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火龍果 / 待分類 / 分手第605天,闞清子崩潰大哭:“跟我結婚...

0 0

   

分手第605天,闞清子崩潰大哭:“跟我結婚只要9塊錢,為什么你不肯娶我?”

2020-04-01  花心火龍果

    最近闞清子上了綜藝《我家那閨女》。

    她在這期節目里的表現,讓人非常有感觸。

    因為疫情的原因,她待在家里,跟我們普通人一樣,

    整天吃垃圾食品,看著日漸發胖的自己,也沒有減肥的動力。

    姐妹來看她,閨蜜之間聊天,自然要說起戀愛結婚的事情。

    她說起團隊里,有工作人員因為結婚離開,更讓她觸動不已。

    “她看過世界了,更想要一個家的感覺。”

    闞清子無限感慨,這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是我過不上。

    這一幕,很多觀眾看到的時候,都忍不住為她感到心酸。

    還記得當年劉濤當著全國觀眾面前,

    問紀凌塵打算什么時候娶闞清子,他卻只是喝酒,沉默不語。

    氣氛一度尷尬到極點,最后闞清子只好出來打圓場說:

    他還沒做好準備,他覺得要有車有房才可以。

    紀凌塵自己也說,要等,至少要在上海買房。

    他還透露說,自己要等到微博粉絲1000萬了再考慮結婚。

    劉濤的那句,女孩子千萬別讓她等,你再不求婚,她也許就真的不想嫁給你了。

    果然,一等再等,等來了兩人分手的消息。

    一個說:我的青春喂了狗。

    原以為像闞清子這么有錢又漂亮的女明星,

    肯定很快又會擁有新的小奶狗男友。

    可沒想到的是,在跟紀凌塵分手的第605天,闞清子依然無法釋懷。

    她說:可能經歷過很多失敗之后,覺得我不敢了,很怕自己受傷。

    闞清子在節目里坦誠:過了30歲之后即使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快樂,但偶爾還是會有一種別人難以體會的孤獨。

    闞清子依然無法理解的是,在過去的那段感情里,為什么他總是說沒錢結婚?

    可是,明明他們也不缺錢,而且,她壓根就不在乎錢啊!

    “我在乎對方到底有沒有房有沒有車嗎?根本不在乎。”

    結婚最重要的,難道不是陪伴嗎?

    她甚至義憤填膺地問:“結婚證不是只要九塊錢嗎?為什么一定要什么車房,那些亂七八糟附加的東西。”

    男人說我一定要有房子有車,能養得起你的時候才結婚。

    可是女人卻覺得,你不愿意跟我結婚,就是不愛我。

    我又沒要求你一定要有車有房,我自己也有工作,根本不需要你養啊!

    再說了,我們都這么年輕,有大把美好的未來,一起奮斗不好嗎?

    我只想要讓你愛我,讓你給我一個承諾而已啊。

    一定要有錢才可以結婚嗎?

    一定要準備好大房子和豪車才可以結婚嗎?

    一定要事業有成攀登上人生頂峰才可以結婚嗎?

    當然,金錢是婚姻當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條件。

    有一位坐標深圳的網友算過結婚該花的錢。

    婚禮:一場婚禮平均近25萬元。其中,婚宴支出10萬,婚慶服務消費5萬,蜜月旅游2.5萬元,珠寶首飾2.5萬元,婚紗禮服2萬元,婚禮用品2萬元,婚紗攝影0.8萬元。

    買房:購買婚房500萬(夠住就行),只算首付150萬元;

    裝修:新房裝修15萬元;添置家電家具,5萬元;

    轎車,按代步車標準,10萬元。

    這么算下來,至少也得200萬

    但是,金錢并不是衡量婚姻的唯一標準。

    有時候想想覺得蠻有意思的,

    男人不肯結婚,總喜歡說,是因為女人要車要房要天價彩禮,逼得男人沒錢結婚。

    可是,等到女人真的跟他說,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愛我。

    他卻偏偏又開始猶豫起來,說什么,自己還沒有結婚的資本,要等到事業有成,買好車房,有能力給你幸福再考慮結婚。

    說來說去,總歸是不愿意娶你罷了。

    闞清子說的那句,一個男人不肯跟你結婚,就是不愛你。

    雖然聽起來偏激了一點,倒是有幾分道理的。

    就算是在以高收入知名的娛樂圈里,也不是所有男人結婚的時候,都先買好了房子車子。

    靠著有趣的靈魂和人間不值得出圈的李誕就曾經自爆說,自己在上海住了多年,都沒買房。

    而他跟女友黑尾醬,早就被人爆料說已經結婚。

    在同一期綜藝中,張歆藝也爆料說,自己跟袁弘結婚后,也一直都是租房子住。

    因為她覺得買房太貴,租房更劃算。

    在娛樂圈和闞清子紀凌塵一樣相差5歲的姐弟戀還有:杜江和霍思燕。

    杜江那會兒剛畢業,霍思燕已經是頗有名氣的小花旦,

    兩人約會被拍,媒體取的標題是“霍思燕攜男友逛街”一類,杜江連姓名都不配擁有。

    為了跟霍思燕求婚,杜江賣掉了自己名下唯一一套房子,給她買了一顆鉆戒。

    杜江說:

    “我是賣了房子結的婚,因為當時沒有錢,

    又想給思燕求婚,但沒錢買戒指,

    好在有一套房子,還是貸款的那種,

    于是就把房子賣了,總得拿出一些像樣的戒指出來不是。”

    兩人結婚后,杜江直接搬到了霍思燕家,他也沒覺得丟臉,有什么不好意思。

    真正相愛的男女,會在意這些細節嗎?

