩油”。
     
    蘭陵王夠帥吧,古籍記載就更少了:《北齊書》長恭貌柔心壯,音容兼美。
     
    蘭陵王貌美如花,聲音也很好聽,像小姐姐一樣。
     
    這兩位在古代四大美男子(潘安、宋玉、蘭陵王、衛玠)中占了兩席,史籍對他們長相的記載也僅僅是提一提而已。
     
    像上官儀這種連長相提都沒提的肯定是在帥哥中屬于一般的貨色,史官懶得寫了。
     
    談完了長相談出身。
     
    上官這么牛叉的姓氏怎么都應該不是世家就是望族吧?
     
    沒錯,上官家族一直都是官宦之家,如果上官儀要寫履歷的話應該是這樣的:
     
    曾祖上官弘,北周定襄太守;祖上官賢,北周豳州刺史;父上官弘,江都宮副監;上官儀,貞觀初年進士科一甲第三名。
     
    瞧瞧,我家祖上都是做官的,那我還能差了?
     
    這份履歷那可是梆硬梆硬。
     
    中華上下五千年,復姓上官而最為人熟知、軼事流傳最廣的恐怕非上官婉兒莫屬了。
     
    “上官婉兒和她的男朋友們”要是寫成一本書都能趕上《金瓶梅》了。
     
    作為祖父的上官儀,長相上佳、出身貴胄,又處在開放性極強的唐朝,豈能沒有點風流韻事?
     
    遺憾的是,筆者翻遍二十四史、讀罷新舊唐書,上窮碧落下黃泉愣是沒有找到一星半點。
     
    老婆肯定是有的,可惜史籍沒有記載,姓甚名誰也不知道。
     
    估計史官不太喜歡上官儀,懶得在他身上多費筆墨,筆者暗自揣測很有可能是因為下文的一大原因。
     

     
    02
     
    上官儀出身官宦,其實他壓根不用科舉,可以門蔭入仕。
     
    門蔭:長輩在朝為官有功,給予小輩入朝做官的待遇。
     
    以上官儀家族在隋朝的功勛,門蔭那不跟玩一樣?
     
    可惜的是他老爹上官弘被隋煬帝楊廣給坑了。
     
    上官弘,隋煬帝即位,拜江都宮副監。
     
    中國古代,秦皇掃六合、漢武逐匈奴,兩者都離不開強盛的國力。但是,秦漢雖強,比起隋朝還要稍遜風騷。
     
    上官弘就相當于世界上最強大國家首腦的私人管家,牛不?
     
    可惜隋煬帝三征高麗把自己玩殘了,不僅沒有征服人家,自家后院紛紛起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楊廣沒心思平亂,也懶得管,跑江都行宮喝酒、玩樂、睡女人去了。
     
    上官弘心里苦啊:這都啥時候了,咋跑這來了,刀架脖子上了心里沒點數嗎?你要死也別連累我啊!
     
    叛軍還沒殺來,楊廣就被自己人結果了,史稱“江都之變”。
     
    作為江都宮副監,上官弘想跑也跑不了,英勇就義。
     
    還好上官儀年紀小,躲起來沒被發現,逃過一劫。
     
    之后冒充和尚,瘋狂地做著一件事情。
     
    看書,看書,看書!
     
    這和筆者的生活狀態一樣,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看書的路上。
     
    可謂四書五經倒背如流,經史子集熟能生巧。
     
    看官如果你要問為什么,那就有點廢話了。
     
    關于問什么要看書這個問題,古人早就幫你想好了: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千鐘粟嘛。
     
    最關鍵的當然是能做官,能做大官了。
     
    門蔭肯定是沒戲了,不讀書咋當官?
     
    上官儀不愧是官宦之后,深知做大官的唯一訣竅:迎合上意。
     
    通俗點來講,溜須拍馬。
     
    但凡駿馬,馬臀必壯碩,夸人家的馬好,一定要附帶拍馬屁股這個動作,此為“拍馬屁”。
     
    北宋同平章事(宰相)寇準和參知政事(副宰相)丁謂一起用餐的時候,寇準不小心弄臟了自己的胡須,丁謂馬上從椅子上彈起來幫寇準清理干凈并且梳理好胡須,此為“溜須”。
     
    上官儀深諳此道,從他的詩就可以看出來:
     
