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智能手機 / 科技評書:這些倒下的手機品牌都認識?你...

0 0

   

科技評書:這些倒下的手機品牌都認識?你老了!|

2020-04-01  lindan9997

      清明何處不生煙?郊外微風掛紙錢。人笑人歌芳草地,乍晴乍雨杏花天。海棠枝上綿蠻語,楊柳堤邊醉容眠。百家爭雄日復日,唱罷登場年復年。

      一首定場詩過后我們今天的科技評書就正式開講了,四月初至,又到清明,每逢此時大家都會追思那些逝去的人或事,如今時間已經來到了2020年,我們也親眼見證了手機圈這些年來的興衰更迭,那么今天的科技評書我們就來給這些年離我們而去的手機品牌開上一場情懷四溢的“追思會”吧~

      由于本次科技評書所涉品牌甚為廣泛,所以我們將分別有請95后,90后這兩代主講人,分別講述在他們對手機“情竇初開”的那個年代風靡一時而如今卻銷聲匿跡的品牌故事,接下來我們話不多說,首先有請95后主講人登場~

      95后主講人:老姚

      懷念宣言:互聯網品牌是非多,一不小心就翻車。

      作為較年輕的主講人,我記憶里尤為深刻的手機絕大多數是智能機,而它們的品牌也大多數為互聯網品牌,接下來我就來講講我印象深刻且如今不復存在的的幾個手機品牌吧~

      大可樂手機:山寨外觀“拼”硬件,一路火花帶閃電

      第一次聽說大可樂是在2013年,也就是我讀高中的時候,那是一個智能機井噴式發展的年代,那時候大家的“財力”都不是很“雄厚”,但還想用上比較高配置的手機,這時候打著互聯網造機旗號的的“山寨機”品牌——大可樂,走進了我們的視野,“低價高配像iPhone”成為了它的代名詞,并且一度成為大家心中很相當有個性的手機品牌。

    酷似iPhone6的大可樂3

      因為大可樂創始人丁秀洪是前網易副主編,所以大可樂手機在互聯網營銷方面是頗具心得,更是憑借抄襲模仿一線廠商的產品和低價來吸引用戶,如大可樂手機2被網友質疑抄襲三星Note,而大可樂3則和iPhone 6極為相似,單憑產品,大可樂手機就能引來不少的爭議。此外,大可樂創始人丁秀洪也曾多次公開挑戰三星、蘋果等廠商,這些博取用戶眼球的營銷手法,讓大可樂短期內走進消費者的視線。

      大可樂3的配置看上去足夠有吸引力

      此外,大可樂3賠本賺吆喝的“一次眾籌,“換新”的營銷更是讓更多消費者記住了這個品牌,短短25分鐘內籌集1650萬元,可見大可樂也有著不容小覷的影響力。歸根結底,終究還是快速增長的智能手機市場,以及互聯網模式的運營思維助長了大可樂,然而,這同樣也決定了大可樂在供應鏈、渠道和品牌方面薄弱的根基。

      丁秀洪專訪照片

      果不其然,2016年3月9日丁秀洪正式宣布大可樂關閉,而大可樂破產直接原因是投資方停止了對其所有的投資,據相關消息顯示,大可樂自2012年獲得了首筆6000萬元人民幣的投資,而此后累計拿到了約2億人民幣的投資。

      像三星的大可樂·春

      那么投資者停止對大可樂的投資,則意味著這2億人民幣徹底打了水漂。按照常規的思維,反正投了2億人民幣,為何不再投一點試看能否翻身?由此可見,投資者開始謹慎,因為當時手機行業的形式已經非常嚴峻。

      面對競爭劇烈的大環境,也可以說是大可樂碰壁的客觀原因:由于此前國內智能手機市場的快增長,吸引產業鏈向國內集中,造成的門檻降低,加劇了競爭的形勢,大可樂手機薄弱供應鏈和渠道基礎已經是很致命的因素,再加上過度的網絡營銷最終留下山寨和抄襲罵名,也斷送了前途,一代“山寨名機”的命運就此終結~

