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倔強的小草 / 文件夾1 / 人性的悲哀:有的女生寧愿被渣男傷害,也...

0 0

   

人性的悲哀:有的女生寧愿被渣男傷害,也不接受真正對自己好的人

原創
2020-04-01  做倔強的...

【管理情緒做倔強的小草】人們對于表面美好的東西常常很難割舍,這是人性的一種悲哀。一部分女生寧愿被渣男傷害,也不愿接受真正對自己好的人,渣男是出于一種齷齪的目的,真心喜歡的人是為了一種責任。

表面美好的東西總是很能吸引人,畢竟他確實存在一定的價值,而責任是一種自發的承諾,一種長遠的考慮,就有了瞻前顧后,有所顧忌。

戀愛是一種雙方的情緒體驗,渣男把戀愛當作行使自己齷齪行為的工具,更像是一個獵手。在短時間內,只要滿足獵物的需求,超越她的需求,牢牢地用情緒體驗讓她感受到了想要的愛情,就成功俘獲了她。

真正喜歡女生的那個人,他更多地考慮到了未來,考慮到了這些事情對女生后期的影響,考慮到的是我們,他會小心翼翼,瞻前顧后。

戀愛中情侶很容易不理智,女生又貪圖情緒價值的享受,就很容易陷入渣男精心布置的陷阱中。渣男不是沒有一點價值,相反情緒價值很高(就叫做情商吧)或者外在的條件很優越。

在和女生相處的時候他是有目的,在最短的時間內會調動起自己盡可能多的價值,把女生哄開心了,甚至超越了她對戀愛的預期,也就更容易手到擒來。

夸張的表白,讓人甜到心底的情話,甚至制造驚天動地的感動,在那一個時刻,讓你感覺到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受受寵愛的女生,你是獨一無二的。

在剛開始接觸的時候,并不能判定對方就是渣男,在女生的心目中那是自己真正的白馬王子。回到正題,為什么受到傷害后,寧愿被傷害。

如果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你想象中的小偷是怎樣的形象?“你的腦海里第一時間出來的印象是怎樣的?管理情緒做倔強的小草試著問過一些人,得到的答案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很猥瑣,而且以男生居多。

那只是我們對小偷的印象或許更多來自影視對我們造成的錯覺。現實中高明的小偷是講究計謀的,首先得看著不像小偷,要不容易引起人的戒備心,不好下手。

其次,他會制造看起來很合理的混亂,乘亂下手,他要成功都是在你不注意的時候,被你注意了他就失敗了。現在告訴你一個姑娘確實偷了人家的東西,她說了一大堆很可憐的話,請求原諒,說下次再也不會了,你相信嗎?

她說得越可憐,人們原諒的幾率就越大,總有一部分人會選擇原諒。裝可憐也是一種情緒價值,人們就很容易忽略了本質上這件事那個姑娘確實不對,人們就有了難得的包容之心。

再給大家來一個歷史故事:三國時期,呂布武器超群,也正是如此,后期有了”人中呂布,馬中赤兔“的說法。

呂布兵敗后被曹操俘虜,在白門樓前準備處死,呂布懇求曹操只要饒自己不死,就效命于他。曹操知道呂布是一員猛將,動心了。

這時候劉備在旁說了一句話讓曹操頓時清醒:“公不見丁建陽、董卓之事乎”。提前呂布前任干爹的事,一句話曹操豁然開朗,最終處死呂布。

從這兩個故事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當面前這個人擁有了調動你情緒起伏的價值時,往往會被眼前的表象而忽略整件事的本質。

偷東西的姑娘裝可憐本質是滿足了大部分人的情緒體驗,呂布向曹操出售自己的武力,更像是一種讓對方感覺很劃算的交易。它們都屬于價值的一種體現,就看決定者能不能下定決心買單。

渣男給自己提供了常人很難提供的情緒價值,讓自己獲得了極度的情緒滿足,就很容易身陷其中。自己得到了一些東西,你占了他情緒價值的便宜,他占了你身體的便宜,得手后就離開,也是一種價值交換。

值與不值,就看自己怎么考慮,能不能更理智更長遠地看待問題。如果說渣男的行為是一場騙局,最開始的時候,就是因為自己被他的撒下的便宜所吸引。

一個人在短時間內出乎意料的對你格外的好,讓你感覺從此在愛情的道路上很順利,那就需要留心了,居安思危,考慮一下為什么他會這么無條件地對你好。

我們常常把自己想象成是最幸運的,也明白了很多感情騙子的套路,但是一旦起了貪心,理智就會被蒙蔽,最終被騙。

真正喜歡你的那個人考慮了太多顧忌了太多,讓你感覺太普通,太真實,你反而不容易接近,在戀愛中我們本來就容易受自己情緒的控制。

被渣男傷害過的女生,當你確定了他是渣男之后,何去何從就看能不能更長遠的考慮一些東西,那個真正喜歡你的可能你根本沒有在意。

很多時候不是找不到合適的,而是自己無形中被渣男提高了標準,如果他真的是那么優秀的男生。在她身邊會缺乏同等價值的女生嗎,自己達不到和他那樣的標準,他又為什么會偏偏鐘愛自己一個?

選擇留給自己,結果也是自己承擔,如果任何事情都是隨心所愿的,這世界上也沒有了可遇不可求。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电竞竞猜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