    奉和秋日即目應制
     
    上苑通平樂,神池邇建章。樓臺相掩映,城闕互相望。
     
    緹油泛行幔,簫吹轉浮梁。晚云含朔氣,斜照蕩秋光。
     
    落葉飄蟬影,平流寫雁行。槿散凌風縟,荷銷裛露香。
     
    仙歌臨枍詣,玄豫歷長楊。歸路乘明月,千門開未央。
     
    樂聲一直在上苑回響不停,宮殿旁就有清澈的池塘。亭臺樓閣,相互掩映,城郭高大連綿,站在頂上可以仰望整個長安的美景。
     
    皇上坐在馬車上一路緩行,觀賞美景,美妙的簫聲繞梁不絕。臨近傍晚,有點小冷,夕陽西垂,撒下秋日的余暉。
     
    楓葉隨風而落,水面上蟬的倒影隨風而動,大雁一排向南而飛。槿木的樹枝紛紛亂舞,荷花凋零,只留一縷暗香。
     
    飄渺的歌聲在宮殿中回蕩,回來的時候已經月上柳梢頭了,沒關系,照樣開宮門,直達未央宮。
     
    標準的宮廷文學應制詠物詩,景物描繪細膩、精巧、“綺錯婉媚”,雖然缺乏慷慨激揚的情感和磅礴的氣勢,但是用來拍拍皇帝的馬屁綽綽有余了。
     
    把皇帝的馬屁拍好了,上官儀能不升官嗎?
     
    太宗時,初授弘文館直學士(從八品),累遷秘書郎(正八品),改授起居郎(從六品上)。(《舊唐書·上官儀傳》太宗聞其名,召授弘文館直學士。累遷秘書郎。轉起居郎,加級賜帛。
     
    高宗繼位,升秘書少監(從四品上),任太子中舍人,任西臺侍郎同東西臺三品,加銀青光祿大夫。(《舊唐書·上官儀傳》高宗嗣位,遷秘書少監。龍朔二年,加銀青光祿大夫、西臺侍郎、同東西臺三品。
     
    這個西臺侍郎同東西臺三品就是宰相,歷朝歷代對于宰相的稱呼都有所不同。
     
    宰相起源于春秋齊國,第一位宰相是管仲管大爺。
     
    秦朝時設正式官名:丞相。呂不韋、李斯都擔任過該職。
     
    漢朝尊宰相為相國,蕭規曹隨聽過吧?蕭何、曹參都是相國。后來出現三公制:司徒、司空、司馬,這時候宰相人數變多,權力也沒之前那么大了。
     
    晉朝設立尚書省、門下省,加上之前的中書省,再加三公,宰相人數再次變多,權力進一步分化,多相制度正式開始。
     
    隋朝定三省制,尚書省尚書令、門下省納言、內史省內史令都是宰相。
     
    唐朝的宰相除了三省的長官,還有一些加銜官,如加“同中書門下三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同東西臺三品”等等等等都是宰相,反正可多可少,看皇帝心情。
     
    宋朝的宰相稱為同平章事,最出名的要屬王安石,這哥們兩次罷相,日常和司馬光、蘇軾互相傷害。
     
    明初廢宰相,起宰相作用的是內閣首輔。
     
    清朝名義上的最高行政長官是各殿“大學士”,和珅就是文華殿大學士。
     
    上官儀可以說是官運亨通,位極人臣簡直輕輕松松,這一下足以光宗耀祖、光耀門楣了。
     
    可是仔細看一下上官儀的經歷,不難發現這哥們壓根沒什么政績。
     
    他說白了就是一宮廷文人,主要負責寫寫詔書、寫應制詩吹牛拍馬(《舊唐書·上官儀傳》時太宗雅好屬文,每遣儀視草,又多令繼和,凡有宴集,儀嘗預焉)。
     
    能體面地拿出手的也就是參與修《晉書》,修書在古代絕對是大功勞、大工程,可惜只是參與,主持修書的是房玄齡,你能跟他搶功勞嗎?
     
    同樣是宰相,魏徵直諫、杜如晦果斷、姚崇謀略,人家的政績寫在紙上就像雪花一樣,堆起來能把上官儀給埋了。
     
    別人一看應制也能當宰相,紛紛效仿,倒是形成了一種新的詩體——上官體。
     
    寫到這里,上官儀在史籍中記載不多的原因已經很清楚了:沒有政績啊!
     