      有趣的是,就在大可樂破產清算的消息傳出同時,出品“百事可樂”的百事集團宣布了進入手機行業的計劃,“大可樂破產是因為百事也做手機了!”也成為了當時網絡上口口相傳的段子,而如今百事的手機早已不復存在,大可樂手機也成為了我們這代人抹不去的青春記憶~

      樂視手機:賣一部就虧一部,最后造車封死路

      第一次接觸樂視手機是在高考結束的那個假期,當時的樂視手機可謂紅極一時,樂視手機在打入市場的第二年就以兩千多萬部的銷量直接進入到了手機圈的前十,以至于在大學剛入學的時候很多同學都在用樂視手機,“買樂視手機虧死賈躍亭”的那段時光,也成為了一段不可復制的有趣經歷~

      話說樂視開始的主營業務是樂視電視,但樂視創始人賈躍亭看到了小米手機的成功發展,自己也對造手機蠢蠢欲動,因此賈躍亭決定在樂視電視業務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之后建立一支專業的團隊開發自己的手機,當時這支專業團隊的成員大部分來自魅族以及聯想等一眾資深手機廠商,可以說是干得風風火火。

      初代樂視超級手機

      所以,在沒過多久的2015年樂視就成功發布了第一代樂視超級手機,同樣是因為高配低價,樂視超級手機在開始銷售八十天的時候銷量就已經達到了一百萬臺,這一成績突破了當時新興手機品牌最快銷量破百萬的紀錄。

      “千元機殺手”——樂視超級手機1s

      風生水起的樂視繼續推出了樂視超級手機1s,采用生態補貼硬件的定價方式,低于量產成本定價(真賣一部虧一部),售價僅1099元,所以這款手機也被大家稱為是“千元機殺手”,手機一經發布,僅僅兩個月的時間就售出了178萬臺,以至于市場上其他配置相同的手機都開始被迫降價,這也讓樂視超級手機“性價比之王"的定位深入人心。

      樂視手機標志性的大黑邊

      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擁有標志性大黑邊的樂視超級手機就賣了五百多萬部,而兩年后樂視又把這個數字變成了兩千多萬部,這個成績對于樂視這樣一個初出茅廬的手機品牌來講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在當時,樂視手機是手機圈當之無愧的大黑馬~

      樂視理想中龐大的“樂視生態”

      彼時的樂視意氣風發,不僅在電視和手機行業大獲成功,視頻網站的業績也是相當出色,因此高舉“為夢想窒息”大旗的賈躍亭開始瘋狂鋪設樂視生態圈,樂視體育、樂視云、甚至樂視汽車都相繼成立,不過,擴張的基礎是雄厚的資金實力,樂視自身的資金基礎并不牢固,僅僅靠融資進行的擴張未免有些杯水車薪,而且視頻領域又費錢,樂視的手機和電視的硬件更是在賠錢,幾年下來樂視手機一直在賠本賺吆喝,累計虧損竟高達40億!

      賈躍亭在發布會上介紹樂視的“生態化反”

      而且樂視手機和電視可觀的銷量更加劇了樂視資金鏈和供應鏈的負擔,讓樂視規模化效益的設想逐漸化為泡影,2017年,樂視終于在問題不斷的“樂視互聯網汽車”——FF91問世后,資金鏈出現了問題,賈躍亭直奔美國“融資造車”數年,至今未歸,樂視手機也就成了手機圈江湖上的一段傳說~

      360手機:“紅衣教主”也拿不動的“AK47”

