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愚人節PK元宵節,中西狂歡節對比,春天“...

0 0

   

愚人節PK元宵節,中西狂歡節對比,春天“撒歡”是全球共性嗎?

原創
2020-04-01  浩然文史

1946年的4月1日,《上海時報》刊登了一個獨家新聞,標題就叫《馮玉祥昨飛抵滬》。馮玉祥將軍是著名的抗日英雄,在抗戰結束后,他因為反對國民政府,而被特務機關監視。《上海時報》這個報道一出來,把當時的國民黨特務機關嚇了一跳,因為各路監視人馬都沒有收到馮玉祥到上海的消息。馮玉祥怎么就跑到上海來了呢?后來特務機構多方查證才搞明白,這原來是《上海時報》在愚人節這天開的一個玩笑。

馮玉祥將軍

上面這個故事,或許可以算是愚人節在傳入中國早期,讓人印象深刻的一次“表演”。說起愚人節傳入中國,這個過程其實有兩次,第一次就是上世紀初,第二次是改革開放之后。對這樣一個以說謊捉弄人為主要活動的節日,中國主流的聲音其實都是不認可的。畢竟咱們是禮儀之邦,怎么能過這種“說謊節”呢?

事實上,愚人節本不僅是“說謊節”,這種“離經叛道”的狂歡性質的節日,咱們中國歷史上也不是沒有,比如元宵節,就很有古代狂歡節的色彩。那么,東西方的狂歡節,哪個更“狂”一些呢?為什么不同的民族都在春天“撒歡”呢?我們一起來看一下吧。

縱情狂歡

一、愚人節不只是說謊節

愚人節的起源,目前大概有十來種說法,認可度最高的還是起源于中世紀的法國。不過中世紀法國的愚人節,可不僅僅是說謊話而已,它的玩法比現在的愚人節可野多了。

在中世紀的法國,每逢愚人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教士、主教、國王、貴族都要親自下場,和普通民眾一起參與活動。所以說當時的愚人節首先就是一個打破身份壁壘的節日。

歐洲中世紀的狂歡

在愚人節的活動中,人們會選舉出一位愚人節國王,或者是愚人節教皇、愚人節主教等,總之是一位象征著平日權威的角色。然后人們就開始百般戲弄這個角色。人們扛著選出的這個家伙全城游行,縱情飲酒,載歌載舞。

在這一天整個城市都充滿歡快的笑聲,人們不再顧忌平日里的身份,貴族和平民彼此嬉笑打鬧都沒有問題。在某些地方,大家還會化妝、戴上面具,這想必也是為了進一步抹平身份的差異。總之,中世紀的愚人節,實際上是一種對平日壓力的釋放,也是一種對身份壁壘的反諷。

二、元宵節也不只是吃元宵

在今天,說起元宵節的習俗,可能多數人能想到的就是吃元宵、賞月、看花燈等有數的幾項,但實際上在古代挺長一段時間里,元宵節都承擔著狂歡節的角色。為什么叫狂歡節呢?因為很多在平時要遵守的規矩,在這一天都不用遵守了!

《長安十二時辰》里的元宵節

比如說活動的時間和空間。我們知道中國在唐代及之前的朝代,是普遍地執行宵禁的,過去中國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實也不完全是主動地選擇。但元宵節這天,“金吾不禁”,執金吾是負責維持京都治安的官員,他們很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檢查宵禁,也就是說,元宵節前后,宵禁停止了。

平日的晚上,普通人活動的空間只有自己家,但到了元宵節這天,大家可以上街賞燈、購物、歌舞、吃喝等等,活動的空間也大大地擴展了。比如《東京夢華錄》里就記載宋代開封的元宵節:“游人已集御街兩廊下。騎術異能,歌舞百戲,鱗鱗相切,樂聲嘈雜十余里,擊丸蹴鞠,踏縮上竿。”端的是熱鬧非常。