    也不能怪史官,實在是沒什么好寫的。
     
    非要寫的話也只能是這樣了:太宗出游,賦詩一首,覽之甚悅,賞;太宗晏飲,賦詩一首,覽之甚悅,賞;太宗秋狩,賦詩一首,覽之甚悅,賞。
     
    這是不可以的喲。
     
    上官儀升遷的唯一途徑就是迎合上意,這也是他日后被腹黑皇帝坑了的原因,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03
     
    上官儀飛黃騰達,許多高官貴胄都與他加了好友,時不時互動一下。
     
    他也不忘了自己的老本行,可是當朝宰相能給人溜須拍馬嗎?
     
    不行,絕對不行。
     
    不過應和一下或者給人寫寫挽詩還是可以的了,只是應和,沒有別的意思哈。
     
    和太尉戲贈高陽公
     
    熏爐御史出神仙,云鞍羽蓋下芝田。紅塵正起浮橋路,青樓遙敞御溝前。
     
    傾城比態芳菲節,絕世相嬌是六年。慣是洛濱要解佩,本是河間好數錢。
     
    翠釵照耀銜云發,玉步逶迤動羅襪。石榴絞帶輕花轉,桃枝綠扇微風發。
     
    無情拂袂欲留賓,詎恨深潭不可越。天津一別九秋長,豈若隨聞三日香。
     
    南國自然勝掌上,東家復是憶王昌。
     
    高陽公你乘著香車寶馬而來,下車之時,我遠遠望去,就像神仙一樣。這萬丈紅塵,有興趣逛逛嗎?看,那精致的小樓正對你敞開門戶呢,要不要去嗨皮一下?
     
    那里的美人婀娜多姿、傾城絕世,即便萬花叢中過的男人也難免流連,不過她們都是些青樓女子,你可莫要真的動情啊!
     
    玉釵青翠欲滴,戴在頭上分外好看,看見她們的小腳丫了嗎?真讓人心癢難耐。那妖嬈的舞姿、那翻飛的裙裾,桃扇半遮面,風情萬種。
     
    她們即便不喜歡你也會留你住下,你只要有錢,難道還有什么是她們做不到的嗎?離別恍若隔世,難道不應該好好珍惜在一起游玩的日子?
     
    放心好了,這邊的妹子還要勝過那妖后趙飛燕,就算你沒有王昌長得好看,她們還是不會拒絕你。
     
    寫的是啥一眼就看出來了,不就是會所里的小姐姐嗎?
     
    低俗。
     
    內容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題目。
     
    又是太尉又是公爵的。
     
    瞧瞧!這就是人脈,這就是我上官儀的人脈。
     
    上官儀不光應制詩、應和詩得心應手,挽詩也是一絕。
     
    謝都督挽歌
     
    漠漠佳城幽,蒼蒼松槚暮。魯幕飄欲卷,宛駟悲還顧。
     
    楚挽繞廬山,胡笳臨武庫。悵然郊原靜,煙生歸鳥度。
     
    城池幽靜,蒼松垂暮。江帆低垂,駿馬悲鳴。
     
    廬山上全是前來吊念的人,哀音長鳴,回響不絕。荒原寂靜無聲,我心中十分難受,遠處炊煙升起,飛鳥正往家里飛去。
     
    江王太妃、北平公、高密長公主等等上官儀一個也沒放過,不是,是一一作了挽詩,以表對逝者的尊重。
     
    能給這些人作挽詩的,能是無名之輩嗎?
     
    名聲打出去了,日后有人請我作挽詩、寫個字啥的,不得給個潤筆費?
     
    潤筆,本來是拿毛筆泡水的意思,如今的引申義最早出自隋朝。
     
    隋朝開國元勛鄭譯正要起草詔書,宰相高颎開了個玩笑:“你這筆干了,咋寫嗎?”
     
    鄭譯白了他一眼:“沒有錢拿什么潤筆,你給?”(《隋書.鄭譯傳》譯答曰:“不得一錢,何以潤筆?”
     
    之后潤筆的意思就很接地氣了:給錢。
     
    韓愈寫墓志銘的潤筆費可以用“一字之價,輦金如山”來形容。
     
    一個字值堆成小山的黃金。
     
    看官肯定是不相信的:這不扯犢子嗎?
     
    皇甫湜是韓愈弟子,他的潤筆費“一字三縑”。
     
    一縑就是一匹絹,一個字就值三匹上好的絹帛。
     
    弟子的字都是天價,師傅的潤筆可想而知。
     
    上官儀風光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唐高宗召喚他的那一天。
     
    出來吧,上官儀!
     