      2019年9月3日,在360政企安全新戰略發布會上,周鴻祎正式確認360退出手機業務,從此手機圈少了一位“紅衣教主”和主打實用安全的360手機。

      時至今日,360手機官網還在醒目位置推薦致敬周鴻祎的360手機

      回望360手機的發展,還是要從2012年說起,當時奇虎360董事長周鴻祎高調宣布進入智能手機行業,并選擇與老牌手機廠商阿爾卡特合作,推出了代號為“AK47”的360特供機,但卻逢手機行業白熱化競爭,最終鎩羽而歸,緊接著360又和海爾,夏新分別合作推出了“超級戰艦”,“夏新大V”等機型,但這些手機最終的市場表現都很慘淡,最終360特供機項目也宣告失敗。

      曇花一現的奇酷手機

      2015年,還是在我讀大學前的那個暑假,本以為不會再做手機的360竟又“卷土重來”,并聯手酷派推出“奇酷”品牌,奇酷的第一場發布會周鴻祎就發布了三款手機,并且奇酷手機還結合了360自己信息安全領域的優勢在軟件上提升了手機的安全性,五年過去了,當時周總的那一句“對不起,這次我來給手機圈添堵了”言猶在耳。

      精致的360 N4S手機

      世事難料,360和酷派從蜜月到反目,只用了半年多的時間,由于這段故事錯綜復雜,有機會我們會在后面的科技評書里細說,總之在幾個月后,360手機開始了孤軍奮戰的“草莽生涯”,最后周鴻祎更是將360手機交由下屬打理。

      在智能手機存量的競爭中,年出貨量僅為500萬臺左右的360手機雖然在實用性,軟件,以及性價比上使出了渾身解數,也有F,N,Q三大系列的穩定輸出,但市場表現平平,讓圈內人士無不感慨360手機的“生不逢時”。

      周鴻祎與紅色和AK47總有一種密不可分的聯系

      老周不掛帥的360手機也多次換帥,而且每次換帥都會帶來一系列的調整,循環往復的內部消耗對360手機發展產生了很大的阻礙,特別是在已經是紅海的智能手機市場,更是雪上加霜,最終為360手機的沒落埋下了伏筆。

      再見總是很難,離別也總是傷感,從歡天喜地的慶祝高考勝利到依依不舍的邁出大學校門,踟躕前行的360手機伴隨我度過了四年難忘的大學生活,它的悄然落幕吹響了我人生又一階段的奮斗號角,手機廠商亦是如此,你方唱罷我登場,總有“新桃”換“舊符”~

      篇幅所限,我的品牌“追思會”到這就告一段落了,接下來就有請我們的機圈老司機90后主講人登場~

      90后主講人:菠蘿油

      懷念宣言:一頓創新猛如虎,定睛一看原地杵。

      作為一名90后,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國外傳統的老牌手機廠商,而它們的品牌卻隨著智能機時代的到來而消逝,接下來我再來講講其中我印象最為深刻的那幾個手機品牌吧~

      黑莓手機

      曾經有那么一段時間,黑莓是高端商務人士的必備品,哪怕在iPhone 4高光的時代,黑莓在精英當中的地位也未曾退卻,甚至當初美國總統奧巴馬上任后,也堅持使用一臺定制的黑莓手機,然而“黑莓”還有另外一個跟郵件功能相關的含義。

      說起黑莓的輝煌,離不開郵件功能。例如在911事件中,美國的通信設備遇到癱瘓問題,但副總統的手機有“黑莓”功能,可以隨時接收關于災難現場的實時信息。收發電子郵件是當時黑莓的特色,由一套黑莓研發的專用網絡支持,當遇上信道擁堵文字郵件也只會延遲數秒。就這樣,黑莓借助郵件功能一炮而紅

      黑莓Quark系列始于RIM在2002年推出的一款型號為黑莓6210的機型,一開始的黑莓設備主要是用于電子郵件的收發,并沒有電話的功能,而6210的推出使得這款可以打電話、發郵件,BBM的設備成為在大眾間火熱的機型。

