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梅的書館 / 荷梅原創 / @來世,若再逢彼岸花開@【荷梅原創】

分享

   

@來世,若再逢彼岸花開@【荷梅原創】

2020-05-16  荷梅的書館

   
來世,若再逢彼岸花開


 

        清冷的夜,想你是疼,念你是殤,不知是今生命定的劫,還是幾世輪回的債。捻花的素手,拾起案上流淌的思續,在一闕清韻瘦詞中,帶著奢侈的夢走近你……推開輕掩的門扉,穿過筆尖渲染的琉璃月色,穿過舊時寥落的寒江,尋著遠古深處的驚鴻一翩,眉心的相思孑然綻放,昨日的芳菲,在心醉神迷中隨水袖曼舞輕搖。

        回首往昔,伊人如夢,風沙遮掩歲月,繁華飄若西風,一樽時光的杯盞,斟滿了三世輪回的憂傷。千年韶光的落紅斷香處,是誰的一世風情,綠柳花開、姹紫嫣紅?又是誰的一日春光,憑對弦鉤、千年絕戀?岸邊徘徊的嘆息,柔情濕潤了流年的時光,牽手的那年那月,半箋墨香邂逅了一輪殘月,執筆刻畫的思念,說不出有多少流離的情,是為那一季的美麗頻頻回首。

        古老來時的路上,我尋你在清麗的早春,諾下的木石前盟,為你燃起千年香燭,深陷俗世的心眸,只為這一世相遇的緣。一滴相思的淚浸透了憂傷的墨筆,盡情飛舞的傷感穿越了萬水千山,牽起緣起緣滅的愛戀。萬年不止的韶華之夢,觸疼了未逢卿心的傷疤,佛前苦求的千年,穿越成筆尖的美麗荒蕪。那錦城之人,笙歌蕭嘆,依然在為你不老的容顏,沉醉闌珊。


 

        舊夢瀟湘處,一場煙雨,染了塵念依依的心境,紅塵萬丈,陷了風雨蕭蕭的夜。曾幾何時,一世情緣,卻是一滴紅塵淚,一世癡情,竟是一把落花殤。來時的陌上初情,心在最深的紅塵里為你飄飛,卻不曾醉了那寂寥的河山。千里煙波,紅塵浪里,為靈魂安眠的愜意溫柔,只落下芳華翩躚的時光,垂成岸畔凄凄搖曳的柳絲,于枯葉叢中等待著你的回眸。

        漫漫紅塵路,我顛沛流離的故人啊,你今在何方?那一世的江南煙雨,你的回眸,我的輪回,已將你我的靈魂捆綁;我的守望,你的惆悵,亦隨弦斷琴亂的凡塵醉留夢中。一季又一季待放的輕盈,只為喚醒那迷醉胭脂的弱柳三千。若不是因為眷戀,姹紫之花怎么會無悔綻放?若不是因為幽怨,又怎么會有一世淚眼婆娑的回望?

        回首塵緣,伊人紅妝,曾經為你寫就的萬千風情,怎能一朝錯過?明月小樓,風雨滿袖,那一場共相知的傾情,怎可相忘于江湖?燭影搖紅處,眾里千尋的微醉時光,隱匿了擦肩的身影,一笑而過的容顏,折煞了南國的相思紅豆,也苦了北國的傾世天涯。


 

        我拾起了滿山的紅葉,讓輕煙飄渺的往事,穿過那年的柳堤,穿過那年的畫舫,將滿眼的凄情守候到春暖花開。走在最深的紅塵,追隨著你許給我的前世傾情,心自天涯,歸路何處?帶著山水的空靈,帶著前世今生的眷念,描畫的是千年氤氳的恒古,煙雨遮掩的一江春水,漫過的是所有冰封的記憶,癡癡等待的渡口,渡不來悠悠遠望的情愫。

        祭奠的唐詩宋詞,悄悄飄進千年的軒窗,暗送著似嬌如羞的幽香。一箋素紙,刻畫不完綠水山嵐,一張情網,描不清苦修三世的經綸。我手握相思之豆,守候著虛無的幸福,伸出手掌,輕捧一朵落花,只為醞釀最美的詩香,踮起腳尖,貼近你的臉頰,只為輕嗅到愛情的味道。也許,這淚落未曾休的情,只是為今生見一次你春花入夢的身影。

        借一剪春風,傾吐一季暗香盈袖的相思;摘一瓣桃紅,共赴一場春暖花開的約定。歷經風霜雪雨,嘗盡苦辣酸甜,燈火闌珊處尋你千百度,玉人臨水,欲把心事輕輕吐。怎奈,在最美的那一瞬,風吹過,夢里花落,眉間心上,拂了一身還滿的疼。是相知不夠深,還是歲月無情?從此落花的心事,一朵一朵,落滿眉間,一瓣一瓣,零落天涯……


 

        撥弄心弦,飲風而歌,思緒沉浮的時空,撒滿了花謝花飛的凄婉,匆匆逝去的年華,演繹了一場又一場的遇見與錯過。不遠處憂傷的歌聲緩緩而起,那纏綿的淚滴,灼傷了眼睛,滴碎了一世悲傷,讓那顆被刺痛的心,無處安放。一場美麗的邂逅,竟畫不出一個美麗的圓!為何愛是如此單薄、如此清淺?千年幽怨,彈指飛鴻,山盟海誓的背影漸行漸遠,獨留我守候一個遠古的神話。

