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吟樓 / 歷史說 / 瀘定橋到底有多牛?

0 0

   

瀘定橋到底有多牛?

2020-04-01  風吟樓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字數:字數2560,閱讀時間:約6分鐘


    歷史提問

    瀘定橋13根鐵鏈一萬多鐵環,重達40噸,在300年前是如何建造的?

    答:一、“實力圈粉”的中國橋
    16至18世紀,明清時代的中國,一項曾在全世界“圈粉”的獨家技術,正是造橋。
    至少從隋唐年間起,中國的造橋技術,就全面領先西方各國,一直到工業革命前,中國都是世界上最會造橋的國家。許多歷經時間考驗的古橋,今天依然驚艷世人。且不說趙州橋寶帶橋等名橋,那令人嘆為觀止的工藝設計,就比如隋朝年間重新建成的灞橋,1955年挖開其橋基勘察時,其六根石柱下的78根樁木依然完好,每根石柱下的碾盤也同樣牢固,完全可以繼續使用。堪稱超越千年的“硬核技術”。

    (趙州橋)

    而在明清年間,同樣硬核的明清橋梁,也叫那時造訪中國的外國人,一次次連呼大開眼界:明朝萬歷年間造訪泉州的西班牙人瓦洛卡,就對泉州的大橋驚嘆不已。幾年后走過江西贛州浮橋的葡萄牙人佩雷拉,也感慨“全世界的建筑工人,中國應排第一”。西班牙人門多薩的《大中華帝國史》里,也對明朝的大石橋反復表示不解:這么雄偉的大橋,那些巨大的長石板,究竟是怎么架上去的,難道是自己走上去的?

    除了驚嘆外,當然還有積極的學習:日本“三大名橋”之一的錦帶橋和長崎眼鏡橋,都是由明清年間的旅日華人設計建造。從明朝崇禎年間至清朝康熙年間,先后來華的意大利人馬蒂尼以及法國人多明戈,都曾對中國的橋梁建筑大書特書。中國的“洛陽橋”“寶帶橋”“霽虹橋”等橋梁杰作,也在十八世紀時被歐洲建筑師們掰碎了研究,助推了歐洲近代的橋梁技術。
    (寶帶橋)

    甚至,同樣是康熙年間,在看過了中國北方各類名橋后,訪華的沙俄使團還向康熙皇帝提出請求,希望中國能派橋梁技師去俄國傳授造橋技術。這段典故,還被金庸老先生大筆一揮,寫進了韋小寶與蘇菲亞公主的“愛情”里,叫多少武俠迷,都跟著自豪了一把。

    不過,比起這些十八世紀之前,那些實力圈粉的中國古橋來。一座建成于十八世紀初的西南古橋,難度更堪稱升級版:瀘定橋。

    二、空前難度的瀘定橋

    在中國近現代革命戰爭史上,坐落在今天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瀘定縣瀘橋鎮境大渡河畔的瀘定橋,是一座多次見證重大歷史的橋。這里既記錄了石達開的悲愴一戰,更縮影了紅軍勇士們的壯烈奇跡。但放在世界橋梁科技史上,瀘定橋,也是一座開創了奇跡的橋。
    (繪畫《飛奪瀘定橋》)

    有多奇跡?可以先看瀘定橋的地理環境:一條大渡河兩岸,面是海拔三千米高的二郎山,西面是海拔四千五百米的海子山。這樣一處連接川藏地區的要路,卻偏偏被一條大渡河阻斷。

    湍急的大渡河水,每秒流速六米以上,乘船渡河十分困難。當地人通常用牛皮船或竹索渡河,過一次河就等于玩命。那就修橋?在險峻高山之間,把一座橋架在急速的水流上,以往的“浮橋”“石橋”“拱橋”等建筑經驗,統統用不上,能修的,只有索橋。

    于是,康熙四十四年(1705),出于穩定西南邊陲的考慮,清王朝終于下定決心,從是年九月動工,次年四月完工,修成了一座前所未有的大工程:鐵索橋瀘定橋。

    為什么說“前所未有”?一是瀘定橋的規模,整座橋長一百零四米,寬三米,高出水面十四點五米。八道縱向的走道板搭起橋身,六道可通車馬,兩道作為護欄。日常可供商旅往來通行,遇到戰事天災等突發情況,更可供千軍萬馬通行。等于是在險峻山嶺間,架起一條藏區與漢地間的通途。而最為高難度的,還要說瀘定橋的建筑材料:鐵索橋!