      在那個功能機大多數只能打電話發短信的時代,黑莓6210憑借著強大的郵件和上網功能可以毫無壓力的吊打對手,即使它只有16MB的運行內存、和一塊160 x 100分辨率的黑白屏幕。全鍵盤的設計在當時也顯得十分新穎,受到大眾追捧的黑莓手機甚至得到了“癮莓”(CrackBerry)的綽號。

      機如其名的黑莓Passport外觀方正,就像一本隨身攜帶的護照,看上去非常有商務范,而硬件方面黑莓Passport采用了當時頂級的高通驍龍801處理器,內置高達3GB的運行內存和配備1300萬像素的主攝像頭,如果不想用爛大街的Android和iOS系統,那么在旗艦機中選擇一臺黑莓Passport將會讓你成為人群中的焦點。

      2016年,TCL與黑莓簽訂協議,取得了黑莓在品牌資產、安全服務等方面的授權,即在簽訂協議后的一段時間內,所有的黑莓手機,都將由TCL代為生產。期間,黑莓手機發布了黑莓DTEK50,即TCL 950換標版本。彼時的黑莓對于TCL來說,賣的就是品牌。

      在MWC 2017大展上,TCL通訊發布了一款命名為KEYone的實體全鍵盤手機,這也是黑莓最后一款帶有“純正血統”的手機。

      總的來講,黑莓的興衰,跟最初自己的優勢緊密相扣,優勢功能逐漸被邊緣化,卻沒有其它領先對手的賣點,這個時代的郵件與全鍵盤功能在智能手機當中的地位,通信平臺與交互方式多樣化,不再跟當年相提并論。

      索尼愛立信手機:

      相對于現在的觸摸屏時代,以前的鍵盤手機時代設計多樣化,而索尼愛立信的產品一直是很多手機編輯懷念的,它由日本索尼公司、瑞典愛立信公司分別出資50%于2001年10月成立。

      如果你有看TVB在2008年左右的電視劇,應該會對索尼愛立信那段手機鈴聲好熟悉,諸如《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里面,林峰用K858,而鐘嘉欣T658。說到這里,想起我的青春歲月,每一集都期望林峰和鐘嘉欣的劇情不要這么曲折。

      那時候,覺得翻蓋手機摩托羅拉好看,滑蓋手機三星好看,旋轉屏的夏普更是炫酷得讓人難以忘懷,而索尼愛立信的產品線比較均衡,線路比較大眾化。

      印象最深的是W系列,主打音樂功能,還有K系列,主打拍照功能。索尼愛立信的興起,源自時尚的外觀設計,在娛樂功能上面,很好地延續了索尼帝國的基因,打上Walkman標志的音樂功能,還有Cybeshot標志的相機功能,在現在來看依然是很好的理念,也帶來了實質的接地氣功能。

      K790,當初最想買的手機之一

      以當初自己最想買的K790c為例子,除了外觀帥氣,還配備了320萬像素的攝像頭,并成為首臺擁有氙氣閃光燈的手機。當時索尼愛立信也知道弱光是手機拍照的痛點,然而當時受限于技術,手機并沒有往大底傳感器發展,而氙氣閃光燈的理念還是非常時髦的。

      Arc還很好看,索尼愛立信在安卓時代的吶喊

      然而,索尼愛立信的衰落,源自智能手機市場的沖擊, 早期有來自諾基亞的Symbian打擊,后期在Android時代沒有搶占先機,也失去當初功能機時代的創意,最后被索尼全資收購。

      收尾

      時光飛逝,轉眼間手機就從簡單的通訊工具變成了人們最親密的朋友,雖然這些朋友中很多已不再聯系,像樂視、索愛、大可樂,微軟,黑莓,360,很多手機就和我們的QQ好友頭像一樣不再閃亮,但是他們曾經給我們的生活填充了無數美好的故事,在手機飛速發展的歲月里我們收獲了很多玩法和享受,也失去了很多熱情和耐心,短短的幾千字講不完那么多的故事,逝去的歲月可以感慨卻無法重新來過,只愿你我今后的人生旅途中不會有太多遺憾~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