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刺猬蛋兒 / 歷史筆記 / 唐太宗出演的貞觀真人秀,滿滿的都是套路

0 0

   

唐太宗出演的貞觀真人秀,滿滿的都是套路

原創
2020-04-01  老刺猬蛋兒

    /刺猬

    01

    這一天,是貞觀六年(公元632年)的十二月二十二日。

    時逢臘月,又該處決死囚了,也便是民間掌故或戲曲唱詞中的“秋后問斬”。

    在我國歷史上,關于“秋冬行刑”之說,最早見于《左傳·襄公二十六年》:“古之治民者,勸賞而畏刑,恤民不倦。賞以春夏,刑以秋冬。”

    大致意思是,古代那些治理百姓的君王,樂于賞賜而畏用刑罰,為百姓擔擾而不知疲倦。在春天夏天行賞,在秋季冬季行刑。

    在《禮記?月令》中,亦有刑殺與時令的論述:“孟秋之月……涼風至,白露降,寒蟬鳴,鷹乃祭鳥,用始行戮。”

    行戮,即執行死刑,收割腦瓜子。

    及至西漢中期,儒家公羊派大師董仲舒(公元前179年~前104年)又獨辟蹊徑,創造出一套“天人感應”說:

    “天有四時,王有四政,慶、賞、罰、刑與春、夏、秋、冬以類相應。”

    春慶夏賞,秋懲冬刑,此乃天意。天意不可違。誰若逆天而行,恣意妄為瞎扯淡,必會招致災異,讓滾滾天雷劈個外焦里嫩。嘚啵嘚一通宣講,漢武大帝還真就信了,下旨將“秋冬行刑”升格為國之律令,嚴格貫徹落實。

    轉眼來到唐朝,處決死囚時間則明確定在了十月、十一和十二月。而此規定一直為后世所采用,直至清末。

    02

    但說這日,唐太宗李世民再度親自錄囚。

    錄囚,又稱慮囚制,創設于漢代。指皇帝、刺史或郡守,審錄在押刑囚,檢查下級機關的緝捕、審判行為是否合法,是否存在差錯,以便及時審決案件,杜絕淹獄(久拖不辦之案)和冤假錯案的發生。

    這一次,在大理寺呈送的案卷中,共計有390名罪囚被處大辟之刑。

    在隋唐之前,梟首、車裂、棄市、腰斬、磔誅(凌遲)等等苛酷之刑,皆屬大辟。不就要個命嗎,至于玩這么多花樣,搞這么多名堂?唐太宗對眾臣說,太殘忍了,統一改為斬首吧。

    手起刀落頭掉地,痛快了斷,也算在通往人性化的道路上邁進了一大步。

    不,一步不行,唐太宗還想再邁一步。

    “這幾日,死囚的表現咋樣啊?”逐卷翻閱勾批著,唐太宗隨口問從旁候立的的大理寺卿。

    打一個勾,就等于沒一條命;一路勾到底,近400顆腦瓜子可就沒了。你說,表現能好到哪兒去?

    “回圣上,死牢里的情況,有點不太妙。”大理寺卿遲疑道。

    “怎么個不太妙?說說看。”唐太宗擱了朱筆,抬了眼。

    大理寺丞似早有準備,嘚嘚嘚說開了——

    情知行將問斬,死囚們一個個哇哇哇,嗚嗚嗚,日夜哭號不歇。獄卒聽得鬧心,呵斥:哭啥哭?能不能有點男人樣?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多大點事!

    一眾死囚眼淚吧嚓,爭著搶著道起了原委。

    張三哽咽說,我不怕死,而是心有牽掛。家中寡母年事已高,孤苦伶仃沒人管呢;

    李四抽噎說,自古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我們老李家祖上三輩,一脈單傳。我腦袋掉了倒沒啥,香火可就斷了;

    王五泣不成聲,我和老婆青梅竹馬,感情深著呢。我要死了,她也不會獨活。那可是兩條命啊。我只想回去勸勸她,找個好人嫁了吧……

    聽著聽著,唐太宗不由蹙緊了眉頭。思忖良久,突然眼前一亮,腦中閃過一個“金點子”。

    03

    唐太宗想到的點子,便是縱囚,放死刑犯們回家安排后事,了卻心中遺憾。

    次日上朝,唐太宗清清嗓子,和文武重臣說起了自己的奇思妙想。眾臣聽罷,登時“哄”的一聲驚了心,懵了圈。

    也難怪群臣惶恐,想想看,小400名死囚,哪個不是心狠手辣、十惡不赦的主兒?但有值得寬宥之處,也不會判處死刑。這要把他們放出去,無異于放虎歸山,遺害無窮啊。皇上你這主意,說好聽點,叫純屬扯淡;說難聽點,扯淡至極。

    可唐太宗是誰?九五之尊,金口玉牙,你敢說他扯淡,他定會扯了你的蛋,讓你當太監去。

    于是乎,在有氣無力的“皇上圣明,宅心仁厚”聲中,縱囚之事,就這么敲定了。

    于是乎,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各位,朕要放你們回家,期限一年。該照顧寡母的好生盡孝,該傳宗接代的好好干,該勸妻改嫁的好好勸。一年期滿,務必歸獄受刑,不得有誤!