金吾不禁、熱鬧非常的元宵節

再比如人和人之間的身份壁壘。雖人與人之間因權力和財富的不同,社會地位相差很大。在平日里,很難看到官員、平民、讀書人、勞動者等,這些不同身份的人密集地出現在一個地方,甚至連城市里的主干道,都要專門劃出幾條路,不許普通人涉足。

但在元宵節這天,這種身份性的壁壘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打破了。東風夜放花千樹,寶馬雕車香滿路,一夜魚龍舞之下,自然也不可能再嚴格地區分哪些是有身份的人,哪些是普通百姓。甚至在某些朝代,皇帝為了滿足個人娛樂的需求,或者為了展示與民同樂的胸懷,還會親臨元宵節花燈會的現場,讓普通人都有機會看一眼皇帝的真容,這在平時是不可想象的!

元宵節的花燈

最后,可能也是最具狂歡色的,就是元宵節晚上,婦女同志們也可以上街看花燈,到了明代還產生了一種專屬女性的“走橋”的活動,婦女同志們結伴在橋上走動,以實現求子、求健康等愿望。

在金元時期,元宵節前后還流行一種“偷俗”。元宵節前后,可以去偷別人家的東西,主人家就算發現了也不能責罰,還得拿東西上門去贖取。這種偷俗后來一定程度上突破了男女大防,轉變成了“偷人”,成了互有好感的青年男女約會私奔的理由,不過這種“偷”只能局限在未婚男女之間。

遼金貴族

當然這種偷俗最早應當是流行于少數民族地區,后來在漢化的過程當中受到了中原文化的影響,私奔一類的習俗逐漸就沒有了,但是偷菜的習俗卻保留了下來,甚至一直到今天,一些南方地方還有留存。而且在解釋為什么要偷菜的時候,實際上又包含了一點原始的與生育有關的祈盼,比如好的姻緣,比如求子之類的。這或許也是最早的私奔一類習俗的一縷余緒吧。

文史君說

西方的愚人節和中國的元宵節,其實都有狂歡節的性質,兩者的節日活動,都有對秩序、規則的反叛、反諷的意思。當然東西方環境、文化不同,具體的做法自然有差異。比如教權是西方中世紀重要的一極,西方的狂歡節中自然有對教權的戲謔,這點在中國的元宵節中就不明顯。

從西方社會發展的歷史進程來看,在中世紀早期,身份性的壁壘其實并不是特別森嚴,所以我們能夠看到法國的愚人節,有全民狂歡的味道在里面。而到了中世紀后期,貴族與平民之間的身份對立日益明顯,再后來隨著文藝復興、啟蒙運動的開展,精英化、理性化的娛樂活動逐漸占據了主流的話語地位,而帶有狂歡戲謔性質的愚人節,就被視為下里巴人的低俗活動,逐漸退出了歷史舞臺,至今只剩下說謊捉弄人這一點遺俗。

精英化的娛樂活動賽馬,平民難以企及

而在中國,皇權極端強大,官和民的界線深入人心,所以雖然中國的元宵節也有打破身份壁壘的意思,但程度跟西方中世紀早期的愚人節是不能相比的。

除了中國和法國,世界上還有很多民族有類似反秩序、反權威的狂歡節,而這些節日大多選擇在春季進行。西方的狂歡節,或許跟基督教有關(四旬齋),但如果我們把視線拉到更久遠之前,春日與狂歡或許有更久的淵源。春天來了,蜇蟲始振,草木萌動,當先民們看到消失的萬物重新萌發,感受到陽光的溫度日漸升高,怎能不歡呼雀躍?春日與狂歡,或許也是留存在我們血脈里的遠古記憶吧。

參考文獻

朱婷婷:《越軌理論視野下元宵節的狂歡性》,《大眾文藝》2013年第4期。

唐運冠:《游戲與法國11-17世紀的社會演變》,浙江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3年。

沈堅,唐運冠:《節慶游戲與“共同體”生活》,《浙江大學學報》2013年第5期。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