    他們在意的,只是彼此的愛意。

    當時所有人都說,杜江一個沒名氣的窮小子,憑什么娶霍思燕啊?

    可是霍思燕說:說你知道我什么時候最幸福嗎?

    就是懷著嗯哼的時候,杜江每天都小心翼翼地為我抹妊娠油,甚至連腳后跟都不放過。

    當年那個被眾人嫌棄的小透明杜江,跟霍思燕結婚的時候被所有人不看好。

    他沒有在意過自己沒她紅,沒她有錢,他相信自己對她的愛,足夠給她幸福,這是一套房子所比不了的。

    婚后的杜江,為了照顧懷孕生子的霍思燕,放棄了自己正在上升期的事業,整整兩年都沒有接戲,因為他不想錯過孩子的成長,認為家庭更重要。

    如今的杜江,反而漸漸在娛樂圈嶄露頭角,出演了一系列大制作,票房和口碑都備受業內外好評。

    人們反而開始羨慕杜思燕,是不是拯救了銀河系才能嫁給杜江,年輕發展勢頭好,演技佳氣質干凈,又帥氣又專心!

    就連霍思燕自己都說,杜江的存在,讓她可以一直做個小孩。

    結婚生子耽誤他發展事業了嗎?

    沒有,只是他很早就明白,在人生的什么階段,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

    反而是早早結婚,讓這個年輕的男人,很早就明白了婚姻和家庭的責任,他也更愿意為了家庭,在事業上拼搏更多。

    想想國際大導演李安,跟老婆結婚的時候一窮二白,在家做了整整6年的家庭煮夫,一直靠著上班的老婆薪水養家糊口。

    他當初也沒因為自己沒錢,甚至連個正經工作都沒有,就拖著女朋友不肯結婚啊。

    如今的李安,早就成為了國際知名的大導演,但是他依然對家庭和妻子保持愛意和尊敬。

    時常說,自己最大的幸福,就是太太能夠對著自己笑一下。

    “你無法去等一個男孩長大。”

    闞清子們失望的,不是因為紀凌塵沒錢娶她,

    而是,那時候的他,還沒做好走近一段婚姻的準備,

    也尚未下定決心,要承擔起一個家庭的責任。

    闞清子說,婚姻的本質,跟金錢沒有關系。

    一個男人明明知道你不在意金錢,不在意他是否功成名就,依然不肯娶你,只能說明,他就是單純的不想跟你結婚。

    雖然我呢,經常鼓勵大家多賺點錢,也經常跟大家說,沒錢的女人實在是太慘了。

    但是我從來不認為,窮人沒資格結婚,一定要有車有房才能結婚。

    人家說貧賤夫妻百事哀,可是人家也說了,有情飲水飽。

    更何況,這年頭的年輕人,又有幾個,剛畢業就有本事買車買房呢?

    哪有那么多富二代,爸媽早早就為他們的未來鋪好了路,

    普通人的人生,本來不就是自己一點一滴奮斗努力積攢而來的嗎?

    拼搏的路上那么辛苦,如果有相愛的那個人愿意與你同行,又有何不可呢?

    成全一段愛情的,不完全是金錢,

    撐起一個家的,也不僅僅只是物質,

    兩個人相愛,愿意成為彼此為對方托底的那個人,才是愛情的意義啊。

    廖一梅說,

    每個人都很孤獨。在我們的一生中,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現在的很多女孩子,大都跟闞清子一樣,越來越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面包和愛馬仕我都有,我想嫁的,只是愛情啊。

    這年頭像她一樣,不拜金,不矯情,哪怕你不夠有錢,

    也依然想要跟你結婚的女孩子真的太難得了!

    就好像楊瀾說的那句:

    婚姻需要愛情之外的另一種紐帶,最強韌的一種不是孩子,不是金錢,而是關于精神的共同成長,那是一種伙伴的關系。在最無助和軟弱時候,在最沮喪和落魄的時候,有他(她)托起你的下巴,扳直你的脊梁,命令你堅強,并陪伴你左右,共同承受命運。那時候,你們之間的感情除了愛,還有肝膽相照的義氣,不離不棄的默契,以及銘心刻骨的恩情。

    互相依靠,互相扶持,一起朝著未來努力,這才是愛情和婚姻最好的樣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