    于是乎,一眾死囚雙膝沉落,噗通通跪倒一大片:“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回家咯——”

    04

    長話短說。

    冬去春來,轉瞬便是一年。限期即滿,390名罪大惡極的死囚,居然全被感化成了誠實守信楷模,浩浩蕩蕩如期歸獄,無一腳底抹油,無一出奔跑路,并主動請求處死。

    那場面,怎一個感人了得。

    唐太宗見狀,龍顏大悅朕心甚喜,當場就赦了。

    全赦。

    貞觀縱囚,可謂驚世駭俗,秒上大唐熱搜榜首。信義、仁恕、圣明等等美名,噼里啪啦全落到了唐太宗李世民的頭上。而這樁極具吸睛效應的縱囚事件,亦被記入了《新唐書·刑法志》和《資治通鑒》。

    “太宗親錄系囚。見應死者憫之,縱使歸家,期以來秋就死,仍敕天下死囚皆縱遣,至期來詣京師。至是九月,去歲所縱天下死囚,凡三百九十人,無人督率,皆如期自詣朝堂,無一人亡匿者,上皆赦之。”

    據載,彼時,還由唐太宗李世民作曲,宰相魏征和銀青光祿大夫、弘文館學士虞世南作詞,專門搞了部歌舞劇《七德舞》,大江南北巡回演出。詩人白居易亦創作一首同題詩《七德舞》,為唐太宗歌功頌德:

    “太宗十八舉義兵,白旄黃鉞定兩京。

    擒充戮竇四海清,二十有四功業成。

    二十有九即帝位,三十有五致太平。

    功成理定何神速,速在推心置人腹。

    亡卒遺骸散帛收,饑人賣子分金贖。

    魏徵夢見子夜泣,張謹哀聞辰日哭。

    怨女三千放出宮,死囚四百來歸獄……”

    05

    然而,及至北宋,倡導古文運動的老大歐陽修(公元1007~1072年)卻提出了質疑。

    為此,歐陽修寫過一篇《縱囚論》。說,“信義行于君子,而刑戮施于小人”。對君子,施予信義;對小人,只能刑戮伺候。而那些死囚皆罪行深重,是小人中的小人。他們能被唐太宗的恩德感化為誠信君子,可能嗎?

    自古至今,人皆習慣于趨生避死。哪怕有一絲機會,也要全力一試。所以,歐陽修猜測,一準兒是唐太宗與死囚達成了默契:朕釋放你們,你們履約歸獄;只要不溜,朕全赦。

    最終,上唱下和,共同演了一出真人秀。一方賺了美名,一方得了自由,最終實現了雙方共贏的理想終局。

    要知道,唐太宗是在血濺玄武門、殺盡自家親兄弟后登上皇位的,名聲亟需修復和公關。而這也便是《縱囚論》的主旨論點:

    “太宗之為此,所以求此名也。”

    清代大儒王夫之(公元1619~1692年),則直戳要害:死囚能一個不少地歸獄,并非啥感化,而是根本上逃無可逃。

    事實也是,貞觀之治,法令嚴密,鄉民之間,什伍連坐相保,宗族親戚比鄰而處,北不可走胡,南不可走粵,囚犯能往哪里逃?

    因而,王夫之斷言太宗縱囚,“必其詐也。”說不定,在放人之初,李世民就遣派出一大批金吾衛暗中盯著呢。膽敢開溜,逾期不歸,就地嘁哩喀喳,甭客氣。

    嘖嘖,縱囚背后,殺機四伏,滿滿的都是厚黑深的帝王套路。

    06

    其實,在歷史上,除唐太宗外,還曾發生過不少“縱囚歸獄”的案例。

    如光武帝時期的會稽郡督郵鐘離意,便兩次縱囚;西晉曹攄、梁朝何胤與王志、北齊張華原、北周蕭撝等,也都干過這等事。

    而令人感慨唏噓的一樁,則發生于明萬歷年間。彼時,廣東增城縣獄內,有一名喚亞孻(音nái)的獄卒。是年,大年三十前夕,縣獄中有五十多名重囚,因不能與家人團聚而號哭不歇。

    亞孻聞之,惻隱心生:我放爾等回家與親人團聚,但爾等務必保證正月初二歸獄!

    轉眼間,初二到了,一眾囚犯感恩戴德,如約回牢,同樣一個不少。

    亞孻清點完人數,禁不住哈哈大笑。

    只可惜,亞孻少了一顆超級大心臟,竟樂極生悲,笑死了。

    不過,因縱囚之舉,亞孻名聲大振,獲封“獄神”。能封神,估計應該沒像唐太宗那般玩心機套路。

    對了,在古裝劇里,于牢房過道盡頭,正對大門坐著的那位身穿紅袍、面色發青,長著雷公嘴的雕塑老者,便是獄神亞孻爺。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