    (瀘定橋,下同)

    其實,在古代歷史上,索橋在中國西南大地并不罕見,但要在大渡河上架索橋,卻是極其難:大渡河的寬度高達百米。普通的“竹索”“藤索”根本無力承重。而鐵索橋瀘定橋,卻是用十三根粗大鐵鏈組成,每根鐵鏈長127米,帶著約890個鐵環,十三根鐵鏈帶著一萬一千多個鐵環,總重達21噸,加上其他鐵件,整個瀘定橋“體重”高達40噸。橫亙大渡河上的這條坦途,就是這樣一個“鐵家伙”穩穩撐起。

    而這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技術難題是:在沒有現代技術的清朝康熙年間,這樣一個巨大的“鐵家伙”,是怎么架上去的?

    而在瀘定橋建設伊始,這個難題,也曾造成血的教訓:當時工匠們按照以往修“竹索”的經驗,用小船載著鐵鏈駛向對岸,但每條重達一點五噸的鐵鏈裝船上,再遇上急速的水流,然后就是船翻人亡的悲劇。痛定思痛之后,工匠們發明了“溜索”法,即用細麻繩綁上小鐵錘,用力甩到對岸,然后把粗麻繩系在系麻繩上,再用力拉到對岸,接著用粗麻繩系上青竹索,再用同樣的辦法,讓青竹索橫跨兩岸,固定在兩岸橋頭的木梁上。

    接下來,在整個鐵鏈上,系上上百個竹筒,然后把竹筒一個個套進青竹索,第一個竹筒上系上長繩,長繩一端交給對岸工匠,這樣對面工匠們一起用力拉。一條條一噸半重的鐵鏈,就這樣順利“翻”過大渡河,搭起瀘定橋的橋體。
    比“翻河”更難的,是怎樣固定橋體。高難度的地貌,也“逼”出了瀘定橋獨特的“固索”技術:瀘定橋的兩岸,修有高二十米的橋臺,橋臺里修有深六米的“落井”,每個落井里有八根地龍樁(每根重一千八百斤)。十三根鐵鏈以鉚接的方式,牢牢固定在地龍樁上,埋入地下的部分用灰漿加固。整個的橋體,就這樣被穩妥固定。瀘定橋的東西兩岸,還鑄有鐵犀牛與鐵蜈蚣,以期待鎮住大渡河“水妖”,確保瀘定橋長久平安。

    而且為了保質保量,瀘定橋從每一個鐵環,到兩岸的鐵樁,每一個鐵件,都要刻有制造的年月以及工匠的名字。哪個環節的“鐵貨”斷了,工匠就要被辦罪。更艱難的是,四川本地當時并不產鐵,修橋需要的每一塊鐵,都是千里迢迢,從陜西等地運來。這個工程奇跡,當時真是以傾國之力完成。

    但它的意義,卻早已超越了一座橋。

    三、超越歷史的鐵索橋

    其實,明清年間西南大地的鐵索橋,絕不止瀘定橋一家。在云南保山縣與永平縣之間,有建于明朝成化年間的霽虹橋。這座橋曾被寫入了徐霞客馬蒂尼等中外學者的筆記里,公認現代斜拉索橋的鼻祖,還以“蘭津橋”的名字享譽國際。貴州關嶺與晴隆兩縣的盤江鐵索橋,始建于明朝崇禎四年,橫跨在盤江兩岸的懸崖峭壁間,每當春暖花開時,風光十分秀美,甚至還有“華江鐵索橋”的美譽。

    而在明清年間,這些征服了西南山嶺的鐵索橋,更成了重要的交通動脈。特別是在清王朝多次對西南的平叛戰爭里,包括瀘定橋在內的各座橋梁,就是物資轉運的重要通道。四川省,更是康雍乾年間清王朝西南用兵的后勤基地。也同樣是這些經受了時間考驗的鐵索橋,拉近了西南各地的距離,加強了經濟文化聯系。中國西南版圖的穩定,就有它們沉默的功勞。

    (永平霽虹橋)

    最為重要的是,在那個缺乏現代技術的時代里,勤勞勇敢的前輩們,就以獨特的工藝,造出了這樣奇特的橋。如果要問,何為中華民族的堅韌與智慧,不妨,可以在鐵索橋上走一遭。
    參考資料:羅哲文《中國名橋》、杭磊《中國名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