     
    04
     
    唐高宗,李治。
     
    可能有人不熟悉。
     
    換個稱謂,武則天的第二任老公。
     
    看官一定會恍然大悟:哦,是他!那個窩囊皇帝。
     
    但凡影視劇中涉及到武則天,一定會有這么個橋段:高宗想要廢后,武則天連忙跑過來梨花帶雨地撲倒在李治的懷里。
     
    “奴奴錯了,奴奴再也不敢了。”
     
    然后李治心軟了,原諒了武則天。
     
    可這事和上官儀有什么關系?
     
    立后、廢后都是國家大事,都需要起草詔書。
     
    上官儀的老本行就是寫詔書,現在他又是宰相,唐高宗那天喊他就是為了這事。
     
    唐高宗:“愛卿,我老婆越來越兇了,我很苦惱,想換一個!
     
    意思很清楚了,根本不需要揣摩。
     
    一貫迎合上意的上官儀立即表示:“皇后專橫跋扈,天下百姓都對她很失望,換一個就對了。”(《新唐書·上官儀傳》儀曰:“皇后專恣,海內失望,宜廢之以順人心。”
     
    唐高宗表示同意,上官儀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摩拳擦掌準備大展文筆的時候,武則天來了。
     
    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
     
    事情發展到這里,上官儀寫不了詔書,也不會有什么損失。
     
    可是他被李治賣了啊!
     
    武則天:“為什么要廢了奴奴,奴奴離開你就活不了,知道嗎?”
     
    李治這個時候非常痛快地表示:“都是上官儀教我的。”(《新唐書·上官儀傳》又恐后怨恚,乃曰:“上官儀教我。”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女人報仇,從早到晚。
     
    不急著交代上官儀的下場,且容筆者分析一下這件事情。
     
    唐高宗李治,窩囊、懼內、軟弱的形象,隨著影視劇的傳播已經深入人心。
     
    歷史上的他真是這個狀態嗎?
     
    考較一位皇帝的政績,最直觀的就是文治武功。
     
    唐高宗政績如何?
     
    文治:百姓阜安,有貞觀遺風,史稱“永徽之治”。
     
    武功:滅西突厥、百濟、高句麗,此時唐朝疆域東起朝鮮半島,西臨咸海,北至包貝加爾湖,南達越南橫山,是為唐朝之最。
     
    文治武功俱是上品。
     
    窩囊嗎?
     
    太扯了!
     
    李治第一任皇后王皇后,出身太原王氏,世家大族。
     
    武則天為荊州都督武士彟次女,庶族。
     
    太子李忠,李治長子,過繼給王皇后,獲得以長孫無忌為代表的關隴集團的支持。
     
    李弘,武則天長子,李治第二任太子。
     
    從李治堅持“廢王立武”,再到廢除李忠太子之位,改立李弘,不難看出他的布局。
     
    打壓世家大族,提升庶族士官的地位。
     
    至始至終,武則天都是李治手里的一枚棋子,借以削弱關隴集團、七家五姓等世家大族對皇權的影響。
     
    這也是他老爹李世民一直在做的事情,不然你以為科舉制鬧著玩的嗎?
     
    上官儀位居宰相之后,骨頭很輕,整個人飄飄欲仙,朋友圈里一直炫耀、顯擺,搞得人人不待見他(《舊唐書·上官儀傳》儀頗恃才任勢,故為當代所嫉)
     
    他又給李忠當過咨議,屬于李忠一黨。
     
    人太子都被廢了,不尋思低調點?
     
    你不認為會給李治一種感覺嗎:我活著你都快要上天了,我死了太子還能治得了你嗎?
     
    麟德元年(665年),武則天指使親信許敬宗,誣陷上官儀、王伏勝勾結廢太子李忠,圖謀叛逆。
     
    不久,上官儀與兒子上官庭芝一同被處死,家產抄沒。
     
    列位瞧得出高宗的手段嗎?
     
    借刀殺人、殺雞儆猴。
     
    借武則天的刀殺上官儀,以此警告蠢蠢欲動的世家大族,同時穩固李弘的太子之位。
     
    所有的罵名也有武則天來背,可謂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帝王之術,厲害不?
     
    好在上官儀孫女上官婉兒當時正在襁褓之中,連同其母被送入宮廷,日后造就了一段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傳奇。
     
    上官儀憑借孫女的顯貴而得以平反,追贈中書令、秦州都督、楚國公,并被以禮改葬。
     
    【覺得好看的 可以關注本公眾號:章無計】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