        隔世紅顏,憑欄守望,一夢南柯,沉醉至極,是我數生也驅不散的陰霾。如花美眷,婉約著含羞的倩影,依舊陪伴著一生一世期許下的紅燭。不知是遺忘了約定,還是能換回多少時光,可以等待那遙遙無期的諾言。可太過沉醉的夢,有多少情能留住,又有多少情被帶走?或許,今生是你刻意把我在靈魂中隱藏,只留下幾許纏綿的往事,成為昨日的惆悵,今日的憂傷。

        一季落花演繹一世蒼茫,一瓢弱水研成一池墨香。曾天真的以為,有一種等待會為自己停留,直到年華殆盡,直到時光消磨,在幾朝風雨迷霧的春城飛花中,寫盡了執手紅塵,香染了三生回首。也許,獨綻著絕代妖嬈的寂寞風姿,才會,誘惑著我們不知是鳳凰涅槃的重生還是飛蛾撲火的投身。不然,天涯的我,海角的你,怎么會跨過千山萬水來奔赴這一場咫尺天涯的長相憶?


 

        歲月的一抹紫色依戀,吟碎了回望中的千回百轉,紅塵中幾多柔腸的相思,散落在舊時的春花秋月里,深深淺淺的煙雨年華,已將你輪回在了我的夢中。今生的繾綣,笙歌纏綿著往事,依舊是楊柳依依的情懷,依舊是紅衣骨瘦的婆娑。驀然回首,彼岸沉浮的燈火,依舊籠罩著人世的煙塵滾滾,三千繁華盡頭,一方逝水自逐紅塵,依舊妖嬈著塵世的風花雪月。

        我知道,輪回之初,你我就不屬于同一個世界,許是前世的情太深,才會有我這不曾祈求的遇見。而今,換了的人間煙花,沒有三生緣定,沒有百年回眸,等待一生的誓言,又輪回成了另一世的驚妍風花。遠方,夢弦彈落,染紅的深情還未來得及折柳相贈,還未來的及陽關話別,我的心便隨著那曲離歌,遺失在了遙遠夢中。如果,葉瓣落下后,我們也必須一起老去,那么,掛在眼角的相思,還會不會在下一次的輪回中重復?

        世事無常,歲月折風柳,浮生如夢,紅塵幾多愁。尋千重,夢千回,等來的卻是一腔真情付水流。也許,一些銘記,一些美好,一輩子都不會實現。莞爾一笑的豆蔻,帶走了一生的傾情,也訣別了一世的眷戀,為你媚生的秋水,迷離了回望的目光,依稀的身影,已隨落花去遠。慢慢老去的記憶斷章,誰又能真正感知那夢的芳香?


 

        一路西行的滄海煙云,繞過焚香裊裊的經殿,裙擺劃過的緣解袈裟,只將超度的念,輕觸了指尖的暖。然,生命匆匆,歲月漫漫,誰能讀懂誰的心靈?誰又能解開誰的心結?流星劃過的剎那,染亮了漆冷的天際,那瞬間的繁華,曾給心涯留下一抹溫暖。仰望星空,不覺撫心自問:若,那些冉冉升騰的疼痛,能化解人世的炎涼,那么,來世,是不是就可以六根清凈、不染塵念?

        去也蘭舟,遠也紅樓,紅塵帶走的依戀是那么的長,那么的痛,一季似血的傷,一生未了的情,徒惹相思萬世長。昔日長亭,長簫怨曲凝結成冰,那泅渡的紅塵糾纏,等不來秋水伊人彈奏的戀歌,流年中跌落的心語,已將隔世風情滑落成指尖的柔暖。我細數著前世到今生的距離,愛到極致也痛到了極致,親手寫意的絕世美麗,只不過是一場刻骨的煎熬。思念的羽翼,帶著幾世的傷痛,流連在燭火搖曳的流年。

        漫漫黑夜,為你悄悄散開的愁續,在無盡蒼涼的聚散中悲歌低吟,塵埃里告別的輪回相約,已化作不為春風停留的花謝花飛。當那相思化骨時,我指尖接近的舊日沉湎,不為此生的超度,只愿隨那縷清香,在亦真亦幻中讓美麗的夢永世不滅。來世,若再逢彼岸花開,我便隨春風同來的夙愿,瀝心化作一枚葉的等待,用疼痛的思念,在心中建一座空冢,將你我的三世深情同葬,再也不要流離失所!

文字編寫:荷梅  音畫:荷梅 文章創意/編制:荷梅






《無聲的雨,無夢的青春》—(演奏:李漢穎) - 荷梅 - 荷梅的音畫




       荷梅 - 荷梅 - 荷梅的書館   荷梅 - 荷梅的博客   荷梅 - 荷梅 - 荷梅的書館

荷梅書館因您的關注而精彩

http://www.spque.com/userhome/51474669


@來世,若再逢彼岸花開@【荷梅原創】 - 荷梅 - 荷梅的書館.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电竞竞猜app