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漁夫紀廣洋 / 散文 / 元曲里的春光美景——元曲與春天的拍拖與...

0 0

   

元曲里的春光美景——元曲與春天的拍拖與融合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4-01  星海漁夫...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紀廣洋

  描寫春光美景是眾多文學體裁的拿手好戲,而便于吟詠、小巧玲瓏的元曲以春光美景做素材的篇目就更多。在璀璨的古典文學大觀園里,有唐詩宋詞元曲之說。而一般所說的元曲,則是文字精煉簡短而又美妙絕倫的小令和散套類的散曲。曲嘛,一般都能用來清唱和吟詠,與我們現代的流行歌曲有著嫡系的血緣關系,這就構成了吟詠春天、歌唱春光的體裁優勢。

  春天,本來就是鶯飛草長、鶯歌燕舞的季節,與元曲便有了愛情一樣的拍拖與融合。

  “春風驕馬五陵兒,暖日西湖三月時,管弦觸水鶯花市。不知音不到此,宜歌宜酒宜詩。山過雨顰眉黛,柳拖煙堆鬢絲,可喜殺睡足的西施。”(馬致遠《水仙子·和盧疏齋西湖》)。西湖之水半湖詩,有關西湖的詩詞歌賦可謂是浩若煙海,寫西湖春景的詩詞更是不勝枚舉。而馬致遠的這首元曲則抒寫出了春天的西湖獨具的情韻和況味。尤其是最后三句,頗顯匠心與情調,西湖的別稱就是西子湖,而西子就是指的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馬致遠的詩心和妙筆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擬人化的筆調因此變得活脫逼真而惟妙惟肖——“山過雨顰眉黛,柳拖煙堆鬢絲”,這哪是寫西湖春天的美景啊,明明就是在寫可感可觸可廝磨的妙縵佳人嘛。而尾句的點題也是別出心裁、意味深長,居然寫到了西施的春眠。

  “自別后遙山隱隱,更那堪遠水粼粼。見楊柳飛綿滾滾,對桃花醉臉醺醺。透內閣香風陣陣,掩重門暮雨紛紛。怕黃昏忽地又黃昏,不銷魂怎地不銷魂。新啼痕壓舊啼痕,斷腸人憶斷腸人。今春香肌瘦幾分?摟帶寬三寸。”(王實甫《十二月過堯民歌·別情》)。王實甫是與關漢卿、馬致遠齊名的元代大家,又是中國戲曲文采派的杰出代表,他是雜劇《西廂記》的作者。他筆下的元曲也充分體現了他文采派的特色——整首曲子除了最后兩句外,全是采用的疊字和疊句寫法,尤其是描寫春之桃花的句子“對桃花醉臉醺醺”,既是疊字,又是擬人筆法,詩情沛蕩,文采斐然。而不帶疊字和疊句的末尾兩句,也是筆力入骨、描摹探微,生動描寫了“今春香肌瘦”致使“摟帶寬”的懷春失戀的別情苦愁。

  “春山暖日和風,闌干樓閣簾櫳,楊柳秋千院中。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白樸《天凈沙·春》)。這首以春暖和風為題的小令,筆墨節儉、干凈利落,寥寥數筆,生動傳神。而動態中的畫面感又是如此地人景一體、歷歷昭昭,令人過目不忘。

  “子規啼,不如歸,道是春歸人未歸。幾日添憔悴,虛飄飄柳絮飛。一春魚雁無消息,則見雙燕斗銜泥。”(關漢卿《大德歌·春》)。這首以春為題材的元曲是偉大的戲曲家關漢卿創作的小令。這曲小令把自然界的春歸與女子心中的盼歸以比興的筆法雜陳來寫,以春天的景象(子規啼,柳絮飛等等)襯托春閨女子切盼離人歸的幽怨心緒和寂苦情懷。看似信手拈來,實則匠心獨運。

  如此看來,聊聊數語的元曲,就像酒曲,在春的意象里蘊釀出醇馥幽郁的韻文佳作。

---------

    “春風驕馬五陵兒,暖日西湖三月時,管弦觸水鶯花市。不知音不到此,宜歌宜酒宜詩。山過雨顰眉黛,柳拖煙堆鬢絲,可喜殺睡足的西施。”(馬致遠《水仙子·和盧疏齋西湖》)。西湖之水半湖詩,有關西湖的詩詞歌賦可謂是浩若煙海,寫西湖春景的詩詞更是不勝枚舉。而馬致遠的這首元曲則抒寫出了春天的西湖獨具的情韻和況味。尤其是最后三句,頗顯匠心與情調,西湖的別稱就是西子湖,而西子就是指的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馬致遠的詩心和妙筆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擬人化的筆調因此變得活脫逼真而惟妙惟肖——“山過雨顰眉黛,柳拖煙堆鬢絲”,這哪是寫西湖春天的美景啊,明明就是在寫可感可觸可廝磨的妙縵佳人嘛。而尾句的點題也是別出心裁、意味深長,居然寫到了西施的春眠。


    “自別后遙山隱隱,更那堪遠水粼粼。見楊柳飛綿滾滾,對桃花醉臉醺醺。透內閣香風陣陣,掩重門暮雨紛紛。怕黃昏忽地又黃昏,不銷魂怎地不銷魂。新啼痕壓舊啼痕,斷腸人憶斷腸人。今春香肌瘦幾分?摟帶寬三寸。”(王實甫《十二月過堯民歌·別情》)。王實甫是與關漢卿、馬致遠齊名的元代大家,又是中國戲曲文采派的杰出代表,他是雜劇《西廂記》的作者。他筆下的元曲也充分體現了他文采派的特色——整首曲子除了最后兩句外,全是采用的疊字和疊句寫法,尤其是描寫春之桃花的句子“對桃花醉臉醺醺”,既是疊字,又是擬人筆法,詩情沛蕩,文采斐然。而不帶疊字和疊句的末尾兩句,也是筆力入骨、描摹探微,生動描寫了“今春香肌瘦”致使“摟帶寬”的懷春失戀的別情苦愁。


    “春山暖日和風,闌干樓閣簾櫳,楊柳秋千院中。啼鶯舞燕,小橋流水飛紅。”(白樸《天凈沙·春》)。這首以春暖和風為題的小令,筆墨節儉、干凈利落,寥寥數筆,生動傳神。而動態中的畫面感又是如此地人景一體、歷歷昭昭,令人過目不忘。


    “子規啼,不如歸,道是春歸人未歸。幾日添憔悴,虛飄飄柳絮飛。一春魚雁無消息,則見雙燕斗銜泥。”(關漢卿《大德歌·春》)。這首以春為題材的元曲是偉大的戲曲家關漢卿創作的小令。這曲小令把自然界的春歸與女子心中的盼歸以比興的筆法雜陳來寫,以春天的景象(子規啼,柳絮飛等等)襯托春閨女子切盼離人歸的幽怨心緒和寂苦情懷。看似信手拈來,實則匠心獨運。

【特別說明:圖片取自網絡,版權歸原畫家和攝影家所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